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科幻灵异 > 我的咒灵天下第一 > 第55章 插曲

第55章 插曲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东京高专和京都高专一样是在市郊,除了第一天奢侈地打了出租后,九十九朝后面出来都是老实的摇公交。

    下了公交后接近了中午,九十九朝掏钱随便买了点章鱼烧路上吃,一边吃还一边叹气东京的章鱼烧比京都要贵,这就是大城市吗好可怕啊。

    他就算是特级也要接任务拉关系才有钱,不可能一拿到证就有个十万八万往他账上划过来,所以他依然穷苦,不禁觉得这个社会真的世俗要不他还是回乡下吧。

    咒术会没可能别想了

    鏖地藏在被小狐丸和歌仙兼定抓到九十九朝的面前时,他强撑着放了百目鬼的能力出来混淆着他人的视线。可惜九十九朝实在太累了,没那力气再严刑拷打,就听了听付丧神们已经打出来的信息。

    一是鏖地藏的身份。

    鏖地藏原来不算是什么厉害的人物,是一个名为山本五郎左卫门的眼珠子化作的妖怪。山本五郎左卫门在江户时代被奴良鲤伴识破阴谋被杀,身体四分五裂化作不同的妖怪,魂灵在地狱遇到了御门院晴明,于是二人狼狈为奸策划了一场针对奴良鲤伴的谋杀。

    这件事属于奴良组和山本的百物语组的恩怨,奴良组的妖怪在旁听到之后,也纷纷说明起来。不过九十九朝左耳进右耳出,忍着眼皮子打架和奴良陆生说

    “这次的情报和事后的一些需要奴良组的发言对我来说帮助不小,就算你不需要回报,作为有契约关系的阴阳师和朋友,我有协助你的义务和便利,以后需要帮助的话,直接说。”

    瞧这完美无缺找不到任何回避推脱点的发言,奴良陆生要是能拒绝那就是他厉害。

    年轻的滑头鬼的确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道谢后提出了一个要求“把鏖地藏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九十九朝疲惫地闭着眼睛想了想,再睁开眼点头“可以,我会用傀儡制作出一个假的鏖地藏,我需要交给咒术会那边一个分散视线和表面态度的俘虏,让我再问他一个问题,就交给奴良组随意处置。”

    第二个要询问的信息就是关于“蓬莱”和“天人”的事情,可惜这个猥琐佝偻的老妖怪有篡改妖怪记忆的能力,他把京都战败的妖怪们连同自己的记忆都篡改了,除了这两个词,没能再被九十九朝挖出来什么有用的情报。

    啧。

    九十九朝心想,鏖地藏应该是安排在羽衣狐身边的棋子,山本的一个眼珠,所以被放弃起来很干脆,连母亲都能利用的御门院晴明,真是老奸巨猾。

    事后的事情差不多也如九十九朝猜测的一样发展,被赶出京都,成为特级,成为浪口风尖上的一个鱼饵,出现在大众的面前,都算是在意料之内,唯一欣慰的就是星浆体的事情解决了。

    九十九朝的思维转了一圈回来,囫囵吞下了袋子里最后一个章鱼烧,靠近垃圾桶,手刚一伸。

    一只漆黑干枯的手诡异地从垃圾桶后伸了出来,握住他的手腕。

    “抓,住,你,了”

    气氛一变,空气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粘稠感。

    不带丝毫掩饰的充满恶意的声音从少年身后传来,像是从不知名巢穴爬出来的蜘蛛,眨眼就将暗淡的蛛网连接在这一条无人的街道上,层层叠叠,形成一个坚韧的牢笼。

    “新上特级的咒术师,就是你这个小鬼吧”

    硕大的拥有蜘蛛形态的诅咒从天而降,一个瘦如树干的诅咒师站在蜘蛛斑斓的背部,对着九十九朝狞笑,发动了令人措不及防的攻击。

    战斗眨眼打响

    远处,作为尾随了九十九朝好几天的监视者abcd目睹了这突如其来的偷袭,齐齐脸色一变,掏出了瓜子可乐小板凳还有望远镜。

    “可算来了,是打算袭击目标的诅咒师”

    “快记录快记录,我查查黑市上有没有这个诅咒师的悬赏”

    “好精彩的上勾拳特级大人一点咒力都没用吧”

    “诶原来我们不需要保护目标吗”

    监视者们静静看向这位举着手机呆若木鸡的同僚。

    “你是新来的吧”

    “啊,是的。”

    监视者们嘀嘀咕咕地教育他

    “保护特级我们这种只能被分配到监视任务连评级都争取不到的窗怎么可能做到。”

    “新人你想太多了,我刚刚查了一下这个诅咒师在黑市上的悬赏,二级对特级,你觉得有胜利的可能吗。”

    “天啊特级大人真的没用术式,直接把敌人给揍晕了,我还想看看传说中大阴阳师的式神噫呜呜噫。”

    监视者d一阵恍惚,他是新入职高专的“窗”,虽然知道咒术师有等级评定,不过从没出过什么任务的他对咒术师这个职业还很陌生。

    几天前他接到了和其他窗跟踪一个名为九十九朝的学生,据说是个特级咒术师,长得挺人畜无害的,离开学校的时候还借了一辆单车上演了一出平平淡淡总是真。

    他还以为对方是什么需要重点保护的人物,派自己这个新人来真的没问题吗,所以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现在都用来看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暴打被通缉的诅咒师。

    同僚们依旧在喝彩。

    “好家伙,这个诅咒师居然还有后手,想从背后偷袭特级”

    “这个拆分技和切手,看起来好痛啊”

    “倒下了,诅咒师再度倒下了”

    “”监视者d忽然明白了什么。

    “啊,特级朝我们走过来了。”

    监视者们立刻收好瓜子可乐小板凳。

    九十九朝抓着诅咒师的后领拖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窗面前,他一直知道自己身后有人跟着,不过实力非常弱,估计咒术会也明白没人能监视他了。

    “你们好,可以帮我解决一下吗”九十九朝客气地问面前四个黑西装黑墨镜的男人。

    窗们很热情,看起来是小组组长的一个黑西装站出来,特别荣幸地说道“可以的可以的,我们跟在您身后就是负责处理这样的事情,悬赏金会直接划到您的户头上。”

    “特级大人,我们刚刚又去买了一份章鱼烧,您不嫌弃的话请收下。”

    “哇,谢谢。”

    “您太客气了,作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特级,您能在下班后给我签个名吗”

    “可以啊。”

    “您等下是要和一级术师会面吗,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会在您会面结束后继续跟上您的。”

    九十九朝用看着搞笑艺人的眼光看着这些充满社畜气息的窗,觉得好玩极了“好,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

    简短的交谈让窗们兴奋不已,个个像是目送偶像上红毯的粉丝,等少年走远后,监视者d才如梦初醒。

    “所以其实被保护的是我们吧”他呐呐道。

    小组组长咳嗽了一声,拍拍他的肩,委婉了一下“毕竟我们只是单纯的观察人员啊。”

    九十九朝再度走回路上,他有点想不通,他来东京好几天了吧,怎么才有诅咒师来偷袭他,后来转眼一想可能是因为夏油杰和五条悟不在东京,才有诅咒师敢冒出头。

    京都发生的事情化作传闻有点不切实际,正经的咒术师或许知道少年的所作所为,诅咒师就不一定了,在特级威名真正远扬之前,总会有不长眼的小鱼小虾想来嗅嗅鱼饵的气味。

    成为怪异花瘤的御门院长亲曾说过御门院晴明正在培育真正永生不死的天人,咒术会和九十九朝的猜测一样,这样的天人应该是奇异的术让人与诅咒的结合,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现在没有什么好办法找到这帮变态的阴阳师,只能用诱饵。

    这个目的非常明显,所以也有一层的用意是告诉大家,九十九朝的特级不一定名副其实。

    总之这就是个见仁见智,跳梁小丑粉墨登场的舞台。

    小插曲结束之后,九十九朝提着热腾腾的章鱼烧,觉得这样的小丑可以多来几个,这样他的工资还是蛮高的。

    “大人,近来可好”

    黑色制服白发马尾的小狐丸站在无人的小路口,见到少年走进,上前了几步,身后跟着歌仙兼定。

    紫发和服,面容一样俊朗的付丧神朝少年扬起优雅醉人的笑,一样叫道“九十九大人。”

    路口旁有一个樱树,轻风吹来,放在少女漫画里这是要去约会告白的,可惜这里只有两个英俊帅气不同风格的男性和一个提着章鱼烧的少年。

    付丧神不能在现世呆太久,除了小狐丸是有着信太森交付的身躯外,歌仙兼定不日就要返回他们刀剑付丧神驻扎的时空点。

    九十九朝并不意外,甚至严肃地点点头“毕竟是藏品,总要还回去的。”

    他赔不起。

    歌仙兼定的微笑僵硬了一秒,心平气和地说“其实只要有足够的灵力,我们可以直接现界,不需要那么麻烦。”

    九十九朝装作没听懂潜台词,扬起一个礼节性的笑,“嗯,这一次的事情也麻烦你们了,这是我刚刚买的章鱼烧,请不要嫌弃,就让它代替谢礼和你一起回去吧”

    大概意思就是,我们之间才认识多久,互帮互助任务结束,情谊好像就只值一份章鱼烧吧,别这样别这样,章鱼烧给你,好聚好散

    接过章鱼烧的歌仙兼定

    惨。

    连小狐丸都忍不住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不是说还有一位付丧神吗,我听奴良组的妖怪说居然打败了土蜘蛛,很强啊,”九十九朝合理地转移话题,好奇道“我没有机会能见到他吗”

    小狐丸“不,他”

    仲春里,突然吹来了一阵风。

    飘落的樱花卷裹着清澈的神气,少年鬓边的碎发贴上脸颊,他才微微一愣,就有一个轻云般的声音带着笑意从身后传来“没想到审神者居然会记挂着迷路的老人家”

    时代剧里,演绎贵族公卿的台词独有一种缓慢悠扬的腔调,在现代极少场合才会使用。那是一种被有着沉淀味道的顿挫感,听着优雅而矜重。

    这个自称了“老人家”的声音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腔调显得刻意,话音韵律浑然天成,音色却又无老年人的涩哑。

    不过在这句话刚说出两个音节的时候,从斜下到上,不到半米长的刀挥出了足足长度翻倍的刀光,轻薄如月又凌厉惊人,镪地一声砍到了来者抬起的刀上。

    付丧神手中的刀甚至没有出鞘,只是单纯地握着刀鞘将刀轻举了起来,锐器相撞的一声后,九十九朝手中半长的刀一裂,然后刃卷身折,粉碎了大半。

    溅起的星点碎片下,凝固了星辰与新月的双眼对视。

    三日月宗近用十分柔和的目光凝视着少年,慢悠悠地补完后半句话“真让人惶恐不已。”,,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