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深情人设不能崩[无限] > 第23章 怪奇公寓

第23章 怪奇公寓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最后, 男朋友还是帮忙把人埋了。

    剧本封存倒计时,还剩十五分钟。

    夏至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啦,擎哥,感谢你带来如此精彩刺激的剧情,我会经常回顾这个剧本的。

    周遭的一切渐渐淡去,变成一个纯白的空间,可易云擎仍站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原本蒙在他眼睛上的一层阴翳褪去, 露出一双漆黑无比的眼眸。

    夏至“”

    他沉浸在剧本中时,并没有发现不对。

    古宅的主线和支线是很明晰的。

    主线古宅凶案,一群人意外被困在山顶古宅中,凶杀案频频发生,探险者相继死去,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探险者不断寻找线索, 最终找出真相,破坏神像, 逃离古宅。

    支线忠诚的恋人,夏摇光与易云擎是一对貌合神离的情侣。夏摇光被柳渡劝说,意图害死易云擎, 占有他的家产, 但人性中的善恶是流动的。他可以向恶, 配合柳渡的计划。也可以向善, 向易云擎坦白真相。

    玩家在逐渐了解内幕后, 便面临着这一选择。

    这些, 夏至都有所预料,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易云擎变成了鬼怪。

    编剧一定是受到雪山困境的启发,才会一拍脑袋想出这样的剧情。

    双方都是鬼怪,一方是并不多么熟悉的队友,一方是朝夕相处,并且多次帮忙,救过他好几次的“男朋友”

    夏至该如何选还用说吗

    但他实在没想到,易云擎竟然不是剧本中的角色。

    “你是玩家”他惊讶道。

    难道易云擎跟他一样,同样在玩空白剧本,然后拿到了“男朋友”这一角色

    现在想想,或许易云擎早就露出了端倪,难怪他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帮忙,只是夏至那时以为是系统设定,再加上他忙于主线任务,一直没有深究。

    本以为是一个人的独角戏,没想到有人在跟他同台表演,而且势均力敌,这感觉相当奇妙。

    夏至想说,朋友,演员这一职业了解一下

    “我并非玩家。”

    没想到会得到否定的回答,夏至“”

    不可能啊,不是玩家,剧本封存,你怎么还能留在这里

    易云擎嘴角上扬“你还记得死亡囚笼吗”

    夏至当然记得,星之光不就是空白剧本与死亡囚笼的联动作品吗

    古宅是这联动作品里的一个剧本。

    “如果我说,这世上真的存在一个死亡游戏,人死之后便会被拉进来,从此成为主宰者的奴隶,通关一个个副本,只为谋求一个复活的机会呢”

    夏至“”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游戏一开始,王兴也说过类似的话。

    他并不傻,所以轻易领会了易云擎的意思死亡囚笼就是这样一个游戏,玩家在其中挣扎求生,鲜血是真实的,死亡也是真实的。而他玩了死亡囚笼的联动作品,因此也进入了这个“死亡游戏”当中。

    这也太荒诞了,虽然古宅体验是很真实,但这世上怎么可能存在操纵生死的游戏

    他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你也被邪教洗脑了”

    易云擎不急着说服他,只是微微一笑很快,青年就会知道他所说的是真是假了。

    “但如果,真的被卷进了死亡游戏,你要怎么做”他弯下腰,那双黝黑的眼眸仿佛有魔力一般,直直地凝视着他。

    夏至不知不觉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退出星之光后,立刻在手上写一句戒掉游戏提醒自己”

    易云擎“”

    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大笑“好,你尽可以尝试一下。”

    他也很好奇会得出怎样的结果。

    他拿出一枚银链穿起的戒指,随意地将它戴在夏至颈上,仿佛那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儿。

    “期待与你下次见面。”

    这时,时间终于走到了最后一秒,易云擎的身影渐渐消失,只有他唇边的微笑,深深地印在了夏至的脑海中。

    “呼”

    他从游戏舱中坐起,意识还不清醒,但总记得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循着记忆,夏至拿起笔,恍惚着在手心中写下一行字。

    然后,他慢慢将这行字读了出来“食用去籽火龙果,可以治疗失眠”

    禾绿开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青年正坐在桌边,面前放着一个白心火龙果,他正用牙签小心翼翼地将黑籽挑出,一旁的纸巾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小黑点。

    “你在做什么”她诧异道。

    夏至“”

    如果他说,他只是一时无聊,禾绿会相信吗

    禾绿当然是不信的,她连连叹气“唉,都怪我没本事,联系不到工作,让你在家都憋坏了”

    夏至下意识看了一眼日历,距离戏份杀青那晚才过去三天。

    他的经纪人未免太有上进心了。

    上进心无比强烈的经纪人说道“不过我正好打听到,ry之前的代言人出了丑闻,品牌方正急着寻找新代言人,老板不是跟ry负责人是旧识嘛,然后我就软磨硬泡,要来了这次面试机会。”

    ry是一个中端的珠宝品牌,以夏至现在的咖位,自然是够不上的。

    不过事在人为,禾绿对自家艺人充满了信心。

    夏至想要争取的资源,只要资方别横插一杠,就没有拿不到手的。

    这也是她总是觉得自己耽搁了夏至的原因。如果夏至换一个更有手腕,资源更多的大经纪人,想必早就一飞冲天了。

    下一刻,禾绿嘴里被塞了一口火龙果肉,一回神,夏至正含笑看着她“别胡思乱想,大经纪人可看不上我这样的倒霉鬼。”

    禾绿“”

    她心知肚明,小夏哥是为了安慰她才这么说的。

    “谁说你是倒霉鬼的”她一叉腰,很有气势地说道,“这次我们就推翻这个谣言好吧”

    事实证明,fg是不能轻易立下的。

    试镜当天,禾绿在ry总部见到了她目前最看不顺眼的一个人陈星洲。

    他身边的助理换了一个,还多出了四个保镖,跟在他身后,牢牢地护着他,排场相当大。

    禾绿“”

    陈星洲见到他们,径直走了过来,目光牢牢黏在夏至身上“好久不见,你也是来参加ry代言人的面试的”

    也

    陈星洲背靠金主,怎么会看上ry这种中端品牌

    禾绿愣了一下,立刻想通了其中关节肯定是他打听到夏至要来面试,所以特意来截胡的

    对了一半。

    陈星洲确实是特意来的,不过不是为了截胡资源,只是想知道夏至怎么没死的。

    他本以为把邀请函丢给他,夏至也会被鬼怪缠身,无论参不参加游戏,都会凄惨地死去。

    怀着这样隐秘的心理,陈星洲一直偷偷关注他,得知他三天没出门,心里还有一丝窃喜果然起作用了。

    替死鬼,替死鬼,你死了,我没死,真是太好了。

    然而没高兴太久,他就得知了夏至要参加ry面试的消息。

    怎么会

    他急匆匆赶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夏至。即使在众多美男美女当中,他仍是最好看,最出众的那个。

    陈星洲“”

    他心里陡然不平衡起来。

    他顶着禾绿不善的目光,试探问道“我推荐你的那款游戏,你玩了吗”

    陈星洲推荐的游戏

    如果往人背包里随便塞海报也算推荐的话,夏至想起来了,不就是星之光嘛。

    “嗯。”他点点头。

    陈星洲不敢置信,那可是死亡游戏,他态度怎么这么平淡

    “感觉怎么样”他继续试探。

    “还可以。”夏至随口道。

    他脑海里隐约有一个“很精彩”的印象,剧情倒是记不太清了。

    陈星洲“”

    他意识到不对“你玩的游戏名字叫什么”

    “星之光啊。”夏至奇异地看着他,“不是你塞的信封吗”

    陈星洲都能脑补出他在想什么“这个人年纪轻轻,脑子怎么不太好”。

    陈星洲都顾不上挽回自己形象了,他喃喃道“怎么会是星之光”

    不是死亡囚笼吗

    他掏出手机,搜索星之光,搜了好几次,什么都没搜到。

    趁此机会,禾绿悄悄拉着夏至离开了,她说“他看起来精神状况不太好啊,黑眼圈那么重,粉底都遮不住,我们还是离他远点,小心他发疯。”

    夏至赞同地点头。

    等陈星洲一抬头,人早就走了。

    他忿忿地攥紧手机,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夏至不会在耍他吧

    等着瞧,他不好过,其他人也别想舒坦

    碰见陈星洲这瘟神,禾绿就有一种今天不会顺利的预感。

    她的预感成真了。

    没过多久,负责人出现,告诉他们,今天的面试提前结束了,因为ry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禾绿深吸一口气“是陈星洲吗”

    负责人耸耸肩“是的。”

    以陈星洲的咖位,ry是要捧着他的,他愿意做代言人,那其他人选就没有考虑的必要了。

    禾绿“”

    夏至拍拍她的肩膀“没关系,就当来这里参观了,起码ry中午的自助餐味道很不错。”

    此言一出,负责人笑了“那下次欢迎你再来参观。”

    他跟夏至交换了联系方式。

    回去的路上,禾绿惋惜道“老板都说asen很少给人联系方式的,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要不是陈星洲横插一杠,这个代言你肯定能拿到的”

    “别拉着一张脸了。”夏至眉眼弯弯,丝毫不见一丝负面情绪,“小心生皱纹。”

    禾绿可做不到像他一样乐观,她嘟囔道“要是我能中彩票,一夜暴富就好了。”

    到时候,想给小夏哥安排什么资源就安排什么资源,ry这样的不够资格,royo的代言人还勉勉强强

    “叮铃铃”

    正畅想着,她的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按下接听键,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喂请问是禾绿小姐吗”

    禾绿应了一声,只听那人说道“你好,我是新河事务所的蒋律师,我的委托人燕女士去世了,她留下遗嘱,将遗产赠与你名下的艺人夏至夏先生,因为没有找到他的联系方式,所以冒昧联系你”

    “嘟”

    禾绿没等他说完便挂断了“现在的骗子都这么不走心吗”

    “骗子”夏至有些好奇。

    “对啊。”禾绿嘲笑道,“一个自称律师的人,说有人把遗产留给了你,这种骗术早就不流行了好吗还说自己的委托人姓燕,你哪里认识姓燕的人”

    燕

    夏至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可仔细一想,他认识的人中,确实没有燕姓。

    大概真的是骗子吧。

    他没放在心上,然而很快,禾绿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次电话是老板打来的“快,你快带夏至来公司一趟”

    老板语气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禾绿小心翼翼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三言两语说不清。”老板催促道,“反正是好事,天大的好事你们快点过来就行,对了,车也不要开得太快,注意安全啊。”

    她与夏至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写满了茫然。

    好事

    什么好事能让老板如此激动,难道有国际名导看中小夏哥,要带他去拍电影

    禾绿不切实际地想。

    到了公司说是公司,其实是一个小工作室,老板是一个富二代,对工作室业务不太上心,经常一整天都蹲在电脑桌前玩游戏。

    不过人家人脉广,叔叔是常彩娱乐公司股东,手指缝里漏下来一点资源就够这小工作室舒舒服服地运转下去了。

    所以禾绿对老板的“不上进”毫无怨言。

    这次,她一进公司,罕见地发现老板竟然没有在电脑桌上前玩游戏,反而老老实实地站在会客室门口,一见到他们不,准确的说,是见到她身后的夏至,立刻眉开眼笑“小夏,快快快,快进来,律师正在等你呢”

    禾绿“”

    律师

    刚接了一个骗子电话,她正警惕着呢“律师找小夏哥有什么事”

    “好事啊。”老板满脸笑容,“他的委托人留下一笔遗产,指名赠与夏至”

    这不是那个骗子的说辞吗他竟然找到公司来了

    禾绿急道“老板,你怎么会上这种当那是一个骗子小夏哥根本不知道什么燕女士啊”

    “燕女士”老板一愣,“可他的委托人是易先生,不是燕女士啊。”

    而且徐律师怎么可能会是骗子呢他可是天水律师所的金牌律师,帮他叔叔处理过好几个棘手的官司,叔叔对他推崇有加。

    禾绿一听,也愣住了。

    “你说的燕女士是怎么回事”

    禾绿喏喏道“在老板你打电话前,我还接了一通电话,那人自称新河律师所蒋律师,说有一位燕女士将遗产赠与夏至”

    两人面面相觑,又看向夏至。

    夏至“”

    他摇摇头,无论是燕女士还是易先生,他都不认识。

    老板领他进了会客室,徐律师笑容异常热情“您就是夏至,夏先生吧”

    夏至点头“我是。”

    徐律师笑得更灿烂了,他说,他的委托人留下遗嘱,将遗产,包含不动产、古董、基金、股票加起来总共二十亿的资产,全部赠与夏至。

    夏至“”

    禾绿捂住嘴巴,她是会言灵吗刚许愿一夜暴露,一大笔遗产就从天而降

    而且是二十亿,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一个数字

    过了一会儿,那位蒋律师也赶来了,燕夫人留下的遗产是平分给三人的,赠与夏至的是五千万。

    禾绿“”

    说实话,五千万也很多了,但是跟二十亿一比,就不那么让人激动了。

    夏至看着文书,微微皱眉“你们确定没有找错人”

    这两个人他都不认识。

    燕女士的遗嘱上写着感谢他帮忙完成心愿,易先生就更古怪了,他说的是“赠与我的爱人”。

    可夏至分明没有谈过恋爱啊。

    两个律师都笑了“当然没有。”

    数额如此庞大的一笔遗产他们都能搞错的话,那就不必在这一行混下去了。

    徐律师说道“其实您认不认识易先生、燕女士并不重要,只要您在文书上签字,遗产就是您的了。”

    “”

    陈星洲一回到家,就把自己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他行程本来就紧,前段时间的工作一直挤压到今天,又多了一个ry的代言,过几天还要拍宣传片

    他开始后悔争一时之气把这代言接下来了。

    反正没有鬼怪缠着他了,他管夏至出没出事干嘛真是欠的。

    不过也是对方太气人了,还拿一个不存在的游戏哄他,这他能不上头吗

    陈星洲利落地把锅摔到夏至头上。

    手机嗡嗡作响,一直有人在给他发消息,他漫不经心地打开微信。

    “陈哥,你知道吗今天圈子里可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个跟你一起演雨夜的小明星,叫夏至的那个,继承了一大笔遗产,突然暴富了”

    “”陈星洲坐起来了。

    一大笔遗产有多大

    “靠足足有二十亿啊老子做梦都不敢想的一个数字听说是有一个富豪暗恋他,临死前把所有遗产都留给他了妈的,我怎么遇不上这种好事”

    而且据说夏至还不认识那个富豪,见都没见过他,人家就爱他爱得死心塌地的,电影都不敢这么拍。这件事太戏剧性了,还没过夜,就几乎传遍了整个娱乐圈。

    估计今天晚上要有人恰柠檬恰得睡不着了。

    陈星洲“”

    这其实是谣言。

    因为夏至还没有在文书上签字。

    两位律师都不太理解,徐律师笑了笑“夏先生可能需要时间好好冷静一下”

    夏至确实要冷静一下。

    骤然暴富,一般人会是什么心态狂喜激动

    可他好像都没有,只是有些茫然,可能是数字太过庞大,让他没有真实感。

    他看了一眼文书,那位易先生,全名易云擎。

    夏至默念着这个名字,一丝熟悉感袭上心头,他问道“有他的照片吗”

    “当然有。”徐律师将照片递给他。

    照片上的男人五官深邃,浓眉薄唇,天生一副桀骜不驯的长相,他唇角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黝黑的眼眸直视前方,目光仿佛能够穿透照片,直直地看进观看者的心底。

    夏至“”

    看他怔住,徐律师体贴道“这是他的遗物,按理来说也是您的东西,这张照片您拿走吧。对了,您什么时候改变主意,想在文书上签字了,只管给我打电话就行。”

    “好的。”夏至轻轻应了声。

    律师一走,禾绿激动地说“小夏哥,你发达了”

    她已经掐了自己好几把,证实自己没在做梦了。

    她现在有一轱辘的话想说“小夏哥,你为什么不立刻签字啊你真的不认识这两个人吗你有了钱,还会继续做演员吗”

    夏至连忙喊停这些问题,他都还没想好呢。

    与此同时,死亡游戏之中。

    周璐璐和方作鹰走到半山腰,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恭喜玩家通关一星副本古宅,奖励结算中”

    四周的风景渐渐褪色,两人的背后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浩瀚星空。

    “加一下好友吧。”方作鹰说道。

    他指导周璐璐打开游戏界面,找到个人空间,说道“在这里可以休息,三天后,你跟我再进一个一星副本。”

    周璐璐点点头,方作鹰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她也进入个人空间,这是一个三十平的小房间,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周璐璐探索一番后,收到了副本奖励“星光值1,金钱五千万”

    五千万是燕夫人给出的报酬。

    虽然金钱不是在副本中作用不大,但乍然看到这么多钱,周璐璐还是激动了好几分钟。

    激动完,就有点空虚了。

    她打开玩家论坛。

    “今天a家和b家又在星界中干架了,坐标32,88,想围观的速来”

    “挂一个骗子老玩家,说是带人过副本实则拿人当炮灰,萌新玩家千万擦亮眼睛”

    “理性讨论傀儡女是不是瘟神,有她在的副本玩家总是全军覆没”

    “新人报道,来分享你的第一次副本经历吧。”

    周璐璐点进“新人报道”帖,里面有许多玩家分享自己的初次副本经历,当然,不能直接说出副本名字,也无法剧透,否则会被删除禁言一条龙服务。

    周璐璐忽然生出一股倾诉欲“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的第一次副本经历,这个副本死了很多人,包括我的好朋友,只有我跟一个老玩家活了下来副本难度挺高的,但是有一个nc特别厉害,真相都是他推理出来的,副本boss也是他想办法打败的,我跟老玩家直接躺赢了”

    发出去后,得到了很多回复“好假,一星副本有什么难的我当初一星副本随随便便就通关了好吗”

    “一星副本死了很多人是你们太菜了吧我从来没听说过死亡率高的一星副本,肯定是有人作死了,作死没药医。”

    “只有我一个人想知道那nc姓什么吗不要打全名,系统不允许,你告诉我他姓氏就行了,说不定哪天我就遇到了呢。”

    很快有人回复这人“新人编瞎话你也信真有这种带玩家躺赢的nc,我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好吧”

    周璐璐“”

    没想到会引来这么多质疑,她一阵无语,回复了一句“姓夏”就退出了帖子。

    她走之后,陆陆续续有人回复,其中一人说道“我忽然想起来了,我朋友曾经跟我说过,真的有一个副本,特别奇特,一上来就让他选一个工具人陪他一起过副本,我朋友弱鸡得一批,选了一个健身教练,全程躲在对方身后通关了副本”

    下一秒,这个回复便迅速被删除了。

    易云擎正在星海中漫步,这是被玩家称之为“星界”的地方。

    副本结束时,玩家会出现在这里,但大多数人都不愿在这里久留,这片星空太庞大,太深邃,待得久了,会有一种即将被它吞噬的错觉。

    一道道流光划过天空,那是听说了a、b两家公会打架,赶去凑热闹的玩家。

    易云擎随手拽住一人,那人扭头就骂“谁他妈敢拽老子,是不是想死”

    看清易云擎的脸后,他闭嘴了。

    这人能在死亡游戏里活这么久,最值得称道的就是拥有一双利眼。就像现在,他清楚地意识到,面前这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有什么是我能为您做的”他讨好道。

    易云擎拎着他的衣领,漫不经心道“把这几年a公会和b公会发生的大事小事都说一遍吧。”

    那人小心翼翼问“这几年”

    易云擎沉吟“近三年吧。”

    副本与星界,两者时间流逝并不相同。

    “”那人愁眉苦脸,“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三年前,a公会出了一个叛徒”

    他说完后,见易云擎神情不辨喜怒,连忙抽回衣领,默默溜了。

    易云擎伫立在原地,思忖了一会儿,还是在老地方留下了一个记号。

    那意思是“速来联络”。

    下一刻,他感应到什么,唇角微微勾起,看向一颗正闪烁着光彩的星星。

    夏至又失眠了。

    可能是今天的遗产给了他太大刺激,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多遍,无论如何都酝酿不出丝毫睡意。

    没有新电影,音乐也无法催眠,他的目光投向游戏舱。

    “好像之前在游戏里睡得不错”他想。

    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他躺进全息舱,打开游戏。

    见到浩瀚星空的那一刻,所有模糊的记忆回笼,夏至“”

    什么“食用去籽火龙果可以治疗失眠”,他明明想写的是“戒掉游戏”。

    而且他现实中收到了游戏奖励燕夫人的遗产。

    游戏可以干涉现实,难道易云擎说的话是真的

    无数疑问在夏至脑海中盘旋,这时,系统提示音响起“玩家通关一星副本古宅,奖励如下星光值1,金钱五千万。”

    “支线忠诚的恋人进度百分之百,奖励如下无法分离的恋人。”

    “夏摇光个人传记一念善恶完成,奖励如下夏摇光的素描本1。”

    夏至注视着第二项奖励无法分离的恋人。

    他点开简介“无论你是恶鬼还是怪物,我都不会离开你”许下了这样的承诺,从此之后,无论你身在何处,恋人总会不远万里,披荆斩棘奔赴而来,到达你的身旁。

    “”这奖励不是很想要,谢谢。

    再看素描本,它的简介上写着夏摇光的素描本古宅中的特殊经历,为它增添了几分奇异的力量。

    画在素描本上的绘物,小到螺丝钉,大到人头骨,只要能真实、合理、完整地呈现在素描本上,将这一页撕下来,它便能立刻出现在现实中。

    乍一看好像特别厉害,实际上限制也多。

    “真实、合理、完整”的意思是,绘物的大小不能超过素描本的尺寸,它是真实存在的物品,不能是幻想造物,必须符合当前的世界观。

    不过这确实是一样有用的道具。

    下一刻,系统的声音再度响起“剧本搜寻中获得二星副本怪奇公寓。”

    “队友匹配中,队伍上限十三人自由匹配完成。”

    几乎与之前一模一样的台词。

    夏至深吸一口气,不管易云擎所说是真是假,这次的剧本都要认真对待。

    下一刻,他的身体开始下坠,眼前再次出现了那片浩瀚美丽的星空。

    这一次,他出现在一个不大的房间内。

    看房间摆设,这是一个独居男人的卧室。

    耳边响起系统的提示音“剧本怪奇公寓。难度二星。标签悬疑、灵异、惊悚、爱情。”

    夏至拿到了人设卡“你的名字是夏至,26岁,美乐公司市场部职员。你是一个老好人,天生不会拒绝他人,总是有求必应,因此生出许多烦恼你有一个暗恋对象,嘘,小声一点,可千万别被其他人发现了。”

    “请牢记一件事人设不可崩塌”

    这次的人设详细许多,但最后一句,实在有些奇怪“嘘,小声一点,可千万别被其他人发现了”

    难道他的暗恋对象很见不得人吗

    怀揣着疑惑,他开始搜索房间,房间里私人物品不多,日记本、相册、同学录一类的物品一概没有。

    电脑和手机中也没有值得关注的信息。

    看来他确实把暗恋对象隐藏得很好。

    好到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都发现不了还有一个暗恋对象。

    夏至环视一周,微微叹气。

    没发现线索,倒整理出不少垃圾,一看时间,周四晚上八点钟。

    小区内灯火通明,不少人在聚在楼下,三三两两地乘凉闲谈,看起来普通而日常。

    他默默观察一番,穿好鞋子,下楼去扔垃圾。

    这栋公寓总共六层,他住在三楼。

    通过灯光可以看出,楼中至少有七户人家。除了他所在的三楼,每一层都只有一个房间亮灯。

    夏至默默看了一会儿,四楼的房间灯光熄灭,不一会儿,一个烫着酒红色大波浪,身穿一身黑色皮裙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化着浓妆,嘴唇涂抹得鲜红,面上却是一脸疲态。

    见到她,一个正坐在马扎上摇蒲扇的老太太响亮地唾了一口“呸,不要脸的小婊子,又要去勾引男人哪”

    女人只当做没听见,径直往前走。

    她经过夏至身旁时,忽然踉跄了一下,眼看就要一头栽倒,夏至连忙扶住了她。

    “谢谢”

    女人垂下头,一看鞋带散落着,脸上不禁显出几分窘迫。

    她穿的裙子太短,一弯腰,裙底便会暴露无遗。

    夏至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不介意的话,我来吧。”

    他全程没有抬头,快速地系好了鞋带,顺手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女人见状,下意识地弯唇,露出一丝笑意。

    公寓中,一双眼睛躲在窗帘后,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女人离开后,原先唾骂她的老太太没看成热闹,脸拉得老长。

    如果是其他人,她肯定要阴阳怪气几句,说那人跟女人有一腿,但夏至,小区里哪个不知道,他就是一个滥好人

    老太太扭过头,蒲扇摇得啪啪响。

    夏至没把这一个小插曲放在心上。

    他刚打算回家,走进楼门,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哭嚎。

    那是一个小男孩的哭声,他边哭边喊着“妈妈,妈妈”

    “吵死了,大晚上的你哭丧呢”有人骂了一句。

    小区外乘凉的大爷大妈不以为然,每天晚上都有这一出,七八点钟,正是教小孩儿做作业的时候,不是这栋楼的小孩儿哭,就是那栋楼的小孩儿哭。

    夏至走到二楼,201的房门忽然打开,一个头戴耳机,满脸痘痘的青年探出头来,不耐烦道“你怎么不上去劝劝”

    夏至“”

    青年眉头皱得仿佛能夹死苍蝇“你不是最爱管闲事吗你家对面那小孩儿哭得吵死个人,你不去管管他要是一直哭,大晚上的让人怎么打游戏,睡觉啊”

    他口吻很不客气,看人时眼睛斜着,对夏至态度轻蔑又随意。

    夏至“”

    他缓缓叹了一口气,状似无奈“唉,可是父母管教孩子,旁人怎么好插手”

    青年嘟囔了一句“哪来的父母,那家只有一个女人”,无赖地说道“我不管,你必须把这件事给我解决了。”

    完全是一副故意找茬的姿态。

    “可以啊。”夏至微微一笑,“这也很简单。”

    他迅捷地抽出青年手中的手机,下单了一副隔音耳机。店铺就在附近,十五分钟就能送到,货到付款。

    一套操作行云流水,青年还没反应过来,夏至就把手机还给了他。

    “以后小孩儿哭闹再也吵不到你了,一劳永逸。”他眉眼弯弯,顶着青年不敢置信的目光感慨道,“不必谢我,我就是见不得别人跟我求助,谁叫我是一个老好人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