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科幻灵异 > 悬疑文的反派都想独占我[快穿] > 第30章 优雅的食欲(三)

第30章 优雅的食欲(三)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卫哥帮帮我我在东郊会所。”

    东郊会所

    指尖轻轻摸索着手机屏幕,卫肃明皱了皱眉。

    他虽然平日里只专注于物理,但这个地方太过有名,他有印象。

    京城最为灯红酒绿地方,玩都是一些肮脏下三滥游戏,男男女女都在那里shi放平日里压力

    正经人都不会去那里。

    果然长着一张勾人脸,唇瓣儿嫣红,去了那里这件行为,十足十就能证明什么。

    心里飞快划过了一丝失望情绪,连卫肃明自己都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对那个男孩失望。

    男人挂断了电话,嘟嘟电话声响起,不再听那哭哭啼啼,惹人怜爱声音。

    心情烦躁很,手中笔本来演算着一道物理题,慢慢,在草稿纸上画出了奇异波折,扭曲成了一团毛线。

    鬼使神差卫肃明还是起身,拿起了外套披上,走出了房间。

    如果万一如果真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去看看吧。

    他抿紧了嘴唇,脚步压在地上声音又冷又肃。

    在烟雾缭绕包厢内,杜林看着手中已经被人摁断了电话,挑了挑眉头。

    地上是一具瘫倒身体。

    老板几次想把杜林压在墙角上亲在最后关头时候,被看似怯弱,不停必退少年猛然将一旁借此抽出,狠狠砸在了太阳穴位置,让他昏迷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在对方晕倒那一刹那,电话被主角攻卫肃明接通

    于是在空荡荡包间里,杜林就一个人凭借电话,上演了一场被欺负了戏码。

    声音抽噎,哭声勾人,那张艳丽无比脸上却淡漠无情,毫无波动。

    脑海之内人皮纸开始和杜林沟通了起来。

    人皮纸看来,主角攻并不打算来呢。

    杜林漫不经心他确就是这个人设,喜欢是赤诚干净,一心热爱学习人,恐怕心里现在已经对我充满偏见了。

    杜林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在这个副本里,和他必要交集不多,只要达成主角攻看我不顺眼,想办法把我移出寝室剧情就够了。

    目前看来,我目已经达到了。

    顿了顿,杜林伸手摸了摸自己下巴,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味情绪,“除了主角攻,我倒是对那位美食家很感兴趣。”

    微微上扬尾音,明明是诱人像猫爪似得勾人弧度,却夹带着几分难以察觉愉悦和好奇情绪。

    “他是怎么挖出卫肃明脑子进行烹饪呢这可是一项艰难工程。”

    人皮纸

    果然能被深渊之主看上人也绝对不会是什么正常人。

    在这一刻,它终于能够感觉到杜林骨子里那一份特殊邪异感,是怎么回事了。

    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连串急促脚步声。

    “不好意思,您不能过去,这里是我们老板专用特殊包间”

    “您那位朋友确不在这里,麻烦您停一下,先生”

    “让开。”

    杜林敏锐察觉到了什么,微微眯起了眼睛,立即装出了一副被欺负晕厥过去样子,倒在了地上。

    门被人缓缓打开。

    顺着眼皮微微掀开了一道小小缝隙,他看到进来人眉目疏冷,穿着最简单白条纹衬衫,然而扣子却扣得一丝不苟,明明只是学生年纪却穿着黑亮皮鞋。

    青年长着一张清俊脸,疏冷如月,紧皱着眉头样子看上去不悦很,漆黑漂亮眼珠子里没什么温度,让人想到是宇宙中唯一一成不变物理符号。

    杜林我觉得他看我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坨屎。

    人皮纸沉吟了一下不,也许主角攻看任何除了物理之外东西都是这副样子,是宿主想多了。

    杜林哦。

    杜林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主角攻竟然来了他不是很讨厌我以为我参与了yuan交吗

    杜林心头微妙掠过了一丝糟糕猜测。

    不会又要出现什么崩了剧情线环节吧

    卫肃明胸膛随着他情绪微微起伏着,身后劝离着他服务人员和保安被他拦在了包厢门外,扣哒一声上了锁。

    盯着地上趴着少年,卫肃明眉头皱很深,很紧。

    他似乎是晕倒了,不设防趴在了地上,穿着一身一看就是充满了qg趣味道服务生制服,马甲背心勾勒出了他细细腰线。

    那小腰看上去莹莹一手就可握住,过于挺翘tun瓣包裹在背带裤下,就像是山峦叠荡,好不正经。

    这个姿势太过危险了。

    能够轻而易举引起任何进入这间房间人yu望。

    不过前提那些人都必须得是正常性格男人,而不是像卫肃明这个不解风情存在。

    他微微皱了皱眉,看到少年身旁是一个晕倒男人,穿着不俗,显然就是这家夜店老板。

    他本想转身就走,但来都来了,卫肃明竭力压抑着心头那股烦躁情绪,屈膝半跪在地上,拿起了桌上矿泉水瓶。

    捏着少年脆弱下巴,他并不怜香惜玉将矿泉水浇在了他头顶,让他清醒。

    过了好一会儿,纤长睫羽才缓缓眨动着,就像是一个被人催醒梦境。

    “这这里是哪里”

    少年迷迷糊糊说道。

    “东郊会所。”卫肃明冷冷说道。

    他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少年慢慢清醒,迷离眼瞳重新恢复清澈和惶恐之后,才继续道,“15分钟前,你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帮你,说你在东郊会所。”

    对着面前小动物一般可怜可爱少年,卫肃明丝毫没有什么怜惜情绪,面上厌恶没有一丝遮掩。

    他下巴仰了仰,指了指旁边晕倒老板。

    “怎么回事儿,我想听你解释。”

    “我我来这做特殊服务员想要多赚点钱。”

    “然后,然后,老板希望我能够跟了他他想和我玩一下戒尺游戏挣扎之中,戒尺,戒尺不小心砸到了他。”

    杜林脸上做出了一副恐惧无助神情,故意模糊重点,让主角攻误会他。

    杜林求求你,继续对我产生厌恶情绪,别出什么差错。

    戒尺

    用审度目光盯着杜林好一会儿,他轻轻低头,便看到少年掌心微红,也有些肿。

    像是被什么人打肿了似,白白嫩嫩肌肤看上去极其脆弱。

    指尖旁是一把长长尺子,末端有些锋利和厚重。

    一时之间,一个念头飞快在心里划过,卫肃明当即就认定杜林一定是在这个包厢里和老板玩了什么特殊花样。

    他出生于名门世家,父母给了他极大支持让他选择做自己喜欢做事情,卫肃明一心扑在真理之上,只觉人生短暂,想要探索未知真理必须要耗费所有心神,时刻专注。

    今晚,竟然会多花了那么点心思,浪费在这个人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院长,他才不会特意留意他,为着一副奇怪求救电话大半夜特地跑出来捞他。

    这完全不像自己。

    这个人果然也辜负了自己期待。

    而且在这个时候,人皮纸血字在杜林脑海中勾勒而出。

    叮检测检测

    主角攻物理天才卫肃明好感度10黑化值0

    角色自述果然是一个不务正业,空有一副好皮囊,浪费了数学天资,只知道在夜店鬼混人为什么我会觉得失望。

    杜林

    这好感度竟然还可以达到负值

    他在以前副本,可从来都没有领略过。

    人皮纸说明主角攻确是很讨厌你了,你目标实现了。

    虽然心里百般不耐,卫肃明还是耐着性子,就当是卖院长一个面子,将少年捞了起来。

    这人真轻,面容也很稚嫩,和高中生没什么差别。

    卫肃明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浮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少年整个人还不停颤抖着,下巴抵在卫肃明肩头。

    对于这个冷脸室友,杜林是怕,没什么亲昵情绪,求他帮助也只是实在无人可求。

    “那个谢谢你,卫哥。”

    杜林懦弱声音在他耳畔边响起。

    卫肃明神情冷淡,“不用叫我叫那么亲近,我和你没什么关系,这次帮你,只是一时兴起。”

    外头焦急撞门声不断响起,卫肃明打开房门,直接掏出了一张卡,语气冷漠,“你们老板昏倒在里面,没什么大碍,也许是玩太刺激了,这是赔偿金额。”

    “至于这个人”

    下意识掂了掂怀中被他抱着少年,对方挺翘tun瓣压在臂弯之上,紧致曲线压出了一片起伏手感。

    “这个人,如果真是你们签下从事特殊行业服务生我代替他监护人,单方面毁约。”

    眸色冷淡,里头像是淬着一块无法化解冰川。

    “青大数学系新生不适合这里,留在这儿,糟蹋了。”

    杜林

    人皮纸

    这剧情有些不太对,为什么厌恶自己主角攻,还会拿出卡为自己摆平赎身啊

    杜林再三确认了一下你确定他好感度是负数,对吧

    人皮纸顿了一下嗯,我确定。

    杜林这主角攻可真爱做慈善,对讨厌人都那么大方。

    不过,明面上,杜林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情绪,身子仍然有些颤抖,神情迷茫,似乎没有从刚刚可怕场景之中抽离出来。

    把杜林捞到了出租车上,卫肃明冷着一张脸,透过车窗玻璃看着那飞快向后退车流。

    一上车,司机看了一眼被他抱在怀中,面色酡红醉人少年,再看看他身上那副诱人装扮,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嘿嘿笑了笑,“小兄弟,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花样玩还挺足。”

    卫肃明

    并不是我玩花样。

    越想他越觉得后悔今天做出事情足够荒唐。

    不应该浪费自己大脑去找这个人。

    卫肃明回头皱着眉看了一眼身旁少年。

    他之前应该是喝了许多酒,这些夜店会所里酒都后劲都十足,故意带着些许致幻和上瘾药效,让人骨头都酥了,心里头都产生了瘾,这才能够使得这些客人流连忘返。

    杜林脸色通红,意识显然涣散了很多,眉眼就像是时刻含着一汪水,软趴趴倒在了出租车后排座椅上。

    到了转弯处,出租车停了下来,等到绿灯重新亮起启动时,车子颠簸了一下,少年软软倒在了他怀里,无意识般蹭了蹭他脖颈。

    你不是讨厌我吗,既然那么乐意花钱做冤大头,那就多点身体接触,让你更膈应一些。

    杜林在心里恶趣味想着。

    脖子处有些瘙痒,卫肃明唇抿得紧紧,忍耐着心头糟糕情绪,不停默念着这是看在院长面子上,轻轻伸手,拍了拍对方脸蛋,让他清醒。

    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漂亮眼瞳失去了焦距,看人都像是隔着一层薄薄晨雾。

    然而就是这样,才更带着一种幻境般美。

    卫肃明皱着眉头说道“你穿成这样,现在又过了门禁时间,今晚是不可能回青大了我去给你找家酒店,然后明晚”

    明晚就给我搬出去。

    我寝室不欢迎你这样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句话迟迟都在舌尖盘旋着没办法挤出。

    也许是这人现在醉了,怕他听不清没法交涉。

    卫肃明在心头想到。

    杜林脸蛋被酒气蒸得通红。

    少年嘴里嘟弄着,“不要,我要回学校回学校去。”

    卫肃明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看着杜林脆弱喉结被装饰性用黑色领结紧紧束缚,再看看他马甲裤,声音冷了下来,“就你这副样子还想回去”

    “被其他人看到了,什么糟糕念头,都会砸在你身上。”

    杜林没错,你说本来就在原著剧情发生了,你也算半个推波助澜人。

    看到主角攻极为冷肃面部神情,杜林知道自己膈应他目达成了,好感度自始都没有上升,他开始专心地扮演好自己小可怜人设。

    少年晕很了,酒气不断上涌着,让他只想接触一个冰凉一点物体,这才能够让自己降下温来。

    下意识接近了旁边那个像是散发着冰块般冷气男人,无意识抱着他手臂,嘴里轻声嘟哝着。

    “去外面外宿没有和学生会请假会,会扣很多纪分申请不到奖学金。”

    语气越发低落,像是蚊蝇一般。

    “申请不到奖学金我就没有办法读书了。”

    出租车在又一个转角处停下,红绿灯灯光在少年脸上打上了不同色泽,卫肃明盯着他脸庞,盯了很久。

    他嗤笑一声,心头就像是被一个细小点戳了一下。

    他只当杜林在说胡话,像他们这样被青大看中万里挑一苗子,学费和助学金绝对不愁。

    “都去陪酒卖身了,还在意什么奖学金。”

    然而,来到酒店下了车之后,卫肃明抱着少年,脑海之中鬼使神差一直回荡着那句话。

    申请不到奖学金我就没有办法读书了。

    被酒熏红眼尾露出了像是花瓣般色泽,微微睁开眼里,明明意识都有些涣散了,说到这句话时,却透着几分执拗和坚持意味。

    “真那么在意学习,就不要做这些事情。”

    过了许久,卫肃明轻声说道。

    转了个身,怀里少年面容白净,像是最难解谜题,他重新招了一辆出租车,最后还是回头去了青大。,,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