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搜阁 > 都市小说 > 逆天神医 > 第三千二百二十三章 灵缈仙府

第三千二百二十三章 灵缈仙府

聪明人一秒记住 笔搜阁 www.biso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bisoge.com

    一秒记住【笔搜阁 www.BISOGE.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云涛没有理会这些阴煞之气,直接纵身一跃,飞入深渊之下。

    这些阴煞之气对大乘之下的修士有作用,对他来说,完全没有丝毫影响。

    云涛一路落在谷底,周遭阴煞之气已经形成鬼魅,不断往他身遭扑来。

    这些鬼魅还没靠近云涛身遭三丈,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摧毁成虚无。

    这深渊底下,除了阴灵汇聚的鬼魅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东西。

    云涛神念一扫,立马发现端倪。

    他径直向前方山壁走去,这山壁凹凸不平,看起来与其他山壁并无两样。

    但在云涛的神念探查之下,山壁的奥秘无所遁形。

    这哪里是什么山壁分明就是一层结界阵法再加幻阵,不过结界阵法不知道遭受什么原因已经被破开了,只剩下幻阵。

    云涛脚步往前一踏,身形直接钻入山壁内。

    在山壁另外一端,也是峡谷,只是此地没有阴煞之气存在,前方才是真正的山壁,在山壁之下,开有一个龙头模样的洞口。

    在洞口左边泥土的石碑上,写着“灵缈仙府”四个大字。

    右边有一方石台,石台上刻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形图案,但石台上却空空如也。

    云涛见此情形,瞬间意会过来。

    看样子这里是某位修士的洞府,一般来说,这种洞府是有护洞神兽存在,其位置应该便是那右边的石台上。

    可现在护洞神兽已经不见了,前面的禁制也被破开,再结合之前杜白讲述的黄龙飞出深渊的传说,云涛立马推测出问题。

    料来那头黄龙应该是这灵缈仙府的护洞神兽,不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逃脱了,那禁制也被它撞破。

    如若不然,杜白根本不可能进得了这洞府之中。

    “灵缈仙府这洞府主人既然能炼制出那等仙丹妙药,定然不是凡人,希望这一趟能有所收获。”

    云涛兴致勃勃,踏入洞府之中。

    根据杜白的讲述,他当初只是在外围搜刮了一圈,这仙府里面有禁制存在,根本没能进去。

    但即便如此,他便捡了好几瓶珍贵至极的丹药。

    云涛进入仙府内,前方是一条彩色的甬道,四周各自立有一些远古壁画。

    第一幅壁画上,刻着一头参天白鹤在碧海之中飞翔。

    第二幅壁画上,刻着一名相貌丑陋,头大身小的披头散发老者正坐在上首,他伸出一只手掌,覆盖在那白鹤头顶。

    第三幅壁画,刻着一名尖嘴猴腮的道人身披到衣,登上仙台。

    第四幅壁画,刻着一座茫茫仙山,那尖嘴猴腮的道人,迎面向仙山走去。

    一共四副,不懂之人,恐怕不明真义,恰好云涛都经历过,倒也看懂了。

    这四幅壁画,应该记录的是这灵缈仙宫内主人的生平。

    这人本尊是一头仙鹤,因为那披头散发的丑人的缘故,开启了灵智,成为修士。

    他登上仙台,便是跨入长生境界。

    进入仙山,便是成为道源修士,在灵山内留名。

    云涛掠过甬道,进入正殿,正殿之中,香炉已经燃尽,除了一些打坐蒲团别无他物。

    料来应该都被杜白给搬空了。

    在正殿两侧,各有两个密室,一则为丹室,禁制已经被破开。

    云涛心头一突,立马进入其中,发现里面也是空空如也,顿时心中郁闷。

    他原本就是冲着此地主人的丹药而来,没想到这间丹室内的丹药已经被搬空了。

    估计是被杜白那小子全取走了。

    云涛在离开时用神念探查过,杜白身上确实没有存活,要么就是这里丹药并不是很多,要么就是他将部分丹药换了出去,兑换了一些其他的修炼物资。

    云涛心怀遗憾退出丹室,来到左侧的第二间密室之中。

    这间密室名为药圃,药圃内的禁制竟然也被破坏了。

    他进入里面,发现一方十丈左右的药田,药田内皆是药渣,上面种有各种灵药。

    它们按在一种奇特的组合排列,众星拱月般围着一颗类似于荷花一样的九叶荷仙药排列,在四周还有阵旗存在。

    云涛修为通玄,一眼望出端倪,这些灵药全部是药渣,为中间那九叶荷九输送药力

    换而言之,这些灵药,都是九叶荷的养分。

    九叶荷的九片荷叶,为金色之状,云涛神念侵入过去,发现此物神念竟都隔绝在外

    云涛心中颇为惊奇,伸手一提,九叶荷被他提起,但下面,并没有莲藕存在。

    只是有一个宛如人形的圆坑,如同婴儿模样。

    “原来如此真是好手段”

    云涛终于明白。

    原来是这九叶荷下面的莲藕吸纳了太多的药力,化作了人形,估计还将隔壁的丹药吞噬了大半去,一路逃出了洞府。

    可它没想到,外面有护洞神兽存在,那护洞神兽应该将其吞噬,继而功力大涨,震破束缚,独自飞去了。

    云涛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来到右边密室。

    右边的第一间密室之中,这间密室名为奠师堂。

    云涛一看这个名字,霎时心头感到诧异莫名。

    所谓奠师堂,顾名思义便是专门祭奠师傅的地方。

    云涛修道以来,只是听说过,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在自己洞府之中布置奠师堂。

    一般能布置祭师堂的修士,无一不是对其师傅尊崇万分,感情甚笃。

    可长生境修士,便已经斩断七情六欲,这人还是布置了奠师堂,只能说明其师神通广大,让其敬佩万分。

    此地禁制尚存,但也难不倒云涛。

    云涛运转阴阳本源之力,往禁制上轻轻一震,霎时禁制破开,云涛也得以进入其中。

    这间密室之中,立有一尊雕像。

    那雕像正是之前甬道内壁画上所刻的那名相貌奇丑的披头散发之人。

    下方是一个蒲团,让云涛震惊的是,那蒲团之上竟坐有人影

    此人云涛也在甬道上的壁画中见过,正是那仙鹤化形之人

    随着云涛踏入,那尖嘴猴腮的道人立马回头望来,他双目之中散发着凶狠之光,怒斥道

    “你是何人胆敢扰我师英灵,找死不成”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soge.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