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深情人设不能崩[无限] > 第35章 怪奇公寓

第35章 怪奇公寓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夏至昨天睡得有些晚。

    他心里一直记着要探究原“夏至”和“易云擎”的关系,因此重新翻了一遍手机和电脑。

    比起当下的年轻人,原身的生活相当枯燥,他不追剧,不打游戏,不关注主播,甚至音乐都很少听,但在手机自带的音乐a上,记录着他最近播放的几首钢琴曲。

    水边的阿狄丽娜、雨中漫步、sur、星星小夜曲、致爱丽丝

    奇怪的是,这几首本地音乐并非下载,全部是录音。

    正式弹奏钢琴曲前,演奏者会来一段调试钢琴的前奏,有时是小星星,有时是玛丽有只小羊羔,还有洋娃娃和小熊跳舞满满的童趣,让人会心一笑。

    夏至不知不觉就把这些钢琴曲听完了。

    不过问题是,这些钢琴曲的演奏者是谁是现实中认识的人吗

    不会是易云擎吧

    他戴着耳机听钢琴曲时,这个人便坐在旁边,一副“我知道你在做什么并且我很期待你的反应”的神情,夏至:“”

    易云擎这表现,就好像一个正在等待学生答卷的监考老师,又或是给恋人准备了“惊喜”,等待他去探索的男朋友。

    不过在他看来是“惊喜”,在夏至眼中就不一定了。

    夜深了,他在夜的钢琴曲温柔的乐声中,渐渐沉入梦乡。

    然后一大早,便被尖叫声吵醒,随后得知了孙乐朋与于豪的死讯。

    赵柔抱着丈夫的尸体哀哀哭泣着,眼泪断了线一般啪嗒啪嗒滴落在尸体的衬衣上,洇湿了好大一片。

    她怀中的尸体头颅不翼而飞,只留下空荡荡的脖颈断面,断裂处皮肤撕裂,伤口并不规则,就好像

    夏至轻声道:“有人硬生生地拔掉了他的头。”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这不是游戏,也不是演戏。

    玩家的死亡是真正的死亡,代表着一条鲜活生命的逝去,见到这一幕,他的心脏灌了铅一般,沉甸甸的。

    易云擎安抚地摸摸他的头,替他问道:“昨晚你们没人察觉到异常”

    一点响动都没有听见

    叶玫摇头:“我问过了,没有。”

    睡在孙乐朋身边的赵柔都毫无察觉,更别说其他人了。

    另一个死者是于豪,他眼球凸起,舌头伸出,脖颈上有着明显的掐痕,凶手的指甲甚至深深陷入他的肌肤,留下了半月形的血印。

    张旭东喃喃道:“是陪酒女,一定是那个陪酒女,她被掐死,所以用同样的手法来害人”

    他越说越大声:“一定是她你们看于豪脖子上的指甲印女人才会留这么长的指甲”

    夏至:“”

    真的是凯琳吗可她为什么要对于豪下手

    孙乐朋又是怎么一回事

    尖叫声不仅引来了他和易云擎,贺波儿、姒为民也出现在了门口。

    姒为民脸色煞白,贺波儿见到这一幕,握紧了手中的佛珠,念了好几句佛。

    过了一会儿,陈老头竟然也出现了。

    他看到夏至和易云擎,嘴角抽了抽,大概是回忆起了那一晚先是被易云擎踹掉头,又被彭娟四分五裂的惨烈经历。

    陈老头心想自己真是欠的,来凑什么热闹,撞见这个煞神了吧

    他下意识想跑,结果被易云擎一个眼神定住,立刻脚步一转,默默走到离两人最远的角落。

    陈老头的脖子和四肢上还有一圈不规则的纹路,那是撕裂后再弥合的痕迹,不过在衣服和松弛的皮肤遮掩下并不显眼。

    夏至的目光落在他的脖颈上,再看一眼孙乐朋,陈老头的头与身体分家,孙乐朋的头不翼而飞,两者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

    贺波儿的目光扫过两具尸体,颤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女鬼索命喽。”潘娜娜满不在乎地摆弄着手指,她绘声绘色地描述了昨天他们是如何发现尸体,尸体死状如何可怖的场景,把贺波儿骇得后退一步,姒为民连忙扶住了她。

    “你是说,凯琳死后变成鬼把人杀了”贺波儿强撑着询问。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潘娜娜笑了。

    叶玫皱眉道:“凯琳有什么理由杀于豪”

    昨天于豪只是站在一旁,没碰过凯琳的尸体,也没有说过冒犯她的话,比起于豪,冲进房间里乱翻的潘娜娜死亡概率都大得多。

    陈老头呵呵一笑:“鬼杀人还需要理由吗还不是想杀谁就杀谁”

    “照你们说的,她被男人杀了,想报复所有男人不也很正常吗”陈老头说,“这倒让我想起了小时候隔壁村发生的一件事。”

    陈老头出生的村子叫大陈村,隔壁村子叫小陈村。

    小陈村里有一个叫陈有为的男人,好赌好酒,喝醉了还总是打老婆,他老婆呢,也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每天辛苦干活赚钱替他收拾烂摊子,没多久便累出一身病去世了,留下一个小女儿,只有八岁。

    陈有为老婆死了,他不到一年就娶了新老婆,新老婆性格彪悍,小女儿在她手底下讨生活,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

    “什么大冬天赶去河边洗碗,每天要打五十斤猪草,一天只给一碗稀粥都不算什么。”老陈头啧啧感慨,“这后妈还打人呢”

    用的是手臂粗细的棍子,对着小孩儿劈头盖脸一阵乱打,有时候不用棍子,用放牛的鞭子,直把小女孩抽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

    这小陈村里的人,没一个不说后妈心肠歹毒的,但也没一个愿意多管闲事的。孩子亲爹亲爷奶都不管,他们何苦惹麻烦上身。

    到后来,后妈还是嫌小女儿在家碍她的眼,要把她嫁给村口六十多岁的老瘸子,彩礼都收了,小女孩那时候才十岁,一时想不开,当天晚上就投井了

    “后来呀”陈老头嘿嘿一笑,“那地头上再也没有小陈村啦头七那天,小女儿把一村人都杀了那血腥味,一个月都没散干净人人都说她含着怨气呢怨气上头,哪管你无不无辜”

    “”贺波儿开口了,“老陈,都什么年代了,还宣扬封建迷信哪。”

    姒为民低下头,头一次见到他妈脸色如此难看,比刚才见到尸体还难看几分,贺波儿继续说道:“这世上哪里有鬼不过是有人在故弄玄虚罢了。”

    陈老头直盯着她:“奇了怪了,你自己每天烧香拜佛的,反倒说我封建迷信”

    贺波儿徐徐叹气:“我信佛不过是求一个心安罢了,要说这世上真有鬼,那我是不信的。”

    陈老头嗤笑一声,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他还不清楚

    他说:“有时候啊,真鬼反而不吓人,人心里要是有鬼,那才叫可怕呢”

    贺波儿:“”

    姒为民:“妈”

    贺波儿转移话题:“不管怎样,还是先报警吧。”

    她拨打了报警电话,跟之前一样,电话里满是刺啦刺啦的电流声,接线员说着立刻赶到,然后没了声音。

    估计是电话信号不好吧,贺波儿心想。

    她说:“我们先回去了,毕竟待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小雨在家里也该等急了。”

    姒为民点点头,两人离开后,陈老头也想开溜,他偷觑了易云擎一眼,见男人没反应,抬腿就往外走。

    张旭东见状有些狐疑:“他怎么一副很怕你们的样子”

    易云擎似笑非笑:“他有把柄握在我们手里,害怕我们宣扬出去,当然要躲着我们了。”

    陈老头:“”

    换了一个副本,易云擎说瞎话的功力丝毫没有退步。

    陈老头在心里呸了一口,快快地溜了。

    这时,潘娜娜开口了:“尸体放在这里,大夏天的,没多久就要臭了,到时候502还能住人吗”

    她的意思是,要把尸体都搬到402去,郑秉行点头,张旭东犹豫,赵柔只顾着哭,丈夫的死去仿佛将她的灵魂一同带走了。

    叶玫叹了口气:“那就搬吧。”

    来到402,凯琳的尸体果然不在了。

    张旭东激动道:“我就说人是她杀的她变成鬼了她杀了于豪”

    夏至沉默不语,他仍然觉得这件事非常古怪。

    他看向易云擎,对方默契地领会了他的意思:“待会儿我们去二楼一趟。”

    叶玫追了出来,她有些犹豫:“你们还愿意继续帮忙吗”

    她没忘记青年见到尸体时一瞬间苍白的脸色。

    普通人见到尸体、鲜血,直面死亡,想要退缩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她向青年寻求帮助时,可是承诺过不会遇到危险的,现在可说不好了。

    没想到下一刻,青年毫不犹豫地点头了:“当然了,我们一定要调查出真相,才能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

    他的面色仍有些苍白,但语气十分坚定,在叶玫眼中,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正闪烁着灼人的光彩,漂亮得惊人。

    叶玫:“”

    她的心脏砰砰地鼓噪起来,当然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因为见到了理想的存在,发出由衷的赞叹与惋惜怎么你偏偏不是我的队友呢

    她看一眼真正的队友,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的赵柔,神情不耐烦的潘娜娜,凑到潘娜娜身边献殷勤的张旭东,一脸木然魂游天外的郑秉行再看一眼夏至,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叶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jg

    夏至告别叶玫,往楼下走。

    下楼梯时,易云擎见他心情仍有些低落,一边给他的小渔夫顺毛,一边低声道:“不必伤心,在进入伊甸园之前,他们便已经死了。”

    现在还活着的玩家,也不过是依靠着神明的施舍苟且偷生罢了。

    死亡才是他们真正的归宿。

    夏至低着头,因此没有看到这一瞬间,易云擎的表情冷漠得可怕。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我明白,我只是需要适应对,适应一下。”

    他很快就可以调整好心情的。

    易云擎抚摸着他的头发,夏至突然按住他的手,他仰起脸,一本正经地说道:“下次能换一个地方吗再这样下去,我如果真的秃了,必定有你一份功劳。”

    易云擎哑然失笑:“好,那你想让我摸哪儿”

    最后几个字被他含在舌尖,声音放得极轻,一股无形的暧昧氛围顿时蔓延开来。

    夏至浑然不觉,他摊开手,指了一下自己的手心:“你看,这里是劳宫穴,据说揉按这里有清心安神的功效,下次按这里好了。”

    易云擎:“”

    夏至奇怪道:“你在按自己的手”

    易云擎似笑非笑:“我觉得我现在急需清心安神。”

    那四个字他加了重音。

    夏至:“哦。”

    小动物的直觉告诉他,他这时最好一句话都不要说。

    两人来到二楼,以往经过201,可以听到穿透房门的刺耳的游戏声,可今天201门外却分外安静。

    夏至敲了敲门,大概一分钟后,门打开了一道缝,李文隔着门缝,目光阴沉沉的:“干嘛”

    大热天的,他竟然穿了一件高领衬衣,扣子还扣到最上面一颗,仿佛一点都不怕热似的。

    察觉到夏至的视线,他不自在地隔着衣服抓挠了几下脖子,有些烦躁:“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夏至眉头微皱:“402的凯琳出事了,你知道吗”

    “哈她出事了”李文神情夸张,“出什么事了这我怎么会知道”

    “她被人杀害了。”夏至静静地看着他。

    “被人杀害了”李文语气更夸张了,“这种不正经的女人,会被人盯上也不奇怪吧说不定是她勾引男人太多,遭到了报复”

    夏至打断他的话:“可我没说凶手是一个男人啊。”

    李文:“”

    他结巴了一下:“不,不是男人,还能是女人”

    “我也不确定。”顶着李文“你耍我”的目光,夏至微微一笑,“现在凶手还没被抓到呢。”

    他接着说道:“所以希望你能一些线索,前天夜里,你有没有听见奇怪的响动”

    “什么奇怪的响动”李文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她凌晨下班,啪嗒啪嗒上楼的声音算不算”

    夏至:“”

    他沉默了,这简直是狼人自爆一样的发言。

    凯琳上下班穿的是软底的运动鞋,门口的一地的鞋子里也没有一双高跟鞋,这种鞋子走路时声音普遍比较轻。

    况且,如果凯琳真的每天凌晨都啪嗒啪嗒地上楼,恐怕早就被楼里的住户投诉了。

    最重要的是,沉迷游戏,游戏声音还如此之大的李文,如何听见凯琳“啪嗒啪嗒的上楼声”的

    李文注意到夏至的目光,神情突然凶狠起来:“怎么,你不会怀疑我吧”

    他说:“我可一直在房间里打游戏,什么都不知道,那婊子被人奸杀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夏至扯了扯嘴角:“我好像只是说凯琳被杀害了,没有说她被强暴过吧”

    李文:“”

    “去你妈的,老子口误不行吗”

    易云擎原本静静地依靠在门边,看小渔夫跟人交涉,此时一把拽住李文的手,硬生生把他从门后拖了出来。

    他脸上挂着笑容:“我这人呢,最听不得别人说脏话,如果有人污染了我的耳朵还不道歉,那我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万一把他的头打飞,吓到别人就不好了,对吧”

    他语带威胁。

    李文:“”

    他挣扎了一下,可男人的手犹如铁钳一般,力道大得仿佛能把他的胳膊捏断,他相信对方确实能把他的头打飞了。

    李文怂了:“对,对不起。”

    易云擎微笑着:“你该对谁道歉”

    李文哽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对夏至说了一声“对不起”。

    易云擎这才放手,李文下一秒便迅速缩回201,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夏至眼尖,那一瞬间看到他身后闪过一道红色的影子。

    他说出自己的发现,易云擎也说了一句:“李文已经死了。”

    他刚才抓住他的手时,没有感觉到脉搏。

    “所以,李文是杀害凯琳的凶手。”

    夏至可以想象,那晚李文尾随凯琳上楼,或者说一早便埋伏在了她家,趁其不备袭击了凯琳,然后,为了误导其他人,他在墙上印满了婴儿的小手印或许是午夜的婴啼声,让他生出了这个灵感。

    “然后,凯琳死后化为鬼怪,杀死了李文。”

    夏至微微皱眉,昨天半夜,凯琳杀了两个人

    “她杀李文是为了复仇,杀于豪的原因是什么”夏至不解。

    他与易云擎对视着,脑海里突然生出一个想法,两人异口同声:“或许,于豪并非是凯琳杀死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