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拿了狗血剧本后我看见了弹幕 > 第 24 章(祖奶奶。)

第 24 章(祖奶奶。)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他要问顾音, 那顾音肯定觉得白心逸是有问题的,毕竟古早狗血剧,没有问题就没必要安排这一个女配。可硬要说她有什么问题的话弹幕都说她是白莲花她晚上对着镜子梳头她模仿我穿着我不喜欢她

    这些实在不是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 而且因为这个行业的特殊性, 他们要是无缘无故地把白心逸辞退了,她可能很难再找到下家。

    顾音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尤其对方还是个女性。

    “我是觉得,你考虑的还是不太周全。”顾音一本正经地跟沈念临说。

    沈念临挑了下眉梢,洗耳恭听“你说说看。”

    “我是这么认为的, 现代人工作压力很大, 十个里可能有九个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别的职业也就算了,白心逸是要带小孩子的,万一她心理压力大,导致性格扭曲,岂不是会对小朋友造成很坏的影响”顾音说得头头是道, 自己都觉得太有道理了。

    “所以呢”沈念临思索着问,“你有什么建议”

    “我觉得应该给她做一个心理评估。”顾音正经道,“当然啊,我不是说她心理有什么问题,我只是想医生能帮助她排解一下工作压力, 维持心理健康。”

    哈哈哈哈我的妈,女主的角度也太刁钻了叭

    是不是有心理问题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辞退她了思考

    有一说一,白心逸半夜对着镜子梳头真的太阴间了

    音音的骚操作我永远想不到狗头

    又想到上次女主去验dna了, 有时候我都怀疑她是不是看得见弹幕笑哭

    顾音“”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你说的也有道理。”沈念临点了点头, 他之前确实把这个问题忽略了, 现在很多人心理有问题外表根本看不出来,都是等到出事以后, 大家才恍然。

    白心逸天天要对着顾润熹,的确还是做个心理评估比较好。

    “那是很有道理。”顾音信誓旦旦地往下说,“现在的小孩子都不好带,虽然我们润润很乖,但之前都是白心逸一个人带他,全部事情都是她自己做,肯定很累压力也大。我之前看过报道,不少幼师都容易出现心理问题,要及时进行心理疏导。”

    “嗯,那你找个机会跟她说一下吧。”

    “我觉得还是我们一起去说吧,免得她觉得是我对她有意见。”

    “也行。”沈念临点点头,看向顾音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顾音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啧了一声“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别扭扭捏捏的。”

    “”沈念临沉默了一下,跟她道,“润润的事,我奶奶知道了。”

    顾音“”

    虽然她也知道顾润熹这么大个人住进家里来,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走漏,但没想到,一来就是最大的boss。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奶奶跟自家奶奶的恩恩怨怨,顾音对沈奶奶是有些害怕的。沈爷爷过世以后,她就是现在沈家的当家人,虽然公司的事她已经很少管了,但在家里最有话语权的人目前还是她。

    毕竟她掌握着公司最多的股份,家里的财政大权也在她手上。

    “奶奶是什么意思”顾音难得的有些怂怂的,她忽然跟当初隐瞒怀孕的自己深刻共情。沈奶奶实在太恐怖了

    沈念临看她这个样子,觉得实在是非常可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放心,奶奶只是叫我们回家吃个便饭,带着润润一起。”

    顾音抬眸看着他“你不怕奶奶吗”

    虽然她忘记了以前跟沈念临的事,但在a市重遇他后的事情,她还是记得一清二楚的。按照当初她自己了解的,沈念临从小是跟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

    沈念临的爸爸是沈老爷子的长子,原本很被看好,但因为心里住着一个白月光,对家里安排的婚姻对象――也就是沈念临母亲,十分抵触和冷漠。后来两人分了居,沈念临的母亲本想把年纪尚幼的沈念临带到国外去,但沈爷爷跟沈奶奶极力反对。最后她只身定居国外,沈念临爸爸也跟白月光自立门户,这个婚姻早就名存实亡。

    当初顾音听到这段过往的时候,只觉得唏嘘,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只想说不愧是狗血剧,上一辈的感情也够狗血的。

    沈念临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老两口对他没有过多的疼爱,反倒是十分严格。大概是把欠他爸爸的教育,全都还在了他身上。

    “怕也谈不上,至少现在不怕了。”沈念临回答。

    顾音戏谑地笑了笑“哦,那说明小时候还是怕的嘛,现在是不是仗着自己翅膀硬了,就不把奶奶放在眼里了”

    “那倒没有,奶奶现在可没见得比年轻时候亲切。”别人都说年纪大了心态就越来越佛了,对人也宽容了对事也放得下了,可沈奶奶不是这样,她如今依旧是沈念临记忆中的那个样子,脾气一点儿没见好。

    只不过他终归是长大了。

    “下午早点下班,我们先回来接润润,然后再一起过去。”

    “好。”

    这还是顾润熹回到家之后,第一次出门,听到晚上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去祖奶奶家,顾润熹兴奋了一整天。下午沈念临和顾音都回来得比较早,顾润熹也在已经打扮了一番,穿得像个小绅士般优雅可爱。

    “祖奶奶不喜欢小孩吵闹,等会儿到了祖奶奶家,不能大喊大叫。还有,衣服要穿整齐,坐姿要端正,举止要优雅。”坐在去沈奶奶住处的车上,沈念临跟顾润熹说着等会儿的注意事项。

    顾润熹听他多说一句,小脸就皱起一分,最后直接委屈地看着顾音“麻麻――”

    “也不能撒娇,对祖奶奶撒娇没用。”沈念临又补充了一句。

    “”顾音摸摸顾润熹的头安慰他,眼睛瞄着旁边的沈念临。可怜,他小时候都是怎么过来的。

    临近沈宅,顾音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你跟奶奶说过,润润姓顾吗”

    随母姓的现在还是太少了,虽然女性终于也开始争取冠姓权了,但她担心老一辈不接受。

    沈念临道“放心吧,奶奶也不是顽固不化,她能理解。 ”

    “那就好。”

    沈奶奶目前住在一个她原先跟沈爷爷一起买的别院,远离市区,图个清净。别远离照顾她的人配备得十分齐全,沈奶奶在这儿住了几年,人还圆润了一些。

    沈念临跟顾音的车开进别院,经过一个鱼塘时,顾润熹忍不住扒着窗玻璃看“哇,鱼鱼,好多鱼鱼。”

    沈念临把他拉回了座位上“刚刚爸爸跟你说了什么祖奶奶不喜欢大吵大闹。”

    顾润熹扁着小嘴,靠到他妈妈怀里,他以后再也不想来祖奶奶这里了。

    车子停好以后,顾音牵着顾润熹下了车。别院的管家已经等候在外,朝他们问了声好,便把他们往饭厅领。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只不过老太太还在楼上小憩,没有下来。管家领沈念临跟顾音入座后,便上楼去请沈老太太了。

    顾润熹坐在椅子上,好奇地看着东张西望,听见有脚步声传来后,立刻扭过头来,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不敢动了。

    沈老太太穿着一件深色旗袍,一头银丝盘在头上,看上去精神不错。

    奶奶保养得很好啊,好有气质

    奶奶身材比我还好,她身上这旗袍装不下我捂脸

    这就是真正的名门闺秀吧有气质也有手腕,气场很强

    我觉得小白在她面前活不过一集

    这也能扯上白,不提她你们不会说话是吧

    她想进沈家门肯定得过沈老太太这一关啊抠鼻

    不是吧不是吧,经过深夜对镜梳头那一幕,还有人觉得白没有问题

    “”顾音跟沈念临见沈老太太过来,便拉着顾润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人跟她问了声好后,沈念临才跟顾润熹说“叫祖奶奶。”

    顾润熹看着面前的老太太,奶声奶气地唤了一声“祖奶奶好。”

    “嗯,这就是润熹”沈老太太走到饭桌旁,低头看着顾润熹,“跟念临小时候长得还挺像,就是比他奶呼呼的。”

    沈念临道“润润今年才三岁,我刚到爷爷奶奶家时,已经五岁了。”

    顾润熹也不说话,就睁着大眼睛看着沈老太太,沈老太太让管家拿过来一个红包,递给了跟前的顾润熹“这是祖奶奶给你的见面礼。”

    顾润熹看了眼他爸爸,见沈念临微微点头,才开心地把红包接了过来“谢谢祖奶奶。”

    沈老太太笑了一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你是不是跟奶娃娃说我什么坏话了,他这么怕我。”

    这话自然是跟沈念临说的,沈念临面不改色地扯谎道“当然没有,可能是第一次见到您,有些拘谨。”

    沈老太太又笑了一声,跟他们三人说“行了,你们坐吧,让厨房上菜。”

    管家朝他们躬了躬身,便去让厨房上菜了,沈老太太喝了口刚沏好的茶,看着顾音的方向问“你奶奶最近可还好”

    “ ”顾音忍不住感叹,两家奶奶的“感情”是真的深厚,“奶奶她身体还不错。”

    “嗯,那就好,他们见过润熹了吗”

    “暂时还没有。”

    沈老太太的眉梢轻轻一挑“那这么说,我还赶了个早”

    “是的。”她妈妈果然没有骗她,两个老太太真的是什么事都喜欢比一比。

    “但我还是得说一说你们,这么大的事,你们当年竟然就瞒着家里,也真是胆大妄为。”

    顾音低下头默不作声,等着沈念临接这顿骂,沈念临倒也识趣,主动接揽下了责任“这都是我的主意,是我处理得不好。”

    “哼,我可没听出来你觉得有不对的意思。”沈老太太顺势看了他一眼, “你们现在是都长大了,翅膀硬了,我也鞭长莫及了。”

    这下沈念临也不说话了,沈老太太见他不吭声,也没就这样放过他“你跟航兴的事,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顾音看了沈念临一眼,之前她问过沈念临,王思琪的车祸查得怎么样,这都这么久了,早就该出个结果了。

    沈念临当时也是这副神情,皱着眉头跟她说,沈航兴把助理推出来挡刀了。沈航兴手下有人,这种事情确实用不着他自己动手,所有的事都是助理去办的,只要助理不把他供出来,警察也不能治他的罪。

    他们现在就是想方设法地想撬开助理的嘴,但也不知道他们双方达成了什么交易,助理到现在也只字不提沈航兴。警方那边已经说了,案件不能再拖下去,再没有新的线索就必须结案了。

    饭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重,顾润熹敏感地往他妈妈身边靠了靠,小声喊她“妈妈。”

    顾音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沈老太太见有孩子在这里,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罢了,先开饭吧。”

    沈老太太出生名门,做事十分讲规矩,用餐自然也是。这顿晚饭吃得极为安静和规范,直到吃完饭后,沈老太太才笑着又给了顾润熹一个玩具。

    “之前的红包是我给你的,这个玩具,算是你祖爷爷给你的。”

    这次不用沈念临提醒,顾润熹就开口道“谢谢祖奶奶和祖爷爷,润润很喜欢。”

    沈老太太笑了一声,在他头上摸了摸。

    晚饭后她也没有留沈念临他们,让他们早点回去了,顾润熹重新坐到扯上,才大大地松了口气。顾音帮他系上安全带,笑着问他“润润怕祖奶奶吗”

    顾润熹摇摇头道“祖奶奶没有爸爸说的那么吓人。”

    沈念临冷哼一声“你跟她住上十年就知道了。”

    这话把顾润熹吓到了,以为他爸爸真要把他扔给祖奶奶,连忙拉着顾音道“润润要跟妈妈在一起,润润要麻麻――”

    说到最后都带上了哭腔。

    “润润乖,别听你爸爸乱说。”顾音轻声安抚着他,“爸爸妈妈不会丢下润润的。”

    沈老太太的别院里,她看着沈念临跟顾音的车开走,把刚才一直逗留在会客厅的人请了出来。

    “常大师,怎么样”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咬过一口的苹果。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没有先回答沈老太太的问题,而是先夸赞了一句手里的苹果“你们这个苹果买得不错,又脆又甜。”

    沈老太太也不恼,耐心地等着他往下说。

    “我刚刚看了一眼,确实有点不太对劲,不过也不用担心,我算过了,命里有造化,自会化凶为吉。”

    沈老太太听他这么说,总算是放心了“这样便好。”

    怎么回事咋还算起命了呢

    啊啊啊啊啊这位大师长得好帅色

    是不是跟白心逸有关她真做法了

    她对着镜子梳头就很像什么仪式啊

    睡前仪式

    顾音“”

    沈奶奶还安排了个算命的怎么刚才没瞧见呢

    “怎么了”沈念临问了一声。

    顾音摇摇头道“没什么,可能有点困了。”

    “这么早就困了”沈念临轻笑一声,“你快赶上润润了。”

    顾润熹是真的开始困了,毕竟已经邻近他睡觉的时间了。他打了个小哈欠,努力睁大眼睛“润润还没有困。”

    顾音笑着道“那润润要不要把祖奶奶送你的红包拆开来看看”

    “好哦”

    顾润熹开心拆红包的时候,陆宁宁正在接受三观洗礼。

    “你说什么”她看着对面坐着的柏屹,不确定地问了声。

    柏屹带着痛苦面具,艰涩地说“其实,我是个处男。”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