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深情人设不能崩[无限] > 深山古宅

深山古宅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太晚了,该睡了。”沉默几秒后,他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

    至于青年怀疑的眼神,不好意思,他是一个盲人,看不见。

    夏至还能怎样,还不是要像一个老父亲那样把他原谅。

    偷偷给自己涨了辈分,心情顿时舒畅多了。

    等他躺在床上,突然有些好笑现实世界里睡不着才来玩游戏,结果要在游戏里睡觉了。

    可能是床铺太柔软,灯光太柔和,身边多了一个人,他竟然没有丝毫不自在,很快,一阵浓浓的睡意袭来。

    难得没有失眠,夏至咕哝道“晚安,我要好好睡一觉,就算半夜地震也不要叫醒我,谢谢”

    半梦半醒之间,他隐隐约约听到男朋友应了一声。

    时针指向了两点。

    山上的夜晚是不宁静的,总有一些夜行生物出来活动,鸟类的振翅声,昆虫的鸣叫声,动物在山林中的穿行声交织在一起,但在某一刻,这些声音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万籁俱寂。

    “撕拉”

    那是尖锐的指甲划在胶带上的声音。

    这样的胶带对它来说完全不是阻碍,可它没想到,这胶带竟然缠了好几层

    “嗯”

    夏至眼睫不安地抖动着。

    它不甘地瞪着衣柜门,胶带虽然挡不住它,可猎物要被吵醒了

    没再继续尝试,它离开了。

    易云擎也没想到,缠在衣柜上的胶带竟然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男朋友”的举动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

    他嘴角上扬,探过身,像哄婴儿睡觉一样不太熟练地轻拍着青年的背部,夏至的眉头舒展开,再次沉入酣甜的梦乡中。

    清晨,鸟儿在枝头上蹦蹦跳跳,不知愁地鸣叫着。夏至被鸟叫声吵醒,一看时间,七点半。

    他伸个懒腰,昨晚睡了一个好觉,今天心情就特别好。这个游戏确实买的很值,别的不说,治疗失眠有奇效。

    不过昨天半夜,房间里好像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响动是老鼠吗

    夏至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做的梦,于是询问了一下一旁的男朋友。

    男朋友似笑非笑“大概是吧。”

    一只灰溜溜的,气急败坏的老鼠。

    夏至呼出一口气,幸亏他提前用胶带把衣柜缠起来了,现在想想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他还记得,他当时差点被吵醒,然后又被哄睡着了这也是真的了

    会做这件事的,除了男朋友没有别人,夏至“谢啦。”

    感激我们擎哥真是人美心善,点赞。

    易云擎倚靠在床头,随意道“谢什么,一件小事。”

    “怎么是小事呢,睡觉可是人生头等大事”

    “啊”

    这时,一声饱含着惊吓与恐惧的尖叫声突然响起。

    音色有些耳熟,是其中一个高中女生的声音。

    出事了

    高中女生的房间就在隔壁,夏至打开门,其他玩家也走出房间,一脸惊疑不定。

    几人面面相觑,王兴收到方作鹰眼神示意,迟疑着走上前,敲门道“周璐璐,发生什么事了”

    门内传来了周璐璐恐惧的哭声。

    王兴被吵得脑壳疼“先别哭了你打开门”

    几分钟后,门开了,周璐璐双眼通红,披头散发,门一打开就支撑不住地软倒在地。她哭着说“余清死了”

    不必她说,所有人看到了屋内的大片血迹,墙上、地板上到处都是,周璐璐的衣服上也有着暗红的血渍。

    这样大的出血量,人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夏至看到这一幕,一时间怔住了。

    不过他这样的表现并不出奇,田悦儿大叫一声,一头扎进了男朋友怀里;林伯文抱紧女朋友转过身,根本不敢多看;中年女人徐宝莲吓得紧紧闭上眼睛这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死亡游戏”。

    现实世界的死亡只是一瞬间,而在死亡游戏中,无所不在的死亡危机尖刀一般,悬挂在每个人的头上,将他们拖曳进恐惧的深渊。

    而这,正是游戏的主宰者乐见的。

    王兴此时都忍不住后退几步,径直走进去的方作鹰回头一看,眉头紧皱,都是老玩家了,还害怕这种场面

    相比之下,夏至的表现甚至称得上“优秀”。

    实际上,夏至正在疯狂呼叫系统这种血腥场景,竟然不会马赛克吗游戏怎么通过审核的

    系统装死一般,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夏至“”

    “别怕。”男朋友在他身后,冰凉的手覆在他的眼睛上,奇异地让夏至冷静下来。

    “我不怕。”他低声道。

    作为一个演员,他在恐怖片片场,见过的血腥画面并不少,哪至于被这一幕吓到。

    他只是意识到,这个游戏好像没有退出按钮。

    bug故障

    但夏至也不是特别担心,全息舱会自动检测玩家身体状况,发现他一直没下线,肯定会采取措施的。

    他握住男朋友的手,轻轻移开“报警吧。”

    玩家们“”

    还有报警这个选项不过也是,对他们来说这是死亡游戏,在nc看来可是现实。

    柳渡抄起手机,拨打报警电话,尝试好几次后,他摇头道“没有信号。”

    玩家并不意外,恐怖游戏里,怎么可能出现警察呢。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夏至询问。

    方作鹰闻言,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青年虽然内向,胆子却不小。

    夏至秉持人设“老师让我们画过很多人体解剖图。”

    这也说得过去,不过他的冷静还是让方作鹰高看一眼,再看那些都不敢踏进房门的玩家,还没有一个nc靠谱,啧。

    “进来吧。”

    “在这里等我一下。”夏至轻声说道,见易云擎点头,才向里走。

    王兴可不想被大腿嫌弃,连忙跟上他,来到床前。

    余清的尸体正躺在床上,她的胸腔大开,内里空空如也,内脏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至俯下身,仔细查看伤口,伤口很不规则,并不像是利器切割,反而更像是被暴力撕扯开的。因此床上、墙上、地板上都是飞溅状的血迹。

    人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吗

    与这惨烈的死状相对的是余清安然的神情,她是在睡梦中被夺走了生命。

    王兴怀疑道“她在你身边被杀,你就没有听到一点儿动静”

    周璐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我发誓”

    她是早上起来才发现余清出事的,当时就吓懵了。恐惧之后紧接着是后怕,她和余清在同一张床上,差一点死的就是她了

    如果是鬼怪的话,确实可以做到无声无息地杀人。

    众人意识到这一点,面色凝重。

    柳姐姗姗来迟,看到满地血迹也是面色苍白“啊呀这,这是怎么回事”

    再看到余清的死状,她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告诉众人她知道内情。

    “你知道什么说”方作鹰急步走近,厉声道。

    “啊”柳姐被他吓了一跳,瑟缩地捏住围裙下摆,“这,这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呀”

    “别为难柳姐,去客厅吧,我来说。”燕照水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口,面色苍白。

    她已经从玩家的对话中,知晓了这桩命案。

    “夫人,你”柳姐一脸担忧。

    燕照水摆摆手,转身去往客厅。

    玩家们看向方作鹰,方作鹰冷哼一声,率先下楼。

    客厅里,燕照水正坐在沙发上“大家坐吧。”

    柳姐端来一杯热饮,燕照水接过杯子,捧在手里。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好像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听我说一个故事吧。”

    三年前,一个暴雨夜。

    “这么大的雨,我们就先不要上山了吧,明天再来好不好”段一舟温柔地哄劝着妻子。

    燕照水点点头,可惜道“怎么这么巧,这会儿下起了暴雨,我还想早点去那栋老宅看看呢。”

    老宅是段一舟祖辈留下来的,历史悠久,她从小在国外长大,对这些古物特别感兴趣。

    “别急,明天肯定能看到了。”段一舟承诺。

    他开着车,打算找一家酒店休息,燕照水突然抓住他的衣袖“一舟,你看路边是不是有一个人”

    看身形像是一个女孩,那人倒在路边,雨水无情地打在她身上,看起来分外可怜。

    “我下去看看。”燕照水心肠软,没等丈夫阻止就拉开车门,跑向那个女孩。

    “天哪”段一舟听到妻子的叫声,连忙跟了过去。

    “她的情况很糟糕”燕照水说。

    借着车灯的灯光,可以看到女孩冻得青紫的皮肤上,还有许多伤痕。

    夫妻俩赶紧把女孩送到医院,他们得知,女孩不仅被暴力殴打过,前一段时间还流过产。

    而这个女孩不过十几岁而已。

    看着女孩昏睡时因疼痛而紧皱的眉头,燕照水内心满是不忍。等女孩苏醒,诉说了她的遭遇后,不忍变成了心疼。

    女孩说她叫谭多多,母亲生下她就离开了,父亲好赌嗜酒,一不顺心就动手打人,她高中没读完便辍学打工,不是不想读书,只是实在付不起学费。

    后来她谈了一个男朋友,本以为找到了真心爱她的人,没想到不久后对方就暴露了人渣的本质,不仅拿走她的积蓄挥霍,还对她又打又骂。她身上的伤就是男朋友打的,因为她流产后没办法去工作,拿不出钱。

    说这些时,谭多多并不显得悲伤,也不激动,只是木然地流着眼泪。

    等燕照水心疼地把她搂进怀里,她才号啕大哭起来。

    后来,他们收留了这个女孩。

    燕照水给女孩买漂亮的长裙,教她英文,给她读诗集,同她说自己从小到大那些趣事把女孩当做妹妹一样看待。

    原本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有一天

    “发生了什么”玩家忍不住问。

    “那天,我发现她一直没有起床,叫她也不应,便找柳姐拿了钥匙打开门,结果发现屋子里好多血,好多血她和我丈夫的尸体躺在床上,胸口破了一个大洞跟今天出事的女孩的尸体一模一样。”燕照水痛苦地回忆着,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她的脸颊上滚落。

    她脸上的悲伤如此真切,可夏至直觉哪里有些不对。

    “叮”地一声,系统声音突兀响起“深山古宅里,命案为何频频发生凶手为何杀人之后,还要把内脏取走死者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感情纠葛”

    夏至思路被打断“”

    你这语气,这台词,你下一句是不是“欢迎收看走近科学系列栏目之古宅疑案”

    系统“请玩家在七天内,找出古宅凶案的真相。”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