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深情人设不能崩[无限] > 第24章 怪奇公寓

第24章 怪奇公寓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夏至的语气、神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说出来的这话,也真是把青年气得不轻。

    对方眼睛瞪得老大,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吞不下去,差点把自己噎死。

    噎人的那位还径直走了。

    夏至走到三楼,听见他打电话的咆哮声“别送了别送了我不买你送来我也不会给钱的”

    他耸耸肩,打开了房门。

    明天还要上班呢,夏至可没闲心关注青年如何与商家扯皮。

    对门小男孩儿的哭声不知何时停了,他回到卧室,床铺的,被单洗得发白,被子棉絮都有些散了。

    周围的摆设也透着一股过时的气息,原主真的是一个标准的不会过日子的单身男青年。

    夏至不禁摇头,幸好是夏天,被子不保暖也没关系,他躺在床上,睡意朦胧,迷迷糊糊地想这游戏唯一的好处,就是治好了他的失眠

    他的失眠是老毛病了,从小就有。

    不仅入睡困难,而且睡着了中途能醒好多次,每次都是被噩梦惊醒,但一醒,又完全不记得噩梦的内容。

    只是那种不安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头。

    但在游戏里,他完全没有这种困扰,总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多么奇怪。

    夏至意识缓缓下沉,进入了梦乡。

    夜深人静,小区乘凉的人渐渐散去,昏黄的路灯下蚊虫汇聚,一只野猫偶然经过,叼着一只死老鼠钻进了草丛里。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划破浓重的夜色,响彻整个小区。

    正吃着夜宵的野猫身子一歪,立刻倒了下去。

    宝恩集团。

    凌晨一点钟,加班的人纷纷离开,办公楼的灯陆陆续续熄灭,前台还守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手机,嘴里嘟囔着“大半夜的,谁还待在公司里不走啊。”

    系统显示,还有一个办公室仍在使用状态。

    这时,一个身穿蓝色清洁工衣服的男人经过,拎着水桶进了大厅,前台扫了一眼“王哥,你还没走”

    男人闷闷地应了声,压低帽檐,迅速走进了电梯。

    前台不知道,水桶里放着的并非她以为的清洁工具,而是一把锋利的剔骨刀。

    男人径直按下五十层的按钮,那里,唯一亮着的一间办公室里,新上任的总裁还未离开。

    有人花一百万买他一条命。

    男人是个熟手,他脚步放得很轻,动作又很迅速而熟练一只手捂住目标的嘴巴,一只手将刀尖送进他的心脏,目标还未来得及挣扎,便抽搐了几下,失去了呼吸。

    男人习以为常地甩了甩刀尖上的血液,平静地原路返回。

    整个过程不到十五分钟。

    但他前脚离开,后脚倒在地上的那人便再次睁开了眼睛。

    易云擎缓缓从地上起身,捂住胸口。

    这具身体刚死不久,还算灵活,没有变得僵硬,但他一站起来就发现了不对,这人的右腿先天短了一截。

    落地窗上映出这具身体的面容,右脸被一块巨大的伤疤所覆盖,左脸却迅速变化,被他的五官同化。

    身份证、签名、户口簿那人原本的姓名,都被“易云擎”这三个字取代。

    他获得了一个合法身份。

    前台哈欠连天,一低头,看到系统提示全部办公室已关闭,她终于可以下班了。

    电梯门徐徐开启,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中走出,他行走得有些缓慢,走路姿势也与常人不同,前台一眼认出,这是新上任的总裁先生。

    “易总再见。”她下意识说道。

    易云擎微微颔首,前台望着他的背影,今天易总心情好像很不错

    “叮铃铃”

    手机铃声把夏至从睡梦中唤醒,一看时间,早上八点。

    他九点上班,公司距离相当近,只与小区隔了一条街,花在通勤上的时间大大减少。

    于是他不急不忙地起床、洗漱、吃早餐,八点四十准时出门。

    然后,他发现对面302的大门虚掩着,一个小男孩正趴在门后,直勾勾地盯着他。

    小孩儿的眼睛瞳仁很大,黑黝黝的,几乎填满了整只眼睛,看起来颇为诡异。

    “哥哥。”他突然开口,稚嫩的童声在楼梯间回荡,“浩浩的球要掉下去了,你帮我捡一下好吗”

    说话间,他脚下的皮球一骨碌滚了出来,滚过夏至脚下,一阶一阶滚下楼梯,最后落在二层半的平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砰”

    夏至耳朵动了动,皮球落地的时候,没有弹起,反而沉重地撞在地上,就好像里面塞了某种重物。

    “哥哥。”小男孩见他不动,脸上写满央求,“妈妈不让我出家门,你帮帮浩浩好吗”

    夏至“”

    皮球和小男孩都透着一股古怪气息。

    小心起见,他弯下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不好,你听这声音,它都漏气了,不能要了,我看还是让它待在那里,哥哥再给你拿一个新皮球好了。”

    夏至不等小男孩开口便回到301,躲开他的视线后,从背包里拿出素描本,在上面迅速描画出一个皮球。

    片刻后,夏至抱着一个橘色的皮球走了出来。

    他顶着小男孩哀怨的目光,将皮球放在他的脚边,并没有将球直接递给他,从头到尾没有与小男孩产生丝毫接触,可以说是相当谨慎。

    “哥哥要赶去上班了,希望你跟新球玩得愉快,再见。”

    闻言小男孩的脸拉得越发长了。

    他脸色这么难看,果然不去捡球是正确的,夏至步伐轻快地离开了。

    小男孩“”

    他一脚踢飞了橘色皮球。

    夏至经过一楼,一个身穿白汗衫,大裤衩的老头正搬着一个马扎坐在楼门口,跟他打招呼“小夏,今天起晚了”

    夏至应了声,迅速走远了。

    八点五十分了,他可不想第一天就上班迟到。

    老头看着他的背影,下一刻,一个橘色皮球骨碌碌滚了下来。

    老头“”

    这栋楼里只有一个小孩儿,皮球的主人不作他想。

    小孩儿和他妈妈住在302,那女人二十几岁,年纪轻轻做了寡妇,命不

    好,长得倒挺漂亮。

    说话柔声细语,一身皮子又白又嫩,还爱穿着裙子在人面前晃荡

    想到302的女主人,老头坐不住了,他捡起皮球往三楼走去。

    “浩浩”老头一笑,露出一嘴黄牙,“你妈妈不在家怎么放你出来玩啦”

    公寓里的人都知道,彭佳浩的妈妈看儿子看得可紧,从来不让他自己单独出门。

    小男孩对他一笑,笑容阴森森的“我妈妈今天在家啊。”

    他脚下的皮球骨碌碌滚到老头脚边“爷爷,你能帮我捡一下皮球吗”

    这还不是举手之劳。

    老头弯腰捡起皮球,摸到皮球的那一刻,只觉触手滑腻,好像人皮一样。

    他吓了一跳,差点甩手把皮球丢出去。

    “爷爷”小男孩奇怪地看着他。

    老头一愣,那感觉转瞬即逝,仿佛错觉一般,留在手心的仍是橡胶粗糙的质感。

    年纪大昏了头了

    他自嘲一笑,把皮球递给小男孩,眼睛一直偷瞄着他身后的门缝,想要窥看那一抹芳影。

    于是他自然没有发现,小男孩注视着他,嘴唇扯动,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夏至赶在最后一分钟到达了公司,在主管不善的目光中,找到工位坐下。

    小职员的工作很简单,整理数据,制作图表,联系客户依照身体本能,他顺利地处理完了手头工作。

    去茶水间时,几个员工正在八卦。

    夏至听了一耳朵,他们在说宝恩集团的家族斗争。

    宝恩集团董事长姓宋,全名宋宝恩,当年白手起家挣下偌大一份家业,可谓枭雄一般的人物。

    可这枭雄,在男女关系上可是混乱得很,连带着私生子女也是一大串。

    那么多子女,都想独占这一份庞大家业,自然争斗得很凶,但谁也没想到,最后的赢家却是一个瘸子。

    “不仅瘸,还丑呢”说话人眉眼乱飞,“他脸上好大一块疤,听说是小时候被大房长子推倒,磕在石头上留下的。”

    “你们在说什么,说得这么起劲”主管出现在门口。

    说话人“”

    他讪讪地住嘴,贴着墙缝溜了。

    其他几人也打着哈哈,一个接一个找借口走了。

    只剩下无辜旁听八卦的夏至,又被主管瞪了一眼。

    夏至“”

    “这么闲我这里还有几份报表,你都做了吧,下班之前给我。”他说。

    夏至“”

    行吧。

    这就是社畜的生活吗他终于亲身体验到了。

    他做着报表,主管还要在一旁监工,生怕他偷懒。

    到了下班时间,还有两份报表没有做完,主管道“这么一点工作都做不完,你效率怎么这么低这报表我明天就要用,你就是今晚不睡觉,也得把它做出来”

    这就是故意刁难人了。

    夏至眉头一皱,正要开口,视线突然凝住了。

    整个办公室突然变得非常安静。

    “”主管意识到不对,一转身,只见新上任的总裁正站在他的背后。

    “易总,您怎么到这儿来了”他连忙换上一张笑脸。

    “我来接人下班。”易云擎勾起唇角。,,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