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深情人设不能崩[无限] > 第39章 怪奇公寓

第39章 怪奇公寓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夏至:“”

    所以,高中的时候,“易云擎”暗恋“夏至”甚至写过情书,但“夏至”并不知情,因此没有赴约

    然后呢

    一般人冒着大雨等了一夜,暗恋对象没有出现,自己因此大病一场会是什么反应

    总不可能特别开心,特别愉快,觉得自己的暗恋对象很体贴吧

    更何况“易云擎”还是一个相当记仇,上演了一出复仇大戏的男人。

    夏至心想,对于欺凌过他的兄弟姐妹,“易云擎”选择以牙还牙,那么辜负过他的暗恋对象呢

    他没有理会那句调侃,而是问:“后来呢”

    同学:“什么后来”

    “他生病之后,再回到学校,是什么反应”夏至说,“我当时没有印象了。”

    同学心里吐槽,你问你男朋友不是更快,手上还是老老实实打字:“也没什么特殊反应啊。可能是觉得你拒绝他了吧,后来也没来问你。不过你们俩之前也没怎么说过话,所以当时宋景书一说,很多人不信,你们一个在三班一个在十七班,平时能有什么交集”

    “不过我现在信了,易云擎这人,还真是长情。这么多年过去,又把这段暗恋给续上了。”

    夏至:“”

    真像这位同学脑补的这么简单,那他手机的钢琴曲录音,隐藏的九号公寓的住所,又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这世上可不止有“一往情深”的剧本,还有“因爱生恨”的剧本呢。

    夏至打算明天去九号公寓一趟。

    但问题是,有易云擎在,他要如何“秘密行动”、“打探消息”

    不过

    他看向易云擎,对方正倚靠在沙发上,发觉他的视线,对他微微一笑。

    夏至:“”

    他觉得,易云擎会很配合才对。对于这件事,他不是一向乐见其成吗。

    叶玫回到502,一进门便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张旭东在她身后关上门,郑秉行见状问道:“怎么了”

    只是打听消息,不至于这么疲惫吧

    叶玫摇摇头,她是心累。

    她把姒为民出轨的事一说,潘娜娜笑了:“这不正好吗”

    叶玫:“”

    潘娜娜:“我说的不对吗他跟我们目标是一致,都是杀死婴灵啊。”

    “叶姐,你站在耿白雨的角度想,当然觉得他狼心狗肺,可是nc的爱恨情仇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完成任务就好了呀。”

    “不对。”叶玫没被她绕进去,“他想杀的可不是婴灵,而是孕妇,哪来的目标一致”

    潘娜娜翻了个白眼:“对付孕妇不就是对付婴灵了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叶姐,你不会同情一个nc吧”

    “她的遭遇再悲惨,再可怜,也不过是一堆冷冰冰的数据罢了,跟我们玩家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她脸上露出一抹讥诮的微笑,“耿白雨的经历,让你感同身受啦”

    叶玫:“”

    她没有反驳,潘娜娜的话一针见血,戳中了她的要害。

    进入游戏前,叶玫有一个相恋多年,谈婚论嫁的男朋友,男朋友表面上爱她,背地里却出轨她的表妹,两人合伙谋夺叶家的家产。

    虽然叶玫发现的及时,两人没有得逞,但这些糟糕的回忆还留在她的脑海中,时不时要跳出来膈应她一下。

    叶玫承认,耿白雨的遭遇确实让她想起了那些不愉快的回忆。

    潘娜娜神情得意:“我看啊,我们也没必要阻止姒为民,我还嫌任务时间太长了呢,让他帮忙减少几天不好吗”

    叶玫:“”

    她瞥了潘娜娜一眼:“你脑子有问题吗哪有人嫌任务时间长的”

    这种限时任务,难道不是准备越充分越好

    她不再多说,转身道:“我去叫赵柔上来。”

    晚上出事频率高,不能让赵柔落单。

    赵柔

    潘娜娜看着她的背影,冷冷一笑。

    那个怯弱的女人低着头,跟在叶玫身后回到了502。

    潘娜娜不过扫了她一眼,便专心地涂起了指甲油。

    她确实没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没想到第二天,她却给了她一个“大惊喜”。

    “娜娜,快醒醒,赵柔自杀了”

    这个女人拿水果刀,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

    潘娜娜:“”

    她想起第一次看到这对小夫妻时的场景,两人正在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互相指责对方偷用物资、守夜时间分配不均看起来感情并不好,但遇到危险时,两人却愿意把活命的机会留给对方。

    “求你了我妻子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能力,如果你想制作傀儡,还是选我好了”

    “不,你不要听他的,他哪有什么特殊能力,不过能堆点沙子他身体不好,病怏怏的,不是制作傀儡的好材料,还是选我吧”

    两人跪在她面前,眼中带着难以遮掩的恐惧,却极力想为对方争取一个“生”的机会。

    好难得啊,潘娜娜笑了,如此恩爱的一对夫妻,为什么要分开呢

    她把他们都做成了娃娃。

    “以后好好相处,可不要再吵架啦。”她注视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拍拍手。

    新出炉的两个娃娃并排站着,僵硬地答道:“是。”

    于是他们成了感情极好,从不吵架拌嘴的一对夫妻,可潘娜娜没想到,一个娃娃报废,另一个也不能用了。

    真不愧是“恩爱夫妻”啊。

    潘娜娜撇撇嘴,说道:“真烦,流了这么多血,把地板都弄脏了,张旭东,你把她的尸体拖到402去吧。”

    张旭东应了一声,血迹一路绵延,小夫妻的尸体最终在402重逢了。

    潘娜娜看着孙乐朋那具无头的尸体,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主意。

    或许,这个娃娃还有用处。

    夏至来到九号公寓楼下。

    这栋楼紧挨着七号公寓,清晨,有不少上班族从里面走出来,正打算去上班,还有一些晨练的人,正从外面回来。

    他走进公寓,302门前的地垫上落满了灰尘,这里的住户好像许久不曾回来过。

    但是问了公寓里的住户,302是有主人的。

    “大概是一年前吧,听到过装修的声音,但是没见人来住过。”

    一年前,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时间。

    夏至可没忘记,“自己”也是一年前搬进来的。

    他看向易云擎,对方神情泰然自若。

    夏至大胆地提出自己的诉求:“我能去你家里看看吗”

    “当然可以。”易云擎嘴角上扬,“欢迎你来。”

    易云擎住在八号公寓601。

    夏至听见六楼,心里一动,“易云擎”腿脚不便,为什么会选择六楼的房子

    要知道,公寓里可是没有电梯的。

    一路上楼,易云擎拿钥匙开门。

    房间内空空荡荡,一览无余,透着独居男人的清冷气息,墙纸也是单调的白色,家具也不多,最引人注目的大概便是放在客厅的一家施坦威三角钢琴了。

    钢琴

    夏至想起手机里的几十首钢琴曲。

    可不太对啊,假如那些钢琴曲真的出自这里,他是怎么拿到那些录音的

    易云擎坐在琴凳上,他说:“我下班之后,很喜欢坐在这里一边弹琴,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

    说着,他的手放在琴键上,摁出了一支欢快的铃儿响叮当。

    窗外的风景

    夏至走到窗前,一低头,看见楼下来来去去的人群,小区的绿化带,再向前,七号公寓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

    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客厅和卧室两个小时前,他刚刚从那里离开。

    从六楼向下看,视野相当开阔,可以将对面301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夏至:“”

    易云擎站在他身后,贴近他的耳边:“看,风景很不错吧”

    这简直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

    男人的胸口覆在他的背后,几乎把他整个圈进怀里,夏至一阵不自在,仿佛一只被抓住了后颈的猫猫,感觉好像被掌控住了要害,一股危险的预感迎面而来。

    “咳。”他清了清嗓子,力图回归正题:看你浓眉大眼的,居然也是一个偷窥狂

    易云擎接收到夏至谴责的目光,轻笑了几声:“你猜,为什么彭佳浩说他妈妈讨厌我们”

    夏至:“”

    我们我和你

    彭娟讨厌偷窥狂不错,“易云擎”也确实有偷窥行为,彭佳浩说两人都是坏蛋所以,“夏至”也是偷窥狂

    那他“偷窥”的是谁九号公寓的302可302根本没住人啊。

    夏至脑海里一团乱麻,他想起手机中的录音,难道不是偷窥,是偷听

    所以系统会说“嘘,小声一点,可千万别被其他人发现了。”

    可偷听隔壁302弹钢琴还算合理,偷听对面公寓弹钢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知道弹钢琴的人是“易云擎”吗

    这其中存在许多谜团。

    但不管怎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段延续至今的“暗恋”晦暗、病态、见不得光,像阴雨天被雨水浸湿的墙面,透着湿漉漉的水汽

    夏至的心也好像浸透了雨水的海绵,变得沉甸甸的。

    他忍不住道:“如果面前有一个沙堆就好了”

    那样他可以直接把脑袋扎进去,什么都不必思考,让他放松一会儿。

    易云擎哑然失笑,他愉悦地说:“别着急,你想不想参观一下我的卧室”

    夏至:“”

    你不对劲,朋友。

    易云擎的视线不曾偏离,直直地落在他的脸上,等待他的回答。

    夏至:“”

    这时,摇着大蒲扇的陈老头出现在他视线当中,他眼睛一亮,迅速说道:“你看,那不是陈老头吗正好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卧室还是留到下次再参观吧。”

    这招转移话题可不怎么高明,不过易云擎还是大发慈悲放过了他:“好。”

    小鸵鸟还可以在沙子里多埋一会儿。

    陈老头正在公寓前摇着蒲扇听收音机呢,冷不防前面走过来两个“煞星”。

    陈老头:“”

    真是诸事不顺,流年不利,他出门的时候该看一眼行事历的

    他抄起小马扎就想跑,然后被易云擎堵住了。

    另一个青年眉眼弯弯,笑得别提多和气了:“陈叔,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一向乐于助人,肯定不会拒绝我们对吧”

    陈老头:他什么时候乐于助人了乐于助人的不是你吗

    内心腹诽着,他脸上迅速扯出一个笑容:“那是当然,你问吧,问吧。”

    夏至:“你好像很看不惯六楼的贺波儿,为什么”

    之前两人面对面时,陈老头说话很是阴阳怪气,话里话外暗示贺波儿心里有鬼。

    “哎呀”陈老头猛地一拍大腿,“这可不怪我,这老婆子做事就不地道”

    他说:“你来七号公寓的时间不算短,肯定知道彭娟曾经被她老公一家打上门的事吧当时那家人能找到彭娟家,全靠贺波儿指路”

    陈老头说,指路这件事,还可以说她不了解情况,好心办了坏事。

    可后来那家人上门泼狗血泼油漆,贺波儿还好意思劝彭娟,让她跟她老公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她的意思是:再怎么样,那个人也是你的丈夫啊,一家人哪有隔夜仇

    夏至:“”

    陈老头窥看着他的脸色:“你也觉得她挺过分的是吧还不止呢,上去七八年,她在居委会工作的时候,遇上被家暴的女人,老是劝人家别离婚,忍忍就好了,然后被人家娘家人骂得狗血淋头。”

    “这人啊,她老公死得早,看见别的有老公的女人,就觉得人家比她幸福,比她走运,也不看看那些男人都是什么货色。”陈老头撇撇嘴。

    易云擎嗤笑一声,意思很明显:你也有资格说这种话

    陈老头:“”

    他讷讷地说:“唉,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我对小娟是真心的啊”

    真心不真心另说,陈老头刚才这番话,暴露出一件事,他很早就在关注彭娟了。

    那么

    夏至直截了当地询问:“彭娟的前夫出事,到底是不是意外”

    如果说有什么能称得上彭娟的秘密,那必然是前夫一家的事故了。从那件事后,她的人生便迎来了转折点。

    陈老头张口结舌:“这,这”

    他不想说的,可是易云擎在一旁双手抱臂,似笑非笑,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心理压力,夏至也目光灼灼地看向他,非要得到一个答案。

    真是一对狗男男

    陈老头身子越缩越矮,他说:“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当时我记得事故发生时那天,那家人去小区对面的小餐馆吃饭,据说是喝多了酒,没看清路,然后撞上了大货车”

    他越说越小声:“但出事前,我看到彭娟跟餐馆老板见面,还塞给他厚厚的一叠钱”

    那么多钱,总不可能是在结账吧

    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彭娟买通了老板,特意把前夫一家灌醉,导致他们出了意外。

    夏至静静地听完他的话,总结道:“你的意思是,当年彭娟前夫出事,彭娟出了一份力。”

    他发现这件事,从此便捏住了彭娟的把柄,他发骚扰短信时总要提上一句,他享受着恐吓这个女人,掌控她喜怒哀乐的快感。

    由此可见,人确实不能做亏心事。谁知道哪里会有一双眼睛,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呢

    系统提示音响起:“支线任务怪奇公寓中的秘密,完成度:37。”

    陈老头小心翼翼地问:“你还有什么问题我可以走了吧”

    “最后一个问题了。”夏至说,“你有没有看见凯琳”

    这几天无论是白天黑夜,凯琳都没有出现。

    陈老头如释重负:“这个啊,你去找李文应该能遇上她。说起来,李文这几天没找上你,可都是她的功劳”

    迎上易云擎的目光,他连忙改口:“当然,有这位在,他要是敢来找你,肯定是有来无回”

    说着说着,他忽然往前一指:“哎,你们看,那不是贺波儿和她儿媳妇嘛”

    夏至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与耿白雨站在一起的不止有贺波儿,还有一个陌生的,提着出诊箱的女性。

    “那是肖兰,一个妇产科医生。”

    丢下这一句,陈老头便快快地溜了,他还不忘带上他的小马扎,并决定最近一个月都不要出门了。

    肖兰不止一个人,她的女儿小慧正站在她身边,四人正聊着天,气氛颇为融洽。

    不远处,张旭东正指着她,对叶玫说道:“对对,就是她,她手上系着一条红绳,上面带着一颗转运珠”,,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