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邻家哥哥 > 十二岁(怦然心动【二更】...)

十二岁(怦然心动【二更】...)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这个主意相当好。

    雪竹立刻回家找妈妈商量, 妈妈没多想就点头了,还顺便让雪竹也孟屿宁带个饭。

    “带饭”雪竹语气困惑,“学校不是有食堂吗”

    “总吃食堂也不行啊, 高三这么辛苦肯定要吃好一点,你子涵哥哥就不吃食堂,每天他妈妈给他做好了饭送到学校门口。”

    雪竹听子涵哥哥的妈妈每天中午都给他送饭, 下意识问“那许阿姨怎么不给宁宁哥哥送饭”

    宋燕萍表情一滞, 很快打马虎敷衍过去“小孩子不懂的。”

    妈妈不告诉她,雪竹自己也能猜到“是不是因为许阿姨是后妈,所以对宁宁哥哥就没那么好”

    白雪公主的故事她又不是没听过, 总把她当几岁的小孩忽悠干什么。

    “这话别在你孟叔叔面前说, ”宋燕萍先是警告,然后才叹气, “其实许琴她吧,对宁宁算不错了”

    宁宁上高中前几年一直在雪竹家吃饭, 俩口子也早已习惯家里四双筷子的生活, 后来宁宁上高中住宿在食堂吃饭, 到现在高三这么关键的时候,宋燕萍也跟老孟提过,为了确保宁宁的营养给他送饭吃, 但老孟说自己工作忙没空,宋燕萍就说他们家负责给宁宁送饭,老孟还是一口回绝,不想再因为儿子欠他们家人情。

    “忙什么忙, 有空就喊人来家里打牌也没空给儿子送饭”宋燕萍嘴里嘟囔着, 对老孟这个做爸爸颇有微词,“前几年还知道关心宁宁, 现在娶了老婆连儿子也不管了。”

    这话当然没让雪竹听见,她已经开开心心跑回房主动写作业了。

    晚上的时候,宋燕萍跟裴连弈说了雪竹要去看哥哥的事。

    这又不是坏事,裴连弈当然也同意“那就去吧。”

    “还有,我想让雪竹给宁宁送饭吃,要是宁宁喜欢吃的话,以后中午单位休息的时候,咱俩就换着给宁宁送饭,你觉得怎么样”

    “行,都你决定。”

    “那你明天去菜场多买点宁宁喜欢吃的菜,你还记得他喜欢吃什么菜吧”

    “记得,他跟小竹差不多口味,但是不吃辣嘛。”

    宋燕萍满意地点点头,嘴里笑道“以后中午给宁宁送饭,你也正好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饭局也推了,哪有人大中午就喝酒的,也亏得你们主任下午从来不查班。”

    “说了不是乱七八糟嘛,”裴连弈无奈地摆摆手,“多认识些朋友又没有坏处。”

    宋燕萍皱眉,语重心长“你一个公务员,又在税务局工作,老是跟那些做生意的朋友接触,也要懂得避嫌知道不万一被人盯上去举报你怎么办那你不是惹一身腥吗”

    裴连弈的语气渐渐有些不耐烦“哦,公务员就不能交朋友了是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

    裴连弈斜眼看着妻子,没好气地说“那你是哪个意思我现在都后悔当初老实考了公务员进了税务局,每个月拿这点死工资,我有几个老同学现在广州都买了好几套房子了,人家当年念书的时候成绩还没我好,现在随随便便戴个表都是几万块的”

    宋燕萍一时间脾气也上来,厉声反驳丈夫的话“你老跟别人比干什么你把自己日子过好就行了,现在的日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虽然我们家不能说大富大贵,但总不差吧咱俩工作又稳定,有钱把小竹养大,什么都不缺,你还想怎么样”

    裴连弈撇过脸喃喃说“我就想我当年要是没安于现状,趁着年轻去外地打拼,现在小竹说不定都能出国读书了”

    宋燕萍冷笑“裴连弈你当年要是没进税务局你能遇见我还送小竹出国读书,你做什么春秋大梦。”

    “随你怎么说。”

    裴连弈懒得再跟妻子辩驳什么,披上外套准备出门。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出去抽根烟。”

    “又抽烟又喝酒,我看你这身体是不想要了。”

    “这话你留着提醒老孟吧,”裴连弈边弯腰换鞋边沉声说,“我看他那身体迟早要出事,每次看他咳嗽咳得肺管子都要 吐出来了还在抽烟。”

    宋燕萍嗤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

    待在房间里的雪竹正趴在门口偷听,父母的争吵终于消弭,她才松了口气。

    没几分钟,房门被敲响,是宋燕萍在外面。

    “小竹,开门。”

    雪竹立刻手忙脚乱地掀开钢琴防尘布,打开琴盖佯装刚从琴凳上下来的样子给妈妈开门。

    宋燕萍站在门口,语气难得有些心虚“刚刚我跟你爸爸说的话”

    “啊”雪竹无辜地眨眨眼,“我刚刚在练琴。”

    “是吗”宋燕萍点点头,“那你继续练吧,练完了早点上床睡觉。”

    “嗯。”

    等妈妈离开,雪竹重新关上房门。

    她没有练琴的心思,也不想写作业,干脆从书包里掏出同学录,一页页翻开看班上同学们给她的留言。

    翻到迟越那张,每一栏信息他都填上了,就连喜欢的食物,旅游最想去的地方这些雪竹压根不感兴趣的东西也写了。

    他还写了自己爸爸妈妈的手机号,甚至连家里的座机号码也写上了。

    唯一他个人的联系方式,就是qq号。

    雪竹撇嘴。

    她才不会加。

    翻到后面,雪竹这才明白迟越为什么一张同学录写了足足一天。

    他写了好多,几乎填满了一整个版面。

    还是拿铅笔写的,因为雪竹看到了有被橡皮擦擦掉的痕迹。

    就是个同学录而已,有必要还特意用铅笔打草稿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迟越这个人这么鸡婆。

    裴雪竹,虽然我们总是在学校吵架,但我其实不讨厌你。祝你毕业后能考上一个好初中,天天开心,事事顺意。

    最后一句落款让雪竹对他稍稍有了那么点改观。

    六年级的时候再回想三四年级那个时候的事,就连雪竹自己都觉得幼稚。

    她又想,虽然爸爸妈妈最近常常吵架,但他们一定也不是讨厌对方。

    不得不说迟越的同学录让她的心情好了点,雪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给迟越写的那张过于敷衍了。

    就算不像他这样写一整面的小作文,也不太应该就敷衍只写了六个字,好歹做了六年的同学,只用六个字就给打发了,确实有点那什么。

    显得她格外冷血。

    等到周六,宋燕萍做好饭,装进保温饭盒里让雪竹带给孟屿宁。

    “你跟钟阿姨一块儿去,她给你子涵哥哥送饭。”

    雪竹“知道了。”

    没一会儿,钟阿姨过来叫她出发。

    雪竹跟着阿姨坐上公交,一路上的风景都是陌生而新鲜的,虽然孟屿宁的高中学校离这里不远,但对于雪竹来说,凡是去陌生的地区,都算是一种别开生面的冒险。

    钟阿姨见雪竹今天过去是给孟屿宁送饭的,知道她家跟孟屿宁关系好,于是像平常跟邻里唠嗑那样在车上跟雪竹闲聊了起来“宁宁也是自觉,他爸妈都没怎么管也照样能年年考第一,我们家子涵要是有宁宁一半聪明,我也不至于花那么多钱送他去补这个补那个。”

    雪竹说“可是我觉得子涵哥哥已经很聪明了啊,他每年都是考年级前二十。”

    “年级前二十虽然不错,但比起宁宁还是有很大差距,”钟阿姨叹气,“小竹你现在还小不懂,你宁宁哥哥那种成绩,考清华北大是板上钉钉,但是子涵就不行了,顶多咬牙冲一冲,或许运气好能上。”

    小竹总听大人们说学习成绩好的孩子高考就要考清华北大,仿佛清华北大是所有高考生的终极目标。

    久而久之听多了,她内心深处也觉得要是能考上清华北大,那真的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

    而现在她身边真的有一个人,能考进清华北大。

    公交车到了地方,雪竹跟着钟阿姨下车。

    校门口这时候已经站了很多家长。

    “阿姨,这些人都是给他们的小孩来送饭吗”

    “是啊。”

    原来除了宁宁哥哥的爸爸,所有的家长都希望他们自己的小孩能在高三吃上家里做出来的,最新鲜最有营养的饭菜。

    等了十几分钟,下课铃声从学校的钟楼传出。

    一批批穿着校服的高三生们向校门口走来。

    钟阿姨老远就看到了儿子,使劲招手“子涵啊,这边”

    钟子涵小跑着过来,见到雪竹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小竹今天怎么来了”

    “小竹来给宁宁送饭的,宁宁没跟你一起”

    “他爸爸又不来送饭,肯定不跟我一起啊,”钟子涵说,“他现在应该在篮球场那边。”

    钟阿姨皱眉“中午吃饭时间,他怎么不去食堂吃饭”

    “他说这个点人太多,一般下了课都先去篮球场那边打篮球,等食堂人少了点才去吃。”

    “那别人都吃完了还有饭吃”

    “有啊,只不过饭都冷了。”

    儿子和孟屿宁一个年级,钟阿姨自然也跟着心疼“哎呀,高三这么辛苦的时期,他怎么能吃冷饭,你怎么都不跟孟叔叔说”

    “他让我别告诉他爸,”钟子涵抿唇,叹气说,“妈你回去也别跟孟叔叔说啊。”

    “行吧,别人家的事我也不好插手管,”钟阿姨将雪竹往前推了一步,“你赶紧带小竹去找宁宁吧,饭盒放假了记得拿回来。”

    “知道,”钟子涵一手提着饭盒,一手牵起雪竹,“小竹我带你去找他。”

    小竹乖乖跟着哥哥走进校园,钟子涵注意到她除了捧着个饭盒,背上还背了个小书包。

    “你今天也要上课怎么还背着书包”钟子涵好奇问她。

    “这是同学录,我拿给你们写的,”雪竹这才想起来,将饭盒递给钟子涵,“哥哥你帮我拿一下。”

    雪竹将书包挪到胸前,拉开拉链取出一大本同学录。

    钟子涵像从来没见过似的,惊叹说“哇,同学录。怀念啊。”

    雪竹莫名其妙“你不是也要毕业了吗难道你们不写这个”

    “啊,早不写了,”钟子涵笑笑说,“这都是小孩子写的。”

    雪竹一听只有小孩子写这个,有些犹豫该不该把同学录给哥哥了。

    丫头片子藏不住情绪,那瞬间失落的样子让钟子涵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你例外。来,给我一张,”钟子涵朝她伸开手,“我今天就写好,明天回家的时候拿给你。”

    见哥哥乐意帮她写,雪竹一下子又高兴起来“嗯宁宁哥哥明天不回来的话你记得帮我把他的也拿回来给我。”

    “没问题。”

    高中的篮球场比雪竹小学的大上好几倍,一眼望去都是平地,连投篮框都有十几个,现在这个时候是饭点,打篮球的学生们寥寥无几,人影稀少,找个人并不难。

    钟子涵比雪竹高很多,视野也开阔,很快找到了目标。

    他冲目标喊“孟屿宁小竹来找你了”

    孟屿宁在打球没听见,钟子涵只好让雪竹走近点。

    “拿好饭盒,别不小心被篮球打翻了。”

    闻言,雪竹忙将饭盒抱在胸前,用双手牢牢护住它。

    “哥哥”她冲孟屿宁的方向大喊了声。

    清脆的小女孩声音总算将专注在篮球上的孟屿宁唤回了心思。

    他手上还捧着篮球,汗水淋漓的往她这边看过来,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漂亮的双眼骤然睁大,唇微启愣在了原地。

    只是过了几秒,少年很快反应过来,将篮球丢给同伴,朝她跑了过来。

    几十米的距离,仿佛没有几步,他就跑到了她面前。

    孟屿宁还在轻喘气,向来干爽的校服被汗水打湿,削瘦的脖颈间分明的喉结急促的上下挪动,额前碎发被汗水打湿,分成几小缕黏在额上,眼里清明如洗,茶褐色瞳孔明明白白倒映出雪竹看呆的表情。

    少年弯下腰,双手抵着膝与她平视,刚刚瞬间的惊诧明显已被消化,轻柔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惊喜“小竹你怎么来了”

    雪竹还没回过神来,呆呆地举起饭盒“送饭。”

    孟屿宁这下是真的愣了。

    他呆滞了好久才缓缓抬手接过雪竹手中的饭盒,下巴微绷着垂眼轻声说“谢谢。”

    同伴们见他好半天不过来,在远处喊他“孟屿宁你在那边干什么还打不打球啊”

    孟屿宁直起腰转头对同伴说“待会再打,我先吃饭。”

    他提着饭盒走到观众台上坐下准备吃饭。

    钟子涵坐在他旁边,终于也能打开饭盒享受午餐了。

    因为好奇雪竹家给孟屿宁做了什么饭菜,钟子涵歪过头去看,顿时惊呼出声“丰盛啊,都是肉。”

    雪竹嘿嘿一笑“妈妈说高三是关键时刻,所以要吃好点,补身体。”

    总嫌妈妈嗦,可妈妈的话却记得清清楚楚。

    “这也太好了点,”钟子涵耸耸肩,“他都一米八三了,再补身体那我还有活路吗”

    孟屿宁哭笑不得“就是比你高三厘米而已,别那么计较。”

    钟子涵夸张地哇哇惊叫“三厘米还不多那你把你那三厘米分我”

    孟屿宁淡定而大方地表示“你要能拿走你就拿吧。”

    “哼。”

    和孟屿宁一块打篮球的几个男生是头一次看见有人来给孟屿宁送饭,纷纷跑过来围观。

    几个大男生将雪竹团团围住左右打量,雪竹还从来没被这么多大哥哥围观过,有些局促地捏着手指,声音低低小小地跟他们打招呼“你们好。”

    大男生们不动声色地扬起唇,纷纷回应。

    “你好你好。”

    “妹妹你好。”

    “妹妹你长得好可爱啊。”

    被夸的雪竹挺不好意思,挠了挠鼻子不知道此时是该谦虚地表示哪有,还是自信地说谢谢。

    孟屿宁将雪竹从几个同伴面前拉过来,语气不悦“你们身上都是汗臭,离我妹妹远点,别熏着她。”

    钟子涵笑出声“孟屿宁你自己还不是一身汗臭,好意思说别人吗来小竹,坐我这边来。”

    男生们附和“就是,孟屿宁自己还不是一样”

    雪竹虽然坐在了钟子涵这边,可刚刚孟屿宁把她拉到他身边时,其实她并没有觉得他身上的汗水味很臭。

    那是一种干净清冽、却又充满了少年气息,如同三四月份的春雨细细铺洒在草地的味道。

    有个男生对孟屿宁说“我还是第一次看你家长来给你送饭诶,之前还以为你是嫌麻烦不让你家长来送。”

    没等孟屿宁说什么,围观的另一个男生立刻拆台“你有没有文化啊妹妹那也能叫家长啊”

    雪竹想跟他们说,其实她只是住在孟屿宁对门的邻居而已。

    “是家长。”

    孟屿宁突然说。

    很快地,他微侧过身,歪头冲雪竹笑,干净低沉的嗓音里带着几分调皮和温柔“小竹是我的小家长。”

    雪竹没有回答,并不是她不赞同他的话,而是因为现在她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心间突然被猛地灌了一大壶沸腾的热水,心脏刹那间不听使唤地跳到几乎快要休克死掉的程度。

    立夏时分的空气已是燥热至极,从地面升腾而起的蒸汽使她眼前所有的画面突然变得扭曲起来,场上绯红色篮球的落地声就如同她此刻的心跳,一下一下掷地有声,明明有树荫遮挡,但她好像整个人被完全暴露在烈日下,比这炙阳还要热,从脚底到头顶,整个人燃烧起来。

    扑通、扑通――

    雪竹清晰地听见自己因他而慌乱的心跳声。

    她不懂这是什么。

    平时能大胆直视的一张脸,突然就不敢看了。

    能肆意玩笑撒娇的大哥哥,突然就变成了她的魔怔。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