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没哑

第六百二十三章 没哑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夏季多雨,下雨天不宜室外作业,工程进度也受到一定影响,乐园的东围墙与北面围墙才砌得约有六十公分高,还没到乐园的地面水平面位置高。

    所有地下水管大部分挪出了乐园,安排在围墙另一边,安排水管的地段全以砖砌墙,表面每隔一段距离有井盖。

    阿玉坊主带着人先砌好了管道路道,再砌围墙。

    在干活的修士们见到小姑娘回来了,笑咪咪地与她打招呼,并且七嘴八舌地打商量,说他们想去东院拔某些鲜嫩的植物当青菜吃。

    自己刚种植的药材被一群人给盯上,乐小萝莉嗷嗷大叫着严辞拒绝,正想开溜,被阿玉坊主给逮住。

    阿玉坊主强拖着一个不情不愿的小姑娘,在园东北被挖得大坑小洼的地段溜跶,合计乐园向处人工湖和人工垒堆的土山、假山怎么分布,水流怎么变成循环的活水,另外一个养家畜的小院和东北角另一片有特殊功用的建筑怎么建。

    乐韵“”图纸都在哪儿啊,能不能让她当个甩手掌柜,让她愉快的玩耍

    提溜着小丫头转悠了一阵,阿玉坊主看着消极怠工的小丫头,气得直吹胡子瞪眼“小丫头,你有没在听”

    “阿玉前辈,求放过我行不行”

    “这是你自己的别院,你上点心。”对自己的别院都不上心,真想揍她一顿。

    “有您主持呀,我放心。”

    “哼,又拍我马屁。”阿玉坊主气得翻白眼“算了,我不跟讲这些,听说你老家的那位死对头黄家坏了事,你是不是满脑子想着回去打水狗”

    “他们犯了那么多的事儿,法律就够他们喝几壶了,何况他们家族还有遗传病,弄不好有灭族之危,我犯不着去做小人。”

    “那你怎么心不在蔫的。”

    “据说今年的高考试卷难度略高,我这不是在琢磨今年的高考会不会出现惊艳环宇的黑马。”

    当天是6月24日,全国有几省23号放榜,大部分要到25号才公布成绩。

    据说2022年的全国高考试卷难度又提升了一些,究竟有多难,小萝莉她不知道,只是从任少和王二小那边听了一耳朵。

    虽说她那同母异父的弟弟当年也高考,但是,乐小萝莉她还真的没关注本年的高考,高考结束后也没特意打电话同母弟弟考得如何。

    若问她为舍突然提及高考,无非就是转移话题。

    “说到高考,我仿佛记得你同母弟弟好像也是今年考大学吧考得咋样”阿玉坊主恍然明悟,小丫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估计挂记着同母弟弟的考试成绩了。

    乐韵翻白眼“阿玉前辈,我刚回国好吗,前脚刚进乐园,后脚就被您抓着当小鸡崽提着满地跑,我哪知道啊。”

    “说白了,你是在抱怨我拉着你溜跶,算了,我去问问唐家人。”小丫头皱着小脸,阿玉坊主赶紧扔掉她,趁机转身就开溜,省得小丫头又假装不开心找借口不给他酒喝。

    终于得到自由,乐小同学一溜烟儿的逃走,跑回西大门,再去了五味楼厨房,和厨房的帅哥们聊聊天。

    阿玉坊主真的跑去唐门人员那边,问了一位唐家族老有关小姑娘同母弟弟的高考成绩。

    唐家族老笑容可掬“郝老,您老咋想起小姑娘的同母弟弟来了啊我们市今天放榜了,那孩子考得还可以,683分。”

    “听着分数挺高啊,他准备报哪所学校,来不来首都”

    “家里小辈们中午只来电话说了成绩,并没有说那孩子想报哪所学校,等晚些时间我让小子们打电话回去问问。”

    唐家族老也猜到必定是小姑娘问起了她同母弟弟,要不然郝老不会到现在才来问他。

    唐家族老都那么说了,阿玉坊主也就不再细问,也捋起袖子下场干活。

    乐园现有的木料已处理好,宣家运往京中的木料还要一两天才送来,木匠们也全去当了泥瓦匠。

    修士们与建筑工人们忙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实在不宜做工时才收工,建筑工程队仍住在乐园之西的宅子内,修士们在群英殿西阁吃饭。

    修士刚吃完晚饭,燕大少和黑九驾着直升机风风火火地赶至乐园。

    燕大少在研究所和一群老科学家研究一些高科技的东东,到傍晚该吃晚时分出了研究重地才收到研究所转达的队友说小萝莉回国的消息。

    知晓小萝莉回来了,他便联系了自己的团队,黑九开了直升机去研究所接走队长,再飞奔乐园。

    燕行和黑九下了直升机,看到修士们三三两两的从西南的漂亮宫殿走出来,提着背包去了南房的客厅。

    燕家青年来乐园必定是找小姑娘有事要谈,修士们没去客厅,直接回书院去打坐。

    乐韵和傅哥带着卢克去南房的客厅,看到两只帅兵哥笔直笔直的站在南厅内,奇怪地打量他们“你们怎么不坐”

    好久没有见小萝莉,燕行贪婪地盯着小萝莉看,呼吸都放轻了,听到她的声音,假装咳嗽了一下,小声答“等你过来呢。”

    “你们有没吃饭”乐韵知道两只帅哥没吃饭,还是公事公办似地问。

    “还没有。”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自己去厨房找吃的吧。”乐韵抬脚迈进南厅。

    “哎。”燕行应了一声,和黑九朝外跑。

    傅哥站在厅门口,等队长出来,把他们俩带去五味楼的厨房。

    管厨的青年们在清洗碗筷,燕大少与人打了招呼,和黑九自己做吃的,厨房没有现成的菜,两帅哥找出青菜和肉,煮面条。

    傅哥将队长和黑九送到五味楼,他按惯例,打着电筒去巡查围栏安全。

    帅哥找吃的去了,乐韵在南厅坐下,待卢克抱着书本和作业出来,辅导他作业。

    卢克学习非常刻苦,就算跳了级,成绩还可以,若无意外,小升初应该没啥问题。

    温柔又美丽的主人小姐会摸自己的头,会指导自己学习,卢克心中的幸福感爆棚,就一个想法努力学习,做个有能力的人,一定要成为主人小姐最优秀的骑士,最信任的左膀右臂

    燕行黑九煮好了面条,吃完自己刷碗刷锅,收拾好了灶台,再返回客厅。

    黑九见小萝莉辅导米鹿作业,没自己啥事儿,果断的闪人,跑去与傅哥相亲相爱。

    燕行溜到小萝莉身边,也爬罗汉床上坐着,乖乖的当个隐形人。

    在写作业的米鹿,抬头瞅了一眼英俊帅气的大叔,又低头认认真真的写作业,他努力了两个小时才把功课全做完,收了书本,洗涮了就去睡觉。

    乐小同学等卢克去睡了,关掉客厅的灯和门,回东院。

    燕行拎着背包跟着小萝莉当小跟班,他也是第一次正式参观东院,心中震惊,表面装着淡如老狗。

    当跟着到了上房小萝莉私人会客的九德堂,哪怕他装得再淡定,表情也有了裂痕,小萝莉简直要气死天下人的节奏

    就凭她现在的财力和能力,你说还有谁敢肖想她

    感受着院内令全身毛孔都张口呼吸的灵气,看着庄严端正又不失闲适雅意的九德堂,燕行觉得自己好渺少,想追小萝莉做媳妇儿的希望渺茫如尘

    仅仅数秒的功夫,燕行心情无比沮丧,瞅着小萝莉进了九德堂,也默默地抬脚迈过门槛。

    自己也是刚从国外回来,什么都没准备,再说明天要回家,乐韵也懒得去烧水泡茶,先从多宝阁架内取了一只小巧的千眼菩提树雕件盘玩,再在靠着东墙摆的罗汉榻上坐了,准备听听燕某人有啥大事要说。

    小萝莉坐着还不忘盘玩雕件,燕行坐在罗汉榻几的另一边,盯着她看。

    “看我做什么有事赶紧说,要是没啥事,后果你懂得。”被盯着的乐韵,不太爽了,某只吃货急匆匆地跑来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她不介意将他扔出去。

    “有。”小萝莉一言不合就有翻脸的迹像,燕行条件反射似的挺腰收腹,坐得笔直如松。

    待自我发觉自己反应幅度过大,小心挪挪臀部,认认真真说正事“小萝莉,黄老杂毛和他儿子、还有几位知情的黄家人都已经被捕,梅村两位参与拐卖你姑姑的人也被抓进去了,大部分人都交待了罪行,就黄支昌因为中风不能说话,没有录口供,那边警局想请你去给黄支昌治疗一下,争取让黄支昌亲口认罪。”

    “我回来时傅哥说了,我准备明天回去。”乐韵点头“你跑过来,是不是也想当小尾巴跟去拾市。”

    “不是当小尾巴,我是保镖。”燕行一本正经脸。

    “反正你要跟去的,凌晨一点后就出发吧,明早到达拾市的时候,警局也差不多上班了。”

    “好咧。”燕行眼睛一亮,顿时就精神了,赶紧拿手机给黑九打电话,告诉他说晚上出发e北,让他别睡过头。

    乐韵瞅着某只吃货打完电话脸上还保持着笑容的脸,直瞪眼“黑帅哥就在傅哥那里,这么近你出去说一声就行了,还打电话”

    “我这些天天天被抓着做苦工,比较累,好不容易有时间缓口气,不想多走路。”燕行露出讨好的笑容。

    “说白了,你其实就是想赖我这里占地盘。”

    “”被戳中心事,燕行沉眉敛眼,当个锯嘴葫芦。

    某人心虚时就装聋作哑,乐韵不想放过他“咋了,哑巴了”

    “哑是没哑的,就是怕说话你又嫌我咶噪。”燕行小心翼翼地瞄一眼小萝莉,做好了小萝莉伸脚踹过来时自己抱头鼠蹿的准备。

    小萝莉没出脚,只送他一个大白眼“知道多话会被嫌咶噪,还不老实打坐养神,贼眉鼠眼地乱瞅什么。”

    “哎我马上就修炼”小萝莉没将自己扫地出门,还让自己在九德堂打坐,燕行的心空瞬间开满了花朵,赶紧将背包放一边,盘坐罗汉榻上沉心修炼。

    某货给点阳光就灿烂,乐小同学不再管他,起身将盘玩着的雕件放回多宝阁内,再进书屋,然后回卧室,找出干净的衣服,去浴室冲凉。

    新历6月下旬,农历还是五月下旬,首都的季节也进入盛夏,好在还没有到一年中最闷热的季节,其上晚上睡觉还不用开空调。

    乐园绿地多,场地宽阔,通风透气,又有聚灵阵的加持,气息沁人,在中午最热的时候也让人感觉很凉爽。

    晚上就更凉爽了,非常适合睡眠。

    西院那边的修士们都在打坐,乐园内很安静,只有虫子的鸣叫,与四周那些高楼大厦内的喧哗相比,乐园名符其实的人间净土。

    乐小同学洗好衣服挂在熏衣室的走廊晾晒,再站在院子里让自然界微风吹干了一阵头发才回卧室,先整理了明天回家携带的行李背包,然后才练体术,到十一点钟准时修炼。

    她的生物钟很准,凌晨一点准时结束修炼。

    从静修中回神,乐小同学收回了监视四周的神识,下了罗汉榻,趿上鞋子穿好,提起背包,经书房去九稻堂。

    燕行运功行了一个周天,便保持着闭目养神的状态,听到小萝莉开门轻响时睁开眼,快速下地穿好鞋子,将背包挂肩上。

    出了书房,乐小同学见燕某人已经做好出发准备,让他先行,她走后头,出了九德堂再掩上门。

    两人打电筒出了东院,也不关大门,径自下了月台去直升机停放处。

    黑九调了闹钟,凌钟一点钟爬起来,先一步爬进直升机驾驶室,等小萝莉和队长头儿登机,驾着小飞机夜奔e北拾市。

    小萝莉待飞机升空后,抱出手提电脑,开启给初中高中生出试卷的模式。

    燕行“”他还想跟小萝莉说说话,结果,小萝莉又争分夺秒的忙工作,你说,他还能咋的

    小萝莉一路都在忙着出试题,燕大少也郁闷了一路。

    直升机飞行半宿,于25号的清晨七点多钟抵达拾市。

    黑帅帅哥直接将飞机开到警署,降落在警局停车场的一角,他背好随身行李背包,戴上墨镜才离开驾驶舱。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