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剑宗以情入道 > 银珠(有风又如何,她能乘风而起...)

银珠(有风又如何,她能乘风而起...)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他们清点了一下人数, 被抓进来的大约有数百名名修士,如今剩下的只有五十多个了。

    将那些生死的师兄弟们安葬之后,众人开始商量怎么分配资源。

    中央剩下一个庞大的外壳, 这是天蚕丝。天蚕丝质地坚硬, 刀枪不入, 能做成上好的法器。

    几十个人谦让一番, 便开始分法器。

    除此之外, 还有尸体上的各种法器, 以及锦囊之物,这些东西都算是试炼所得,师兄弟们友好谦让, 俱都开始分配起来。

    谭小霜戳了戳殷缱绻的胳膊“你自己坐这儿自闭干什么呀开始分东西了。”

    殷缱绻淡淡的说, “我不要, 你们分吧。”

    谭小霜不可置信地说“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连分东西都不要,你到底要什么呀”

    “哦, ”她恍然大悟,“你要的是男人。”

    她财大气粗地说,“你看上哪个师兄师弟,尽管告诉我, 我帮你撮合一下”

    她说话的声音音量有些大,那些正在分赃的师兄弟们就都听到了。

    这么多双眼睛, 沉默的看向殷缱绻。

    日光清清亮亮的倾泻下来,将殷缱绻的周围撒上了一层浅淡的光。不得不说她越发美的惊心动魄,刚刚14岁便已经展现出日后倾国倾城的绝色来。

    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始终是凛然而傲慢的, 恍若不将世间的一切放在脸上,亦或者, 她根本就像是没有感情的一般,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有任何的眷恋和依偎。

    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有人喊道“都经历过生死战斗,过来吧,有你的一份。”

    殷缱绻晒然一笑。

    她拍了拍手,站起身来,无所谓的道,“你们分吧,一点垃圾而已,我不稀罕。”

    说罢,背向众人便离开。

    众人“”

    不分就不分,说垃圾不稀罕还怕讨厌她的人少吗

    谭小霜提着裙子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喂你要去哪里”

    殷缱绻顿了顿,轻声道“我孑然一身,与你并无关系。”

    谭小霜微微怔了怔。

    是,按照一开始组队的规则,殷缱绻分明就是一个人。

    她不甘心的说,“谁说后来不能再组队呀”

    宋幼锦也追了上来,她看着殷缱绻离开,拉了拉还要再追的谭小霜衣袖“算了。我们都及不上她。”

    一开始是看不起殷缱绻,觉得这样的一个女子令宗门蒙羞,有什么了不起,再后来便是怀疑,直至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便变成了心服气服。

    别人不知,她与谭小霜可是看的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一场试炼,让两人俱都羞愧,她这样的心胸气度,虽说古怪,却让她深深明白,绝非一般人。

    她好声好气的拍了拍谭小双的肩膀,“好了,如果你想跟她做朋友,以后有的是机会。”

    “谁说我想跟她做朋友啦”

    谭小霜的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她跺了跺脚,转而向一边跑去了。

    宋幼锦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阮雨蝶身边道,“你没事吧”

    从刚才起,阮雨蝶恍恍惚惚的,整个人恍若受到了打击。分明已经吃了补药,却依旧看上去神魂不守舍,看上去有些可怜。

    阮雨蝶回过神来,轻声道,“我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

    她咬了咬花瓣一般的嘴唇,没说什么。

    财物对于殷缱绻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前世她坐拥许多财富,如今这些对她来说吸引力寥寥,她在沉思银蝶的来历。

    周遭僻静。

    这是一片陌生的树林,树木并不高大,显然是一片难得的净土,她找了一只小树,坐在了树枝丫上,一下一下晃荡着裙摆。

    那只银蝶从她的发间飞出来,落在她的指尖之上。

    “你是因为吸了我的血,所以才被收服的吗”

    收服灵兽的方法有很多,除了吸血之外,还有很多种匪夷所思的方法。

    她没有想过自己的血竟然有这样的用处。是机缘巧合呢还是因为银蝶有什么特殊呢

    她暂时参悟不透。

    如今,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合欢宗股的蛊惑修为瞬间提升了三个档次,可见其中蕴含的加持作用。

    “小东西,快点儿长大吧。”

    银蝶天生地养,现在还太小,尚且不能准确表明自己的意念,待它长大了,也许便能询问出来。

    曾经最可怕的森林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她盘点了一下小锦囊的东西,银蝶的家当都在锦囊里了,当他们建立主仆联系、被收服之后,那些东西一股脑的全都进了她的锦囊里,幸亏储物锦囊是大师兄给的,容量超大,这才没有被活生生的挤爆。

    这才是为何殷缱绻说那些东西是垃圾的原因,最精华的东西,全在殷缱绻身上了。笑话,谁跟他们并肩作战了明明是她自己救了所有人

    清点这些东西就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她累的很,喃喃道,“回去之后得去黑市看看了。”

    日升日落,在一片黑暗中,她合上眼睛,靠着树干睡着了。

    骤然之间,月色从浓浓乌云中挤出来,洒在她身上,那一刹那,只觉神识海中一只银蝶在神识海中飞翔。

    她霍然睁眼“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寻常的灵兽怎么可能跑到修士的神识海中,甚至还向着那一片天空而去呢

    银蝶在殷缱绻睁眼的那刻,便从神识海中出来,无辜地与她对视。

    殷缱绻“”

    她怎么像是跟小孩子讲话什么信息都得不到。

    殷缱绻沉默了,有光在闪,她垂头,便看到是锦囊在发光。

    “”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透过储物锦囊发光

    神识探入,便看到了十八颗泛着银光的珠子。

    她将珠子拿出来放在掌心,月色下,银色珠子灼灼发亮。

    珠子里十分纯粹,什么东西也没有,恍若蕴含着光。

    光

    她想了想,抬指便是一根红线,红线温柔的从光中透过去,将珠子穿成了一串银色的手链。

    她随手戴了上去。

    接下来的十天,殷缱绻游山玩水,将试炼秘境当做了轻松惬意的升级之旅

    银蝶是这里的土著,对这里轻车熟路,哪些地方有神草,哪些地方有妖兽,他们的弱点如何俱都了如指掌,殷缱绻得到这些内部信息,打怪轻而易举。

    阮雨蝶也很苦恼。

    这种苦恼在他们又深陷到蜘蛛窝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她失魂落魄的,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平。

    当她被蜘蛛拖走的时候,身后是师兄弟的惊呼声。

    她被蛛丝锁的严严实实,抿着唇看着天空,心里第一次出现了怀疑,西风师兄说他会来,他真的会来吗

    天地无声。

    一阵风从她身上缓缓的飘起。

    那阵风随着艳阳高照,随着蓝天白云,随着春天草丛气息,以及蜘蛛洞穴的潮湿泥土气息裹挟而来,清冷的气息就那么飘散过来。

    风。

    她终于等来了风。

    西风师兄说的话并不是骗她,那颗小小的心终于雀跃了起来。

    她以最后的神志睁大眼睛,抬头看去,她看到那一阵风幻化成一个青年瘦削的背影。

    他就像是一阵风,踩着春日末尾而来。

    他抬手,无数的邪恶蜘蛛便“砰砰砰”爆裂开来,无数的汁浆爆出去,腥臭不堪。

    阮雨蝶喃喃道“西风师兄你,真的来了”

    阮雨蝶是在篝火哔哔啵啵的声音中醒过来的。

    西风淡淡地说,“小师妹,你醒了。”

    阮雨蝶凑过去,揽住了西风的胳膊,“西风师兄,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什么”他轻声道,“第一次为何没有召唤我”

    “第一次”她有些不解。

    地狱谷情况特殊,有限制,高阶修士并不能进来,西风修为高深,被限制在地狱谷之外。更何况,师父给予他的命令则是在阮雨蝶有难之时方才能以神识进入。

    他算的很准,阮雨蝶一定会遇到危险,那时便能顺理成章进入,然而那阵风却被打断了。

    “我并不知道呀,”她懵懂着小脸,“我那时昏迷了过去,难道是被姐姐打断了”

    西风的眼睛里微微闪着光,在篝火的映衬下明明灭灭。

    他轻声道“我在这里并不能久留,你既然没事,我便走了。”

    他是以神识进入的地狱谷秘境,他的修为高强,是以能用神识凝聚暂时的身体,却非长久之计。

    阮雨蝶委屈地看着西风师兄,虽然不舍,依旧乖乖道,“还有七天我便能离开秘境,西风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西风师兄兑现了他的诺言,真的像是一阵风一样出现了,那么她也要努力不让师兄耗费心神

    西方站起身来,他背对着阮雨蝶,轻轻的“嗯”了一声。

    没有人看到他的那张脸上,满是阴沉。

    在阮雨蝶昏迷的一段时间,他按照地图所指去了正中央,可是那里只留下一片废墟,谁都没有得到那中央的宝物。

    怎么可能

    他冷笑的。殷缱绻打断了风。

    果然,当初就不该留下她。

    春天如此短暂,沙尘暴过去之后,空气里便骤然热了起来。

    夜色深了,殷缱绻折了一片荷叶顶在头上,冒着大雨赶向自己的临时老巢。

    一道闪电瞬间闪过,殷缱绻心惊神颤,她看向阴影处,那里什么都没有,可是她觉得那里却有人若是现在的殷缱绻,她当然不会感觉到异常,然而她对危险的嗅觉并非寻常人所能比。

    发上的红线悄无声息的飘落,她的掌心里捏着红色的线,那线微微闪着荧光,照亮出一片黑暗。

    她没有再往前走,轻声道,“谁在那里,出来”

    没有人回答她。

    回答她的是一阵风。

    那一阵风从死亡深处而来,带着令人熟悉的窒息气息向着她而去。

    殷缱绻冷静的思考一瞬,只觉着这阵风好生熟悉。

    她曾经见过这阵风。

    前世那场追杀的人群里,亦是有这样的一道风。

    她心头凛然,那一瞬间脑子中闪过无数的可能,身体“唰”的一下撤退,避开了那道风。

    可是风无形无体,却无处不在。

    暴风雨下的狂风就像是索命的镰刀,向着她而来。

    这是赤裸裸的杀意,这是毫不留情的杀意,这是要她葬身于此的笃定与毫不留情。

    殷缱绻的心头战意四起,她的灵剑灼灼发光,劈出来无数的赤色剑光

    飘散的光芒幻化出无数的红线,向着风而去。

    是的,有风又如何,她能乘风而起

    想要杀她,没那么容易。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