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科幻灵异 > 换亲后我成了亲姐姐的对照组 > 第99章 第 99 章

第99章 第 99 章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乍一听到许如心的喊话, 许小芽只想笑。

    她跟许如心的关系真没好到这个地步。至于说许如心过来探望她和小福禄,更是谎话连篇。

    “娘,我进屋去看看小福禄醒了没。”根本没有多看许如心一眼, 许小芽转身就走。

    “成,你去看看,省得小禄宝儿醒了看不到你会哭。”于大娘可是很心疼小福禄这个小孙子的,最是听不得小福禄哭。

    至于许如心,于大娘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而且就算许如心是来找许小芽的, 于大娘也不会放任许小芽跟许如心单独相处。

    也所以, 许小芽在不在根本不重要, 许如心的那点算计也注定只会落空。

    眼见许小芽要走,许如心连忙想把人叫住。然而于大嫂的速度比她快,直接又拿手中的扫帚拍了拍围墙, 附和起了王大娘在那边的喊声“是王大娘在那边吗好些日子没见了,原来王大娘人在五水县, 而且又那么巧的跟咱家成了邻居呀”

    王大娘没有理会于大嫂的虚伪客套。她可以猜得到一旦她接话, 于大嫂接下来将会怎样跟她寒暄。说来说去还是许如心还有张倩儿的事情, 不管哪个人都不是王大娘想要听到, 亦或者跟人讨论的。

    “呀, 王大娘该不会是走了吧怎么都没听见回音了”于大嫂说着就耸耸肩, 转身将手中的扫帚还给了于二嫂。

    于二嫂撇撇嘴, 对王大娘并不感兴趣, 接过扫帚继续扫地。她今天的活都还没干完呢干完活,四弟妹还会夸赞她

    “没劲儿”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围墙那边的回响,于大嫂颇感无趣。

    算了,她还不如去厨房瞅瞅今天中午大家吃什么。也不知道有没有她想吃的牛肉,不行有猪肉或鸡肉也行。

    说来自打来了五水县, 于大嫂对自家伙食是最满意不过的了。在上米村的时候,他们家一日三餐的饭菜也不算差,几乎顿顿都有荤腥,但远远比不上来了五水县以后的水准。

    而且他们家下人的厨艺是真的很好。早先于大嫂还觉得自己的饭菜做的不错,吃过这边的伙食之后,她顿时就不自夸了,每天都吃的很高兴、也很尽兴。

    于三嫂就更别说了。相较往日的冲突和争执,今天她是参与最少的。倒不是怕了许如心和王大娘,她主要是嫌弃太无聊。反正有于大嫂在前面冲锋陷阵,于三嫂只需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好戏就行了。

    现下戏看完了,又算不得多么精彩的好戏,于三嫂拍怕双手,也打算不搅和了。

    至此,许如心再度被无视了。

    许如心是真的受不了这种羞辱,只恨不得好生跟于家人大战三百回合。可于家人摆明了不理睬她,就算许如心想要一逞口舌之快,也根本没机会。

    于大嫂三妯娌就不提了,许如心根本不在意。反正跟她们吵起架来,许如心也不一定就能占到便宜。

    若是许小芽,许如心自然胸有成竹。偏生许小芽跑的飞快,又有于大娘在一旁坐镇,许如心根本接近不了,亦是无济于事。

    加之王大娘刚刚在围墙那边喊了她,许如心咬咬牙,只能跺跺脚,走人了。

    许如心才刚回到王家,就被拦了下来。

    一看是张倩儿身边的丫鬟,许如心下意识就低下头,想要绕道走开。

    哪想到,对方却是打定主意拦下她,根本由不得她避开。

    眼见几次想走都没能走成,许如心无可奈何,只能放弃了“说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家小姐请你过去说话。”伸出一只手拦在许如心的面前,张倩儿的丫鬟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

    “我不去。”许如心不认为自己跟张倩儿有什么好说的。张倩儿要是有任何异议,自己去找王锦言提,别来找她。

    反正她是一定不会离开王家,更不会离开王锦言的。

    “由不得你不去。”张倩儿的丫鬟已经忍许如心很久了。当初知道许如心居然敢住进这里,丫鬟就想第一时间将许如心赶出去,可却被张倩儿给拦住了。

    时至今日终于找到机会好好教训教训许如心,丫鬟可不会放过,一招手,身边其他下人就抓住了许如心。

    再然后,任凭许如心怎么挣扎和喊叫,都没能挣开下人们的束缚,不得不老老实实跟着去了张倩儿的院子。

    “你到底想干什么还嫌自己丢人丢的不够多”张倩儿马上就要临盆了,原本是不想跟许如心计较。可今日许如心做的实在过分,张倩儿到底没能忍住,这才让人把许如心带了过来。

    “我哪里丢人了”许如心神色一僵,却还是嘴硬的辩解道。

    “你还觉得自己不丢人都被人喊到自家大门口了,你居然还好意思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怎么也没想到许如心竟然如此的没脸没皮,张倩儿嗤笑出声。

    “哪里喊到自家大门口了我都没听到,你在这院子里居然看到了”许如心坚决不松口。

    “我家小姐又不是你这种只会丢人现眼的人,哪里会被这种事碍到眼”张倩儿的丫鬟冷哼一声,看向许如心的眼神满是不屑,“要不是你把隔壁的人招来,都指名道姓往咱家围墙上敲了,我家小姐才懒得多看你一眼。”

    “那是隔壁的人不懂规矩,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让她朝着这边喊的。”因着给王家生了长子长孙,许如心在张倩儿面前还是很有底气的。

    张倩儿自然知晓许如心在嚣张什么。在这件事上,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日不出生,她就拿许如心没辙。故而,再生气她也只能忍着,只待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她一并跟许如心算总账。

    到了那个时候,许如心别说跑到她面前来嚣张,许如心连她的面都见不到,更不可能再踏足她的府宅

    真当她嫁给了王锦言,她的府宅就彻底改姓王了除非王锦言凭借自己的本事另外购置一座府宅,否则王锦言这一辈子在她面前都只能矮一头。

    她现下不跟王锦言争,不跟王家人计较,不过是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等到孩子出生,大家走着瞧便是。

    “那你就不要再去隔壁家闹事”张倩儿撇撇嘴,对许如心很是看不上,“你当隔壁是什么人家能任由你肆意妄为”

    “隔壁是什么人家隔壁不就是我亲妹妹的夫家嘛我跟自己的亲妹妹走动走动,也不行”许如心很清楚,她这一辈子都注定了不可能跟张倩儿和平相处。是以,她不想在张倩儿面前显得唯唯诺诺,哪怕装也要装的理直气壮,不输于人。

    “亲妹妹对,那位于娘子确实是你的亲妹妹。可据我所知,你们姐妹两人的关系并不好。除了你在成亲前就极爱欺负她,还听闻你私下里偷换了她的亲事,不是吗”初始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张倩儿还以为是她自己听错了。

    怎么可能还有偷偷换亲事的哪怕上花轿前不知情,进了洞房、掀开红盖头,还能认不出新娘子弄错了

    等再三确定这就是事实之后,张倩儿终于意识到,偷换亲事的人不单单只有许如心,肯定还有王锦言。

    为何是王锦言,而不是于书楷理由就更简单了。于家人在面对王锦言和许如心的时候,多理直气壮半点心虚的模样都没有。

    反倒是王锦言和许如心,每每跟于家人对上,时不时就会出现支支吾吾、接不上话的状况,全然不像是这两人的正常水平。要说他们心里没鬼,谁相信

    说实话,张倩儿有些失望,也很是后悔。本以为王锦言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谦谦君子,谁曾想王锦言不过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伪君子罢了。

    也无怪乎王锦言敢做出明明家中已有娇妻,却还是骗了她、骗了她爹的龌龊事来。谁能料到,王锦言早就有前科而今对上她,不过是故技重施,再来一次,说不定还轻车驾熟、信手拈来呢

    只可惜,她知道的实在太晚了。时至今日,她已经没有了回头的余地,就只能继续跟王锦言耗上了。

    “那都是过去的旧事了。陈年老事,谁都没有放在心上。再说了,亲姐妹哪有隔夜仇我跟我妹妹的感情好着呢缘分也到位,以前在上米村的时候是隔壁邻居,现下来了五水巷还是隔壁邻居,着实方便互相走动”反正不管怎么说,许如心就是不在张倩儿面前服软。

    “一派胡言。”许如心实在太会胡说八道,张倩儿只觉得极其可笑,“互相走动我怎么就从未见过于娘子主动跟咱家走动倒是你,每次都被于家人赶出来的滋味怎么样很欢喜很激动”

    “我家妹妹就是这么个性子,嘴硬心软罢了。她真要是不想认我这个姐姐,哪可能每次都让我进门换了其他人,只怕回回都要吃一记闭门羹才是。”论起耍嘴皮子,许如心其实从来都不输给任何人。

    要知道当年她还没嫁人的时候,在下米村的风评可谓不是一般的好。只有她许如心欺负认得份儿,从不曾在任何人手中吃过半点亏。

    只不过她嫁人之后,面对的是王大娘这位长辈,又是她的婆婆,她根本没办法全面发挥,就只能咬牙隐忍,这才受了诸多欺压。

    至于张倩儿,就更不必说了。许如心因着张倩儿才是受到最为巨大的伤害,也是她最无法释怀的心结。

    乃至于而今终于有了底牌的许如心,特别迫切的想要跟张倩儿一教高下,最起码不能像之前那般被张倩儿踩在脚下却无法反击。

    当然,视线落在张倩儿的肚子上,许如心也是忌惮的。

    虽说她为王家生下了长子长孙,可如若张倩儿肚子里的也是儿子,她的儿子会不会很快就被取代

    这段时日许如心默默想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她就盼望着能在张倩儿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之前,尽可能为自己的儿子增加一些强有力的筹码。

    也是存着这样的念头和考量,许如心非但没有跟王大娘抢孩子,反而可劲儿的将孩子往王大娘面前送。她巴不得王大娘能多多疼爱这个孙子,最好就视如眼珠子,越宝贝越好。

    还有王锦言那里,许如心也是竭尽所能的疯狂帮孩子在王锦言面前刷存在感,只希望王锦言能多多将这个儿子放在心上。

    只有确保王大娘和王锦言都格外的看重她的儿子,许如心才能安心,也能继续跟张倩儿争上一争。

    张倩儿并不想跟许如心耍嘴皮子。主要是许如心太会胡搅蛮缠,张倩儿已然不是第一次见识。

    如若许如心的手段不够高,许如心早就被送走,不可能如愿留在五水县,更不可能顺利生下王锦言的孩子,彻底成为她的仇敌。

    正是因为很清楚许如心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张倩儿这段时间一直都很防备许如心,坚决不准许许如心进她的院子,唯恐许如心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下毒手。

    要不是今日实在被气的不行,张倩儿并不会见许如心。事实也正如她所料,许如心就是这样的厚颜无耻,绝非她能够想象得到。

    咬咬牙,既然许如心执意跟她作对,张倩儿也不客气了“我把话放在这里,如若你再敢败坏我们王家的门风,有损我夫君的名声,我会让我夫君亲自跟你谈。”

    “你夫君呵呵。”许如心到底还是变了脸色,明面上在冷笑,心下却如同被针扎一般怄火。

    是啊,任凭她在张倩儿面前如何猖狂,如何得意,现如今张倩儿才是众所周知的王娘子。王锦言在外面唯一承认的娘子,也只有张倩儿,而非她许如心。

    难道就只有张倩儿心里不舒服吗难道许如心这些日子就不憋屈吗说是住在这座府宅,可上上下下全都是张家的人,有谁真的把她当主子在看

    她的屋子,哪日不是自己打扫的就连一日三顿饭,厨房也故意不做她的。她想吃什么,就只能自己去找。甚至连用一下厨房的锅和灶台,都会被厨房的下人为难。

    这些难堪,她不曾说出口,就不存在她不过是不想显得自己过于难堪,才没有向王锦言告状。她很清楚,但凡她跟王锦言说了,王锦言肯定会生气,但也确实帮不上她。

    哪怕许如心再不想承认,这座府宅真正能当家作主的人,其实就是张倩儿,而非王锦言。

    “就是我张倩儿的夫君”终于等到许如心的变脸,很清楚这一刀正中了许如心的要害,张倩儿异常得意,抬高了下巴。

    “成吧,那就让你夫君来找我吧”争不过这个称呼,许如心索性就不争了。她等着张倩儿的挑拨离间,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她能捏住王锦言的心,还是张倩儿能摸准王锦言的心思。

    丢下这么一句话,许如心踩着很重的步子,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只觉许如心走的极其狼狈,张倩儿很是舒坦的笑了笑。也没再跟许如心计较,甚至还挥退了准备拦下许如心的丫鬟“让她走”

    王大娘等了好一阵子,才终于等回许如心,刚打了照面就一个冷眼丢了过去“你还知道回来”

    “娘,我被那边叫过去了。”朝着张倩儿的院子努努嘴,许如心直接抹起了眼泪。

    “她找你干什么”王大娘顿时打起精神,问道。

    “警告我以后不要再跟隔壁走动。”许如心说着就哭的更凶了,哽咽着说道,“可我这次去隔壁,明明就问过娘的呀娘说了可以去,我才敢过去的。没想到她连娘的话都不愿意听,可真是家世出身都厉害的大小姐”

    王大娘面色微变,却也没有立马发作,只是不客气的瞪着许如心“行了,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扯。你们俩爱怎么闹,是你们俩的事情,我不会管,也不会插手。”

    许如心要的就是这句话。只要王大娘不明面上站队,她就有把握能够顺利笼络住王锦言的心。至于更多的,她求不来,也不奢求。

    不想继续提张倩儿,王大娘指了指隔壁“你是怎么回事又被于家人给闹上门来了”

    “娘,你又不是头一天认识于家人。他们家人什么时候讲道理过”在王大娘面前,许如心并没有像在张倩儿面前那般抵死不承认。不过,她也不认为自己有错就是。

    事实上,王大娘还是很认可许如心这个回答的。跟着点点头,王大娘的语气并不是很好“下次多注意些。而今不是在上米村,咱家的名声、锦言的名声,都很重要,不能轻易被于家人给毁了。”

    “是。”提到王锦言,许如心也没再多说其他的。毕竟王锦言也是她日后的靠山,她不可能故意将王锦言推入备受争议的嘲笑之中。

    王锦言当日回来之后,很快就知道白天发生的事情。不是其他人告知他的,正是张倩儿告的状。

    张倩儿的意思很简单,她不是故意为难许如心,只是觉得隔壁再怎么说也跟王锦言是同窗,若是于书楷在五水学院多说了什么,对王锦言并不是好事。

    王锦言确实很不喜欢有人在学院提及他的私事。主要是他跟张倩儿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几乎所有同窗都知道还有一个许如心的存在。

    虽说读书人并不会如那些妇道人家般处处长舌,可读书人也尽数都尤为清高。他们或许嘴上不会多言他的是非,却是打心眼里不认可他,更甚至已然将他撇开在了可交的范围之外。

    也所以,而今王锦言在五水学院的人缘尤为不好,他自己也很是烦躁。只不过比起交友,王锦言更在意学问。

    明知道他没办法跟这些同窗结为好友,王锦言便只能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学问。终有一日,他能站在那些同窗之上,让他们都对他望尘莫及,自然也就不敢继续看低他了。

    不过尽管这样,王锦言还是不希望再掀起多的波澜。否则在他还没走到最高处,他已经被那些同窗的蔑视目光彻底淹没了。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跟她说的。”王锦言本就不喜欢于书楷,也不乐意跟于家人有过多的接触。如若许如心确确实实跟许小芽姐妹情深、非想跟许小芽走动,王锦言或许还会有所保留。

    可王锦言心里很清楚,许如心跟许小芽的关系实在谈不上多么的融洽。更甚至,说是姐妹成仇也并不为过。毕竟他自己,就是令这对姐妹注定这辈子都再也不可能重归于好的其中一个很关键的原因。

    也是以,许如心明明可以不继续往于家跑的。而且这件事,他之前就跟许如心说过。他本以为,许如心是知晓轻重的。

    “对了,夫君,我生产那两日,我爹娘会搬过来住。”张倩儿抿抿嘴,接着说道,“原本我是想着回去张家生的。毕竟有我爹娘在,我能更加安心。可我爹娘都说,王家的孩子还是要在王家的府宅生。要是去了张家生,太不像话。”

    “那是应该的。岳父岳母想的周全。”王锦言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张家出生。如此一来,他们王家在张家面前就越发会被看低了。

    “嗯,我爹娘也说我太不懂事了,都嫁了人还老是爱往娘家跑。可我不也是没办法么夫君你每日都要去学院进学,又辛苦又劳累,根本没时间陪在我身边。娘那边又要忙,我自然得自己照顾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张倩儿这话就是故意说给王锦言听的了。

    王锦言当然听得出来,张倩儿明里暗里是在控诉王大娘对她以及肚子里的孩子不够重视。可这番控诉,王锦言并未放在心上,也不会理睬。

    毕竟在他的心里,跟王大娘也有着同样的怨怼。只不过这样的怨怼,他们母子都没有说出口,只是悄悄放在心里罢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