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深情人设不能崩[无限] > 第36章 怪奇公寓

第36章 怪奇公寓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402,叶玫安慰了赵柔几句,赵柔只是呆呆地流着眼泪,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

    “砰、砰”

    楼下传来皮球撞击地板的声响,赵柔的神情突然发生了变化。

    “叶姐是彭佳浩肯定是他把我老公的头拿走了”赵柔声音嘶哑,“我老公那天回来就说皮球有古怪,捧在手里像一颗人头,他想丢掉,皮球却粘在他手里似的”

    孙乐朋没有招惹其他鬼怪,只有彭佳浩对他特别有兴趣,一定是他

    她的眼中漫上仇恨,却又迅速灰暗下去,即使小男孩真的是凶手,她又能怎样她根本对付不了他,不仅不能为丈夫报仇,连他的头都拿不回来。

    一想到这,她悲从中来,抱着丈夫又哭了起来。

    叶玫:“”

    死亡游戏就是如此。

    无处不在的鲜血尸体,司空见惯的生离死别,常伴身侧的死亡危机一回头,仿佛可以看到死神正拖着镰刀,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叶玫听过一个笑话,在死亡游戏里,亲人会抛弃你,朋友会背叛你,爱人会离开你,只有死神,它永远对你不离不弃。

    呵,她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潘娜娜嫌弃赵柔哭声太吵,早就离开了,叶玫看了一眼赵柔,这种事总要当事人自己看开,旁人无法干预。

    501,姒为民倒了一杯热水:“妈,喝口水,压压惊。”

    贺波儿的脸色是真的难看,她接过水杯抿了几口,嘱咐道:“这件事先不要跟小雨说,吓着她就不好了。”

    姒为民应下了,他犹豫道:“妈,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杀人的真的是鬼吗”

    他打量着贺波儿的神情,迟疑地吐出那个字眼。

    贺波儿叹了口气:“我活这么大岁数,反正是没见过鬼。我估计呀,凶手可能就在502那些人里,他们也不上班,整天在小区里闲逛,打听一些有的没的,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人死了还说什么声音都没听到,我看啊,搞不好是他们闹了矛盾,所以联合起来把人杀了”

    姒为民脸色一白,要真是这样,凶手就在对门,那他们岂不是很危险

    贺波儿拍拍他的肩膀:“你别急着害怕,我也只是猜测,一切等警察来了再说吧。”

    耿白雨这时走出房间,睡眼惺忪:“妈,老公,502发生什么事了”

    贺波儿和姒为民对视一眼,贺波儿笑道:“年轻人总爱一惊一乍的,不是什么大事。”

    她关切道:“小雨你睡饱了吗要不要再去睡个回笼觉,宝宝快要出生了,你可不要委屈自己”

    耿白雨摇了摇头:“妈,我知道,不过我现在不困了。”

    贺波儿想起今天发生的事,迟疑片刻:“那妈先回去了,今天还没有给菩萨烧香呢。”

    她回到601,佛龛里,身穿甲胄,手持金刚杵的韦陀菩萨横眉立目,威势凛凛。

    贺波儿点燃三炷香,虔诚地跪拜,嘴里念叨着:“万邪不生,妖魔不侵”

    夏至回到302,还在思索那个问题:如果于豪不是凯琳杀的,那么杀死他的人是谁

    已知七号公寓现在有五人变成了鬼怪,不对,还有一个,夏至看了易云擎一眼,差点把他忘了。

    不过易云擎的嫌疑暂且可以排除。

    陈老头、李文、彭娟、彭佳浩,这几人,无论是谁,跟于豪的交集都不多,有的甚至一句话都没说过。

    那么于豪到底是触发了怎样的死亡条件

    他沉吟道:“从于豪脖子上的掐痕来看,杀死他的应该是一个女鬼,不过前提是”

    “前提是那掐痕不是伪造的。”易云擎默契接上。

    夏至点头,线索太少,他一时没有头绪。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邵毓芬”。

    夏至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尖细的女音:“喂,夏至啊,妈跟你说件事。”

    不需他回应,电话那头的女性便自顾自说着:“最近你弟要去c城上大学了,我寻思着你不就在c城,正好,让他住在你租的房子里,省了住宿费不说,两兄弟住在一起,还能互相照应一下。”

    “你把朝阳的房间收拾出来,可不能让你弟弟睡在背光的小房间里,平时给他洗洗衣服啊做做饭啊,他问你要钱你也给点,我们就不给他生活费了,反正大学生也花不了多少钱,是吧”

    夏至:“”

    这是他的妈妈

    看来原身的亲子关系有些糟糕,对方的语气,与其说是提议,不如说是吩咐。

    邵毓芬还在说着:“还有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对象了。上次你不是说看中了隔壁的姑娘嘛,你们进展怎么样她是不是本地人家里有没有房车要是条件好,结了婚还可以多帮衬一下你弟,要是条件不好,那我可不同意。”

    夏至:“”

    这话听起来实在偏心,可夏至顾不上深究,脑海中只回荡着邵毓芬那句“上次你不是说看中了隔壁的姑娘嘛”。

    他隔壁的姑娘彭娟

    易云擎便看见青年瞪圆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他轻轻笑了几声,这手足无措的模样,好像一只受惊的花栗鼠,可爱。

    夏至控诉地瞪了他一眼,他反应很快,捂住手机听筒,小声说道:“301的住户暗恋彭娟”

    等待片刻,系统提示音没有响起,他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不是真的。

    他松开听筒,邵毓芬狐疑的声音传来:“夏至你在听吗我跟你说,你弟周五就过去了,你得提前去车站接他,听到没有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不情愿都是一家人,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

    都是一家人,可你的心眼却要偏到天边去了。

    原身会成为一个不懂拒绝别人的“老好人”,是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吧。

    夏至微微叹了口气,他语气变得急促了些:“当然不是了,我特别愿意,弟弟能早点来那就更好了”

    “”邵毓芬更狐疑了,她自己偏心,自己心里有数。

    在她设想中,面对她的要求,青年应该是不情不愿,但又拒绝不了她,最后勉强答应,而不是如此积极。

    然后她便听到夏至说道:“妈,你不知道,我们公寓这两天发生了两起命案,死了三个人,还有人说是厉鬼作祟,我一个人住正觉得不安全呢,弟弟来得正好”

    邵毓芬:“”

    夏至的话在她脑子里过了一圈,她破口大骂:“什么正好你真是丧了良心了公寓里那么危险,你还盼着你弟弟去住,有你这样当哥的吗我当初就不该把你从垃圾桶里捡回来,你这个白眼狼”

    “嘟嘟”电话挂断了。

    夏至哑然失笑,还真是双标。

    这一通电话,让他稍微了解了一下原身的身世:养子,母亲偏心,想把他培养成一个“扶弟魔”。

    原生家庭的冷漠,让他养成了“讨好型人格”,对他人有求必应,可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快乐,反而增添了不少烦恼。

    他没有朋友,跟同事关系也一般,家人的关系更不必说。

    他会因此觉得孤独,想要得到来自他人的关怀与温暖吗他的生活单调乏味,暗恋的对象会是喜欢热闹的类型吗

    夏至揣摩着原身的性格,目光渐渐投向客厅的另一方向。

    隔壁

    不止七号公寓的302可以称作“隔壁”,九号公寓的302也是“隔壁”啊。

    易云擎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唇角勾起,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小渔夫距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耿白雨在床上翻了一个身,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后背的衣服也湿了一大片,身上又湿又黏。

    “老公”她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把午睡的她热醒了。

    耿白雨检查了一下空调:“停电了”

    她看一眼手机,没有停电通知:“还是跳闸了”

    七号公寓里有两个电闸,一个在一楼一个在四楼,四楼的电闸上有四到六层的电力开关,于是耿白雨穿上鞋子,扶住楼梯,慢慢向下走。

    402的房门虚掩着,内里传来若有似无的抽泣声,她的记性很好,当即便分辨出那是502的一位住客。

    “怎么了你没事吧”她推开门,轻声询问。

    映入她眼帘的是两具狰狞的尸体,一具眼球暴凸,一具头颅不翼而飞,正被一个哀哀哭泣的女人抱在怀里,画面阴森可怖,耿白雨的心脏顿时停跳了一拍。

    “啊”

    女人的尖叫声响起,下一刻,一道凄厉的婴啼声紧随其后,响彻整栋七号公寓。

    玩家收到系统提示:“任务倒计时:四天。”

    叶玫:“”

    “出事了”夏至与易云擎对视一眼,迅速来到四楼。

    他们的速度比叶玫快一些,只见耿白雨正倒在402门外,双目紧闭,好像昏了过去。

    叶玫也赶到了,她问赵柔:“怎么回事”

    赵柔懵懵的:“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坐在那儿,什么都没做,她直接推开门,看见我后大叫一声,就变成这样了”

    虽然她有些语无伦次,但夏至听明白了:耿白雨被放在402的两具尸体吓晕了过去。

    可能是判断母体面临危险,婴灵再次使用了能力。

    时间跳到了周三。

    他打开手机,上面的日期证实了这一点。

    耿白雨此时还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夏至:“帮帮忙”

    易云擎挑了挑眉,走过去将她抱了起来,501的房门还开着,他将耿白雨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夏至轻声唤她:“耿姐,耿姐”

    耿白雨缓缓醒转,迷茫地看着她家客厅里的一群人:“你们”

    你们怎么会在我家

    夏至说:“我们发现你在四楼晕倒了,你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之前”耿白雨回忆了一下,“哦对,家里突然停电了,我是打算去看一眼电闸的”

    至于怎么会晕倒,她却一点都不想起来了,难道是中暑了

    电闸

    夏至心里一动,他说:“耿姐,为了安全着想,以后出门还是让姒哥陪着你吧。”

    耿白雨有些不好意思:“我以为下个楼没事的,老姒不在,可能是去买菜了吧。”

    夏至给她倒了杯水,离开501后,他对易云擎和叶玫示意:我们去看一下电闸。

    易云擎检查了一番,说道:“人为断闸的可能性很大。”

    跳闸的原因无非那几种,短路、过载、漏电。

    501里只开了一台空调,过载的可能性不大,漏电保护器上的复位按钮没有突出,也并非漏电,易云擎按下开关,没有再次跳闸,排除了短路这一原因。

    那么,只剩人为关闭开关了。

    叶玫反应很快:“有人想害耿白雨”

    那人知道耿白雨独自在家,特意关闭电闸,把她引来楼下,目的便是让她看到四楼的尸体,受到惊吓而流产

    她脑补到这里,暗自心惊,到底是谁处心积虑地想要害一个孕妇呢他她的动机是什么

    她甚至想的更远,耿白雨之前出事,会不会也并非意外

    易云擎:“那人知道尸体被放在402。”

    夏至:“他她还知道耿白雨一家人的动向。”

    这两个条件将嫌疑范围缩小到玩家、耿白雨一家当中。

    这时,张旭东从外面回来,他一路小跑上楼,面色潮红,兴奋得不得了,他说:“叶姐,你知道我刚才看见什么了吗我刚才看到姒为民跟一个女人搂在一起”,,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