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邻家哥哥 > 六岁(八十一难)

六岁(八十一难)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搭上公交和爸爸妈妈一起送孟屿宁去初中报道,公交车行驶在马路上,宋燕萍告诉雪竹“你以后自己上学也是搭这辆八路车,在童州市第一小学下车,”然后又指着窗户外告诉雪竹,“看到没,就是这一站。”

    雪竹转头,她所就读的第一小学到了。

    校门口特别热闹,这一站停站,车上下去不少人。

    “哥哥的旭华中学就在你学校前面两站。”宋燕萍说。

    雪竹点头“记住了。”

    公交车又往前面开了两站,旭华初中到了。

    雪竹跳下车,看了眼校门,来报道的都是个子比她高很多的哥哥姐姐。

    她憧憬的看着这群初中生。

    按照学校摆在大门口的教学楼地图,他们很快找到了孟屿宁的班级。

    孟屿宁的班主任是个笑起来特别亲切的中年女人,手上拿着学生们的报道资料,一个个认真的核对。

    “你是孟屿宁对吧”

    孟屿宁点点头“嗯。”

    之后便不说话了,安静的站在原地等班主任的下一个问题,班主任抬头看了眼孟屿宁,很快推测出这个学生的性格,接着看向和孟屿宁一起来的一家人。

    “爸爸妈妈和妹妹一起陪你来报道啊,”班主任笑着说,“真好。”

    孟屿宁想说不是,宋燕萍却先一步对班主任说“老师,我们宁宁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放心放心,我看了你儿子的小升初成绩单,虽然是在外地考的成绩,但是相当不错,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小少年被夸,腼腆的抿起唇。

    “你妈妈很漂亮啊,”班主任夸道,“妹妹也长得很可爱。”

    宋燕萍嘴上谦虚说哪有,其实心里在想今天这裙子没白穿,这妆没白化。

    雪竹没她妈妈那么会装,小嘴高兴的翘起来。

    九月一号报道,九月二号正式开学,陪孟屿宁报完道,一家人又折回第一小学帮雪竹报道。

    雪竹一路上不断的问“滢滢会跟我一个班吗”

    俩口子都当没听见,一看就是之前被问烦了。

    “滢滢是谁”孟屿宁问。

    听雪竹一直念滢滢,他也有些好奇。

    宋燕萍说“是小竹幼儿园到学前班的好朋友,叫祝清滢,两个人从学前班开始就一直黏在一起,所以她读小学还想和人家一个班。”

    到了班级,雪竹踮着脚到处看。

    突然一道兴奋的声音响起。

    “小竹”

    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只有雪竹机智的睁圆了眼,更兴奋地回应着。

    “滢滢”

    两个小孩那样子跟好多年都都没见似的,不顾一切的朝着对方跑过去,然后用力的抱在一起。

    “小竹”

    “滢滢”

    “我们一个班耶”

    “嗯嗯我们一个班”

    “我还以为我们不会被分到一个班,吓死我了。”

    “我也是,我妈妈让我多拜拜菩萨,观音菩萨真的很灵”

    兴奋完,两个小女孩又感动涕零的望着对方,诉说着自己如果没跟对方分在一个班,她们互相会有多难过。

    大人们在旁边看得乐呵呵的。

    这时祝清滢的妈妈也走过来,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说“祝清滢没开学的时候每天就在家里念着说要跟小竹一个班,吃饭也在说睡觉也在说,洗澡的时候还在说。”

    宋燕萍说“我家这个也一样。”

    冷静过后,祝清滢看着和雪竹一起来的少年。

    “他叫孟屿宁,”雪竹给好朋友介绍,“他是孟爷爷的孙子,暑假的时候搬到我家对面了。”

    雪竹的书包里经常有糖,每次分给祝清滢的时候,就会告诉她这是隔壁的孟爷爷送的,所以祝清滢知道孟爷爷是谁。

    祝清滢想起之前小竹请她吃的那些糖,小声问“那这个哥哥也会给你买糖吃吗”

    雪竹叹气,咧开嘴给祝清滢看,语气难过“我牙掉了,长出新的之前吃不了糖了。”

    祝清滢抓错重点,高兴地说“如果你吃不了可以全都送给我吃。”

    雪竹“”

    报完道回家的路上,雪竹一直抿着唇,神色凝重不说话。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她不高兴,爸妈没空理她,觉得她肯定又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个人生闷气了。

    只有孟屿宁牵着雪竹的手问她“你怎么了”

    雪竹看着孟屿宁,刚想开口诉说自己的委屈,却被爸妈兜头一盆凉水浇下。

    “宁宁你别理她,三天两头就这样,过会儿自己就忘了。”

    恶言一句六月寒,于是雪竹越来越生气,越来越难过。

    回家的时候,雪竹二话不说跑回自己的房间,为了发泄自己的怒气,她还特意重重关上了门,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生气了。

    雪竹父母留孟屿宁在家吃午饭,顺便还让孟屿宁把他爸叫醒过来一起吃。

    老孟还在睡,直到儿子过来叫才惊呼“已经中午了”

    收拾过后父子俩坐在邻居家等开饭,老孟扫了眼客厅,随口问道“怎么没看到小竹出去玩了”

    宋燕萍指了指紧闭的房门“生气了。”

    “生什么气”

    “不清楚,”宋燕萍说,“小孩子想一出是一出。”

    带着儿子过来蹭饭的老孟觉得心里头过意不去,对孟屿宁欸了声“去哄哄你妹妹。”

    宋燕萍觉得没这必要,摆手说“不用麻烦宁宁,别惯着她,等吃饭了她自己就知道出来了。”

    从厨房端菜过来的裴连弈正巧听到这话,有些无语“不是我说你,你这当妈的也太冷漠了。”

    宋燕萍斜了眼丈夫,说“你这个做爸的不冷漠,女儿要买百来块的玩具你都给买,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到时候她要买更贵的我看你怎么办。”

    裴连弈无奈“我不给她买她就趴地上打滚,别人路过的都停下来看,我都不好意思了。”

    宋燕萍说“她在地上打滚你就任她滚,你直接走,她看你走了就爬起来了。”

    “那她要是不起来怎么办我就把她丢在那里不管”

    “不可能的,”宋燕萍肯定道,“你女儿精着呢。”

    夫妻俩教育孩子的方式不同,一争起来就没完,清官难断家务事,老孟一个老粗爷们更不知道该怎么插嘴,只对儿子说“你先去把你妹妹哄出来吃饭吧。”

    孟屿宁起身,离开了这纷扰的大人世界。

    他敲了敲雪竹的门,没应,孟屿宁又试着按动门把手,却发现门其实没锁。

    门被打开一条缝,孟屿宁没有进去,隔着门叫她“小竹。”

    “嗯。”里头的人闷闷应了声。

    “我进来了。”

    “嗯。”

    孟屿宁推门而入,雪竹正躺在床上,双手举着娃娃玩,见他进来了也没多大反应,继续玩自己的。

    他撑着床沿弯腰问她“怎么还在生气”

    雪竹撇嘴“我没生你的气。”

    “那你在生谁的气”

    “祝清滢,”她连好朋友的小名也不喊了,可见有多生气,“她太没有良心了,我要跟她绝交。”

    刚刚在学校碰到的时候明明还跟人好得像一个人似的,这么快就又要跟人绝交。

    孟屿宁蹙眉,不太懂。

    但他还是接着问了下去“她怎么没有良心了”

    被问到了点子上,雪竹立刻坐起来生动地给孟屿宁还原了当时的情景,还指着自己缺着的门牙说“她没掉牙了不起吗她还想问我要糖,哼,就算我没掉牙齿我也绝对不会送给她吃,我明天去学校就跟她绝交。”

    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发泄过后,雪竹冷静下来,很快就不生气了。

    她想了想还是先不要跟祝清滢绝交,因为班上现在她还只认识祝清滢一个人,如果跟祝清滢绝交的话就没人跟她玩了。

    孟屿宁安静听妹妹发泄完,接着牵她下床出门吃饭。

    雪竹父母早已停止了争辩,招呼他们过来赶紧坐过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裴连弈无意间问起关于孟屿宁开学后的伙食问题。

    当爸爸的早晚班颠倒,中午饭可以在学校食堂解决,晚饭去哪儿吃实在是个问题。

    老孟不以为然“给他钱他自己会去外面买盒饭吃。”

    “吃盒饭怎么行,外面炒菜用的油都是地沟油,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宋燕萍皱眉说。

    裴连弈说“要不这样吧,以后晚上宁宁就在我们家吃饭。”

    老孟摇头拒绝“不行,他现在又不是要人喂饭的小孩,都读初中了吃个饭还要人管着。”

    依旧是你来我往的说了几句,最后老孟提出每个月都要给雪竹家伙食费,裴连弈说不用,老孟执拗非说不能让孟屿宁在他家白吃,裴连弈又说都是邻居不用将客气。

    “亲兄弟还明算账,”老孟不耐烦地啧了声,“伙食费就一定要给。”

    裴连弈俩口子对视一眼,知道这是老孟的底线,只得妥协。

    雪竹的注意力全在电视上,对大人的话自动过滤,大人们说了一大堆,结果无非就是以后宁宁哥哥就在她家吃晚饭了。

    “吃饭吃饭,”宋燕萍用筷子敲了敲女儿的碗,“再盯着电视看不吃饭我就把电视关了你信不信”

    雪竹低头赶紧吃了几口饭。

    裴连弈看了眼电视,都觉得奇怪“这西游记你都看了一个暑假还没看完”

    雪竹说“九九八十一难哪有那么快就能看完的”

    裴连弈说“就二十多集啊,加上新拍的续集也就四十多集。”

    “怎么可能”雪竹反驳,“有八十一难,至少有八十一集而且第一集孙悟空刚从石头里蹦出来还没取经呢。”

    裴连弈顿时哑口无言,不知该怎么辩解。

    宋燕萍和老孟都没参与这场无聊的辩论,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她说八十一集那就八十一集吧。

    雪竹又问孟屿宁,想从他这里找到认同感“宁宁哥哥你说西游记有多少集”

    孟屿宁皱着眉,神思疑虑,风牛马不相及地说了句“我觉得这个唐僧好像和前几集长得不一样了。”

    “啊”

    雪竹看着电视上正在念紧箍咒的唐僧,这集孙悟空好可怜,明明白骨精是坏蛋,可是唐僧就是不相信孙悟空的话,还要赶孙悟空出师门。

    她最讨厌看的就是这一集,太虐心了。以往每次电视台放到这一集她都是直接跳过,可是别的台现在没有好看的电视剧,所以她只能勉强忍着揪心看下去。

    看孙悟空被师父赶走,就好像她自己被赶走一样。

    超级讨厌这一集的唐僧。

    她一眼也不愿意多看。

    “有什么不一样的。”她扁嘴嗤道。

    不都是披个红袈裟骑个白龙马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