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深情人设不能崩[无限] > 深山古宅

深山古宅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伯文忍不住了,他的女朋友刚才被乌鸦抓伤了,正在他怀里发着脾气,他催促道“看上去就是一户普通人家啊你们在犹豫什么难道今晚真的在野外过夜啊”

    方作鹰冷冷地看他一眼“那你去按门铃啊。”

    林伯文不作声了。

    怂货一个,方作鹰越发不耐,上前按响了门铃。

    “来了来了”

    片刻后,伴随着一阵脚步声,门被打开了,一个模样沧桑,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后,看到门口站了这么多人,打头的还是一个肌肉虬结的男人,顿时吓了一跳。

    “你们是谁”

    她躲在门后,一副见势不妙立刻关门的做派。

    方作鹰扫视一圈,目光从满头黄毛的王兴,神情畏缩的柳渡,只顾着哄女朋友的林伯文身上掠过,把夏至推了出来。

    夏至“”

    “阿姨,您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他说。

    众人“”

    此话一出,他们都有点无语。

    有一说一,在他们眼里,夏摇光长相挺优越的,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就是这交际能力吧,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大概是用情商交换了颜值吧。

    面前的人从肌肉大汉换成了温文尔雅的青年,女人镇定了些许,听他说道“我们本打算上山探险的,半路车子坏了,知道这里有栋宅子,所以想来凑合一晚上,没想到它是有主人的”

    夏至赧然一笑,将一个局促不安的年轻人演绎得活灵活现。

    女人见状神情越发缓和,主动说道“这样啊,你们没处去的话,倒是可以在这里住一晚,不过我要先问过夫人。”

    她看着夏至,格外安抚一句“放心,夫人心地最善良不过了,不会不同意的。”

    众人“”

    看来脸还是可以完美弥补情商缺陷的。

    女人关上门,过了一会儿回来说道“你们进来吧。”

    玩家们跟着她穿过门廊,进入客厅,看到沙发上正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年轻女人,她生得很漂亮,眉眼温柔,姿态优雅,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

    玩家们惊艳了一瞬,又回头看夏至和易云擎,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现在的nc,都捏的这么精致

    至于柳渡,完全被他们忽略了。

    夏至悄悄打量四周,大宅显然是被好好收拾过的,更换了墙纸和家具,但某些地方仍然能看出荒败的痕迹。

    女主人自我介绍姓燕,全名是燕照水,可以称呼她为燕夫人。

    燕夫人看到田悦儿手臂上的伤痕,小声惊呼一声,立刻让保姆柳姐拿来医药箱,亲自给她处理伤口。

    她已经从柳姐口中知道了他们的经历,温声道“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明天我让柳姐送你们下山。”

    她的声音也很悦耳,为人温柔亲和,放在现实里,肯定是女神一样受欢迎的人物。

    田悦警惕地看向男友,发现林伯文没有盯着燕夫人,才满意地哼了一声。

    燕夫人很热情,让柳姐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十几道菜满满地摆在餐桌上。

    玩家们依次坐下,动了筷子。

    热气腾腾的食物,明亮的灯光,还有热情好客的主人,让他们进入死亡游戏以来一直紧绷的神经都慢慢放松了。

    餐桌上,王兴试探性着询问“这荒山野岭的,交通也不方便,燕夫人你们不害怕吗”

    燕夫人微微一笑“害怕什么这座山上没有野兽,也不是什么知名景点,平时没有人来的。对了,之前忘记问了,你们为什么会来山上探险”

    几人顿了一下,看向柳渡,柳渡有些尴尬“就是,听说这里有一栋很有名气的废弃古宅”

    燕夫人并不生气,而是莞尔一笑“这栋宅子我们好几年没过来了,所以大家都以为它废弃了吧,早知道它这么受欢迎,我就收门票了。”

    其他人忍不住也笑了,之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空。

    夏至一手支颐,看着她,内心盘旋着一个念头好几年没来,为什么最近突然又回来了

    他还没忘记,这个剧本可是有着悬疑标签,悬疑在哪里

    玩家们的房间被安排在二楼。

    吃过晚饭,柳姐给他们收拾了房间。

    方作鹰和王兴一间,小情侣一间,两个高中生一间,夏至和他男朋友一间,剩下柳渡和中年女人,单独自己住。

    进了房间,王兴说道“方哥,这次副本挺奇怪的,到现在还没有发任务。”

    方作鹰神情淡淡的“一般来说,任务会在刚进副本的时候发放,如果没有那就要等到死人之后了。”

    王兴看他用冷淡的神情说出带着血腥气的话语,后背漫上一股凉意。

    他其实跟方作鹰不熟,只是见过一面,在他刚进入副本的时候。

    那一次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死亡游戏的副本往往比较血腥粗暴,通关之后主宰者也不会给他们奖励,玩家想要壮大实力,只能自己摸索。

    比如转化为吸血鬼,比如成为邪神信徒,方法不一而足。

    方作鹰就是获得了石人血统,因此实力大增,在那个副本中一路呈碾压之态。王兴再次见到他,就决定抱上这条大腿了。

    方作鹰轻描淡写地说“今晚警醒点,我们轮流守夜。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这次多了三个nc,说不定先死的会是他们呢。”

    “您说的是。”王兴不自觉用了敬称。

    他巴不得这样呢。毕竟那些nc,也就一条命有价值点,可以给他们探探路。

    夏至这时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只是住一晚的话,倒不必讲究太多,把换洗衣服拿出来就好了。

    “洗澡的话,你先还是我先”

    易云擎侧过头,微微挑眉,夏至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对方一个盲人,也不可能自己洗澡的吧。

    而夏至,他长这么大,还没有给成年男性洗过澡呢,在孤儿院做义工的时候倒是洗过不少小朋友,想来也不会有太大差别。

    他哼着鳄鱼小顽皮爱洗澡的bg,满怀信心地捋起袖子。

    事实证明,易云擎比那些小朋友乖多了,让抬手就抬手,让转身就转身。

    他身上有着流畅的肌肉线条,身材很好,大概是得到过不错的锻炼,很符合探险爱好者的身份。

    简介上他的家世相当好,是一个富二代,名校毕业,爱好广泛,生活充实。可惜命运对他十分残忍,夺走了他的亲人,还让他从此深陷于黑暗之中,无法拥抱光明。

    而夏摇光,美院学生,性格内向,除了柳渡几乎没有相熟的朋友,时间多用于打工,也不参加校内活动,生活三点一线宿舍教学楼打工地点。

    夏至突然生出一丝好奇几乎不可能产生交集的两个人,他们是如何认识的呢

    手机上没有相应聊天记录,他们大概率是在易云擎失明后开始恋爱的,那场事故距今也不过五个月,这五个月间,肯定有一个契机让两个人产生了交集。

    可惜他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

    “”

    浴室的水流声唤他回神,夏至突然意识到,距离他开始发散思维,已经过去了八九分钟,这也意味着,在那么长的时间里,男朋友的头发一直在他手下饱受蹂躏,洗发露的泡沫都流到肩膀上了。

    夏至“”

    搓澡工的自信突然破灭。

    “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夏至连忙把他头上的泡沫冲掉。

    “是今天太累了吧坐了一天的车,还要照顾我。”

    夏至并不,坐车的剧情嗖的一下就跳过了。

    “没有的事,一点都不累。”夏至由衷感慨,男朋友的脾气真是太好了。

    不仅没生气,还帮他找理由,过于善解人意了。

    “脾气好”此言一出,易云擎立刻就笑了。

    “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他说。

    夏至“”

    不过只看脸的话,确实很难得出“这个人脾气不错”的结论。

    男朋友生着一张桀骜不驯的脸,浓黑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相貌。

    易云擎“不过我现在确实可以称得上脾气好。这也正常,任谁被任谁经历了这样的事,什么脾气都会被磨光了。”

    奇怪,夏至直觉他口中的“这样的事”,指的好像并不是那场事故。

    而他也不像是自己说的那样,被磨光了脾气,他只是把它们很好地隐藏起来。就像是大海,在风平浪静的水面之下,潜藏着汹涌的浪潮。

    男朋友本人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谜团,夏至现在越发想要探究了。

    一只好奇心旺盛的猫猫,发现了一个毛线团,怎么可能忍住不去拨弄呢。

    夏至给男朋友洗完澡,吹完头发,打开语音读书让他打发时间随后自己走进了浴室。

    被人细心照顾的感觉相当不错,易云擎面上不显,不过要是相熟的人在场,一定能发现他心情不错。

    然而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吱呀”衣柜门上出现了一条细缝。

    这声音实在很微小,在浴室的水流声、语音软件的朗读声中掩盖下几不可闻。

    正坐在床边的男人仿佛也没有发觉。

    不过,就算他发觉了又能怎样呢,他不过是一个瞎子罢了。

    于是,那条细缝后,便探出了一双通红的眼睛,贪婪而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唔,这也是很好的一只猎物,可惜,它真正想要的猎物不在

    下一刻,读书软件的声音戛然而止。

    易云擎起身,走到衣柜前,无神的眼眸对上了那双血红的眼睛。

    一人一“鬼”隔着衣柜门“对视”。

    就在这时,浴室的水声停了。

    下一秒,那双眼睛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至走出浴室,发现易云擎正安静地坐在床边,位置好像没有变动过,读书软件正读着一个笑话,而他连一个笑容都欠奉。

    夏至怀疑他根本没有在听,正打算去关掉它,易云擎突然说道“衣柜里有一只老鼠,一直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太吵了。”

    他只提醒一次,要怎么做,就看对方了。

    有老鼠夏至悚然一惊。

    很合理,毕竟这是栋老宅,荒废了那么长时间,老鼠昆虫在这里做窝再正常不过了。

    这游戏,总是在这些奇葩的细节上真实。

    老鼠这种生物,夏至一向拿它没办法,但是打不过,他还躲不过么。

    夏至翻了翻行李箱,拿出一卷胶带,将衣柜的门缝贴得严严实实,甚至还多缠了几圈,确保老鼠无论从哪里都钻不出来。

    易云擎哑然失笑。

    夏至缠完胶带,一转身,发现了他脸上还未褪去的笑意。

    夏至“”

    你笑什么

    他狐疑地看向对方,因为怕老鼠而往衣柜上缠胶带很好笑吗

    易云擎张口就来“唔,刚才的笑话太好笑了。”

    嗯没记错的话,那是十几分钟前的事情了吧。

    夏至“哦,那你复述一遍。”

    易云擎“”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