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其他小说 > 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 第一一八四章 命运的协奏曲(二十三)

第一一八四章 命运的协奏曲(二十三)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黑域。

    无声而深邃的黑暗,像是在映衬人心底隐藏最深的那抹恐惧,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怪物。

    然而实际上,整整几十天的时间里,黑暗中除了那些极难捕捉规律的“旋风”,从未出现过任何生命的痕迹。

    这里就是生命的禁区。

    一团黯淡的篝火,照亮了不足百米的小小营地。

    篝火中燃烧的,是以暴烈和炽亮著称的高纯度炎晶石,按理来说在这种无光的环境下,只要地势平坦,照亮近千米的范围不成问题。

    然而现在却像是一根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火柴,被浓郁而窒息的黑暗包裹,黯淡的火焰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熄灭。

    仔细看去,在火焰周围,光影交错间总是隐约有一些黯淡的“灰点”转瞬即逝,就好像整洁干净的蛋糕上突然多出一些霉点,数量稀少的时候或许很难察觉,可一旦多起来,就会变得极为明显。

    这些物质不断吞噬源自炎晶石的能量,不只是温度和热量,就连晶石内核的能量物质,也会一并吸收。

    就像无数蚂蚁蚕食大象的尸体,看上去两者相差悬殊,但用不了多久,尸体就会被分食殆尽。

    这种悄无声息而又无处不在的“灰点”,正是来自黑域所独有的空间规则扫清一切落入的能量源,将它分解、消化,最终化为虚无。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而转换过滤的能量,则会成为整个渊域能量循环系统的一部分。

    所以“侵蚀”不但消磨炎晶石的能量,就连团坐在营地之中的诸人,也不得不竭尽全力与之对抗。

    这里没有光,没有食物,没有除了黑色与灰色之外的任何颜色,更没有其他生命。

    有的只是能够破坏一切、仿佛永无止境的“清扫之风”,遍地的崎岖与死灰,以及茫茫无期的前路。

    方向感在这毫无坐标、四面八方都是黑暗的地方已然变成了笑话,浓缩了最高尖端魔导科技的罗盘,像是被大力抽动的陀螺不停旋转,除了作为解压的工具,早已丧失了本来用途,

    就连时间都仿佛受到了“灰点”的影响,所有计时工具全都变成了废铁。

    即使最开始还能依靠一些特殊方式计算大致的时间,但随着在这里呆的时间越久,就连人的认知都会出现偏差,渐渐就会遗忘一些重要的事情,最终彻底混淆了时间概念。

    没有光,没有空间,没有时间,连前路的希望都越发渺茫。

    在这压抑到极致的氛围里,所有人都像是染上一层灰色,默默坐在篝火旁边,久久无语。

    三名负责警戒的剑士站在最外侧,黯淡火光映衬下,脸上尽是颓然和麻木。

    此时即便有人悄悄摸过来,这些卫士恐怕也毫无反应,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只是偶尔余光瞥过篝火旁那道挺拔的身影时,眼底似乎才会生出一丝生气。

    那个一头红发的男人,就像是沙漠中的陷入绝境即将渴死的旅人最后的希望,然而直到最后时刻来临,才知道那究竟是让人跌入更绝望深渊的海市蜃楼,还是真正的绿洲。

    “皮尔大人回来了”

    寂静的空气被一声高呼打破。

    战士们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变化,纷纷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似乎多了一丝期盼。

    远处的黑暗里渐渐亮起一抹亮光,隐约可见几道人影晃动。

    没过多久,亮光便越来越近,很快扩化作一个周身闪耀着光辉的“人”。

    “我回来了。”

    皮尔笑着冲站起来的队员们招手,接着在一众热切的目光下,从怀中徐徐摸出样物品。

    “很可惜,三天前设定的坐标,再次消失了,不过我们却收获了意外之喜。”

    皮尔的声调逐渐拉高,连那些坐在远处,原本已经不抱希望的队员,也不由纷纷投来视线。

    光辉映照下,众人终于看清了皮尔手中所持之物是什么

    一本书

    不少人发出了轻疑,可之前接受的良好训练,犹如刻印进了脑海深处,全部遏制住想要开口提问的冲动,安静等待后续的解释。

    “这本笔记是奥索图先生留下的。”

    奥索图

    一小部分人脸上再次现出疑惑之色,不过很快便在身旁人的提醒下想起了这位的身份。

    奥索图是林恩之前的遗留者首领,最终却因为“忤逆”而被神使处死。

    奥索图试图瞒过维奥尼亚,将一些人通过空间裂缝送回大陆,结果没想到早已被神使察觉,最终不但那些逃亡者死在空间风暴的碾压之下,所有曾经参与过计划的遗留者,也全部被处死。

    从那以后,遗留者的境况便急转直下,原本就是神使饲养3的“狗”,结果竟然胆大到试图违逆主人的命令,遭受凄惨下场也是理所应当。

    一直到讨伐队出现,才彻底将岌岌可危的遗留者们救出苦海。

    虽然遗留者很长一段时间的“惨淡”生活,都是源于奥索图的失败,但对于这位敢于反抗、至死不悔的首领,无论是讨伐队还是遗留者内部,都有着极高评价。

    之前林恩在讲述遗留者过往时,奥索图绝对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一位遗留者的首领所留下的“笔记”,或许不会给现如今小队中的众人提起多少士气,真正引起他们重视或者说心底重燃希望的原因,却是

    奥索图当年协助逃走的对象,正是曾经误打误撞进入黑域、并留下一份至关重要笔记的那位魔法师

    在奥贝罗的“监狱”打开,里面却空空如也的那一刻,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接着,没过多长时间,这份预感便化为了现实。

    无边的黑暗无情的向所有人诉说了他们的处境

    奥贝罗背信弃约,他们反而被困在这巨大的牢狱之中

    如果没有进入这位于整个黑域底部的牢笼,或许他们还有办法回到其他空间。

    可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是“牢狱”的防御机制被无意间触发,又或者这本就是奥贝罗的陷阱。

    等他们意识到不对,想要原路返回时,却发现之前好不容易破开的“口子”,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突发情况,最开始倒并未引起多少恐慌,可随着时间流逝,当纳乌拉尝试了数十次,甚至连招牌“空间斩”都用上了,却始终无法破开禁制时,慌乱与恐惧开始渐渐在队里蔓延。

    许多人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虽然能够加入这支支援队的成员无一不是各国的精英,无论是战力还是心理素质都远超寻常人,但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即使短时间内能够调整好心态,可一些察觉不到的潜移默化的东西,仍旧会像慢性病一般在心底滋生。

    虽然眼下并不会造成多少影响,可随着时间流逝,这些“疾病”带来的后遗症,便会慢慢浮现出来到最后,很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种沉重的气氛一直维持了大约五天,在第六天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异变

    一个至今仍不知是好是坏的变故

    最先发觉变化的,却是一位当值的剑士。

    连续多日的精神压力,让这些身经百战的战士,心态慢慢发生了改变,即便还能良好克制心底的浮躁和不安,但这些情绪累计多了,就会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突破口发泄一下。

    当天那位剑士便是有些忍不住了,原本想等其他卫士休息的间隙,偷偷一个人到边界,对着那看不着的结界砍上那么几十剑。

    结果没想到当他来到本来该有界限的地方时,竟然找不到了

    这位护卫当时没有意识到问题,还以为是自己的认知出了问题,对距离把控出了偏差,所以又小心翼翼朝外走了一段,结果一直到快要看不到营地的火光,仍然没有走到边界

    这时即便再愚钝的人,也意识到“牢狱”出问题了,在短暂的惊愕过后,他疯一样冲回营地,当即上报了自己的发现。

    消息很快扩散出去,一时间人心浮躁,即便还不知道这种毫无征兆的变化究竟代表什么,但在大多数人的耐心和精力已经快要达到极限的当下,哪怕是危险的变故,也足以在一定程度上振奋士气。

    与死气沉沉一成不变相比,大部分人都期望着改变,即便这种改变会九死一生,也好过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精神崩溃发疯而死。

    纳乌拉和皮尔很快赶到边界,确认没有危险后,当即带人小心翼翼地向着某一边移动。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走,却再也接触不到边界了,就好像重新回到外界的黑域一样。

    可进入“牢狱”是通过一系列严密复杂的通道和结界,才最终抵达目的地,即便“牢狱”结界因为某种不可知的原因消失,他们也应该出现在上一层结界内,而不是直接回到最初的黑域空间。

    经过一番搜寻线索,纳乌拉断定这里并非黑域最外界,而是另一个环境与外界相似、也拥有近似规则和能量风暴,却又迥然不同的另一个“内空间”。

    最直接的证据,便是这里的空间规则比最初进来时更为强烈,腐蚀效果几乎有之前的两倍以上。

    短时间内,大伙儿还能撑住,可时间一长,恐怕就很抵抗了,所以还是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出路。

    皮尔猜测,奥贝罗被关在“牢狱”中如此漫长的岁月,身为曾经能够与五神并立的神明,肯定不可能干瞪眼等死。

    这条“内空间”,或许就是奥贝罗在五神眼皮底下偷偷挖掘的,最终能够逃出生天,或许也与之有关。

    这就说明,他们如今所在的空间,很有可能隐藏一条直接联通外界的通道

    而这个“外界”,指的是渊域之外的其他空间

    这是一种合理的推测,然而纳乌拉和皮尔却不敢将消息公布出去。

    虽然扩散出去一定能够极大提升士气,但皮尔担心万一将希望树得太早,而他们却迟迟找不到离开的通道,最终只会适得其反,将好不容易提起的士气,一口气全部泄掉

    之后的发展,也如皮尔担心的那般,逐渐朝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偏离。

    过了至少十天,他们仍旧没能找到边界,除了时不时袭来的“清扫风暴”,整个过程中他们都没能找到任何其他东西。

    队员的心态修炼开始焦虑,继而变成深深的恐惧,最后经历了失望和绝望,变得彻底麻木下来。

    绝望的尽头是什么

    通常不是死亡,而是适应。

    大多数人都是如此,曾经接受的良好训练和坚定的心智,让他们还不至于在绝望的过程中自杀。

    “安然渡过”这一关后,他们开始用麻木来保护仅存的理智和清醒。

    但很可惜,还是有两位成员,最终没有扛过自己这一关,或许是情绪崩溃,或许是彻底丧失了生的希望,即便在皮尔等人坚持不懈的鼓舞下,仍然于三天和两天前,趁着旁人没有关注的时候,悄然离队,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连续两场“自杀”,对本就步履维艰的团队气氛,造成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好不容易维持的稳定,也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

    好在在更为严重的事态出现前,一天前带队摸索皮尔,终于带回了久违的好消息。

    那本表面枯黄发皱、仿佛一吹就碎的笔记,此刻却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三十多双渐渐升起希望之火的眼睛,像是要将笔记点燃一般,恨不得现在就听到笔记中记载的内容。

    看着周围一双双火热的眼睛,皮尔脸上同样也浮现出一丝久违的笑容。

    只不过在那眼眸深处,始终萦绕着一抹淡淡的忧虑,整个队伍中,只有纳乌拉察觉到了这抹情绪,却也只能在心中叹一口气。

    果然最终还是只能用这种饮鸩止渴的方法吗

    皮尔给大家一个新的心灵寄托和希望,确实也是不得已为之,“自杀”或许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出现了。

    可在那之后呢

    纳乌拉眉宇间凝起一丝沉重,在心中暗道。

    那个混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